形势比人强 为何拥抱中国才是香港的出路

撰写:
撰写:

当一张张警察投放催泪弹以平息反修例示威游行的照片经由网络传遍世界各地,恐怕很多人都会心头一震,这还是那个秩序井然、视民主法治为核心价值的自由港吗?香港究竟怎么了?当很多人都以为占中之后香港已经慢慢走出泛政治化泥潭的时候,一场场规模空前的白衣与黑衣游行,几乎一夜之间将所有幻象打破。围绕今次的反修例风波,多维新闻专访了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此为第二篇。【相关阅读:对话港府智囊:港人怨气总爆发 谁该负责;坏事如何变好事 大游行倒逼港府丢掉幻想】

客观上来看,香港将来会更加依靠粤港澳大湾区与中国内地接轨,而疏远西方(图源:VCG)

多维:宣泄完情绪之后呢?这个问题确实是世界性问题,但是香港根本看不到出路。港府究竟做了什么,去解决这些实际的问题?

刘兆佳:其实就是没有出路。因为在很多国家,人们有很多不满,也没有自由去表达,最多偶尔出现爆发一下,比如阿拉伯之春。西方国家是有自由的,但这种自由形成了左翼和右翼,特别是右翼的民粹主义、排外、种族主义,通过另外的方式表达出来,他们可以通过选举表达一下,香港没有这样的渠道,只能通过遊行示威,作为发泄。所以每一个社会都有不同,但年轻人的问题,是所有发达国家和地区无法解决的问题,因为现在整个世界经济都不好,再加上中美贸易战,把全世界经济增长再降低一下,而发达国家遇到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大的竞争,福利国家也无以为继。美国现在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还要找中国麻烦,最后一定会失败的。美国以为自己吃亏,其实中国自己吃亏也不少,中国人自己劳动换取美元,但美元老是贬值,中国借钱给美国,维持他们的生活,现在反过来说是美国吃亏,是中国偷走了美国的东西,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所以发达国家,已经失去了压制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能力,他们要和发展中国家竞争,发展中国家劳动力便宜,不再提供廉价产品给他们,发达国家凭什么去享受过去的生活水平呢?所以从年轻人角度来看,为什么老一辈可以享受得到,而他们享受不到?而且老一辈也要担心自己养老怎么办,经济不好,政府债务沉重。现在全球的年轻人都很不满,西班牙、法国这样的国家,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20%。所以他们也在等待一些触发点,来表达他们的不满。最明显就是在选举当中。

多维:选举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刘兆佳: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总体而言,个别国家可能发展得特别好,也许已经积累了很多资源,可以通过出售资源来与人民分享一下,但他们也有问题,全世界经济不好的话,油价下降,资源价格下降。所以其实香港已经比较幸运,因为中国还是有很快的经济增长,香港将来会越来越和西方走向疏离,拥抱中国,这是客观趋势。

客观趋势遇到了主观反趋势,还是要拥抱西方,认为西方价值观好。问题是客观趋势和主观趋势现在是背离的,要拥抱西方,但西方能给你什么?

多维:价值理念和意识形态。

刘兆佳:意识形态,他们自己面对内忧外患,已经导致他们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下降。而且西方已经出现了很多跟他原来价值观相冲突的现象,比如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欧洲的一些右翼民粹主义。已经和所有的民主、人权脱节。所以西方本身代表的制度和价值观,已经在他们自己内部的吸引力在下降。一些国家被他们抓住,做一些西方民主实践,比如阿富汗、伊拉克,还有阿拉伯之春的国家。香港年轻人还以为西方是他们可以依靠的对象,人家为了打击中国,把香港当做中国的一部分,也许还要对香港进行打击,阻碍中国崛起,他们不会给香港什么,还会拿走很多以前给香港的东西。西方所代表的价值观,在很多地方,包括西方自己,相信的人也在越来越减少。

所以客观方面,香港和西方在越来越疏离,香港要发展只能依靠中国和亚洲。但是心理上还是认同西方,把西方那一套当做是金科玉律。

多维:所以现在就属于主观和客观交汇的冲突点。

刘兆佳:对,香港年轻人要发展,更多要从亚洲和中国找机会,不然他们要从哪里找机会?现在他们还是对内地有抗拒,瞧不起亚洲人,更瞧不起一些中亚西亚比较落后的地方,他们也没有这种实际上的准备,会去利用这些机会。因为香港情况很特殊,过去发展得很好,上一代积累了一些财富,希望下一代不要受苦。而且,他们留在香港,在上一代的支持、照顾上,就算没有很大的发展,生活水平也不错,很舒服。但他们同时觉得很不满,为什么上一代机会那么多,他们除了在事业上有发展之外,还喜欢买楼,但买不到,喜欢有事业发展,喜欢有民主政治,但现在越来越难。问题是很多人起码现在不愁衣食,温饱没问题,肯定理想对他们行为发挥的作用就大了,就会怀抱一些政治理想。

