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反修例接二连三 示威行动应适可而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于反对《逃犯条例》例订的示威者指港府仍未响应4方面的要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6月12日“暴动”定性、撤销有关所有控罪及追究警方滥权。继2019年6月21日包围政府总部及行动警察总部后,有示威者于6月26日二度包围警察总部及于6月27日包围律政中心。近日,更传出有示威者计划在7月1日香港回归22周年之际,发起“塞爆金紫荆广场”行动。据悉,港府为避免冲突,将不安排制服团体出席升旗礼或改把典礼改为室内进行。

近日,示威者举行一次又一次的示威行动。民阵号召支持者在6月26日晚上于中环爱丁堡广场集会,目的是在二十国(G20)集团峰会举行前,透过国际关注,给予港府更多压力。当民阵宣布集会结束后,部分示威者不愿散去,更有人提议再度包围警察总部。及后,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期间将铁马堵塞警总各出入口,向警总投掷鸡蛋、涂鸦外墙及破坏外墙的闭路电视。示威者破坏的行动不断升级,更用强力电筒及激光射向警务人员的眼睛。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同指,示威者的行动已经超越表达言论自由的底线 (图源 : Reuters)

示威者不断重申收回“暴动”定性及释放被捕人士的各种要求。但从上述的行为所见,部分示威者明显已不是和平、理性及非暴力表达要求。而是采取威吓及暴力等方式,妄想以粗