当你生活上基本还不错,但对自己的前途不太满意,又没有力量去内地以及亚洲其他地方去发展,积累下来的怨气会爆发出来。

当然还有一些媒体、老师、同辈的压力和煽动,没有什么机会成本。机会成本有哪一些呢?与警察恶斗、武力冲突,其他的游行,有什么机会成本?而且某些程度上,还有些嘉年华气氛。问题是改变不了客观现状。所以有些怨气只能积累下去,等待下一个机会。

问题是,香港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是人口老化的社会,年轻人占的比例是很低的,有200万人参与香港游行,香港没有那么多年轻人。人口老化有什么问题呢?年轻人作为一股力量,他们的力量在萎缩,所以主流民意应该不是年轻人。

从年轻人角度来看,他们觉得自己的人数比例,越来越低,不像阿拉伯国家,年轻人人口差不多是一半。对于香港年轻人来说,这是世代之争,他们处于下风,因为人口老化,寿命越来越长,老人家投票率比年轻人还要高,人口中位数越来越高,40多岁,而人到了这个年龄,通常就会比较保守。

大体来说,整个社会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有什么大的改动,去改变这个局面,年轻人有这些不满,也是政治常态。他们的出路只能是在大湾区、在中国、在亚洲,而不是西方。他们会越来越觉得,西方其实背弃了他们,西方在打压中国发展的同时也要打压香港发展,所以西方迟早会对香港施加一些制裁,来遏制中国的发展。

到那个时候,你是要埋怨西方还是要埋怨中国呢?是西方对我不好,所以我对它不好。还是说,中国为什么要搞得西方对我们不好?可能这方面也会有一些分化。有些人会转向亲中,有些人继续亲西方。

总体来说,虽然主观和客观背离,肯定客观因素比主观因素更重要。21年来,很多香港人还没有适应自己是中国的一部分,还是以为在香港可以做任何事情,冲击中国共产党,不愿意担负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的责任。

老一辈的民主派以为他们做的事情,反对中共,在内地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现在香港人这几年来做的行为,占领中环,现在搞大游行,同时诋毁内地司法制度,把习近平摆到台面上。但是实际一点来看,有多少人会认同这些?中央会认为,国家给了香港这么多,不感激涕零,还是恩将仇报,损害国家利益,危害国家安全。所以现在问题是客观趋势。

多维:这是中央的看法,但站在一些港人的角度,可能就会认为“一国两制”之下,中央就尽量不要管治香港了,让香港高度自治可能现在的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刘兆佳:“一国两制”主要就是两个原则,一个是中央尊重香港高度自治,中央也不想管;第二,香港要稳定,不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地方。

所以,要“一国两制”行得通,香港人就需要作出一种自我约束,有些事情不高兴,就忍气吞声好了,不要做一些公开批评、遊行示威,不要和内地的一些反对力量搅在一起。

中央这几年做了什么?你说中央收紧香港,其实是建构法律共识,防止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威胁,主要是要打击港独。你自己的想法,你不能认为中央必须接受,而他要管香港,你不高兴,说中央要遏制香港言论、集会自由。一些人还要利用香港,来表达对中国政府以及中共的不满。这样中国政府怎么放心,让香港的反对力量取得香港政权呢?这不就让“一国两制”变成了对国家不利的事情了吗?

现在两地之间来往越来越密切了,很多人的利益受到了内地同胞、企业、人才的冲击,把这些对内地同胞的看法,投射到对中央的不满,那你还要说,你要让我选举我的特首,特首要负责什么呢?要同时维护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而要把特首变成一个只是需要照顾香港人的,特别是香港反对派的看法,那中央会说,我的利益谁来照顾?会不会香港变成一个和外部势力一起对付中央的地方?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共产党,但问题是,你要先生存下去,必须要知道你的生存之道在哪里。有些事情在港英时期可以做,现在就要很小心。一些人在香港藐视中央权威,到底中央还要管理14亿人,中国还要在亚洲地区树立威信,在全世界眼中,还是有一批香港人,老是要跟习近平抬杠,打击他的威信,他受得了吗?他没有说要对香港人做什么,没有说要管香港,还给了香港很多东西,不然香港的经济恐怕比现在要差的多。

从他的角度来看,给了香港这么多,香港如何回报呢?没有回报,还要说中央要控制,限制自由,不让香港有民主,从客观角度来想,究竟要不要“一国两制”,要的话是不是这些事不能做?不能危害内地社会主义,危害中共政权。

所以客观情况就是这样,香港需要一种政治现实感。年轻人的事情要怎么办?这是一个斗争的过程,也是一个教育的过程,教育他们你的能力只能去到某一个地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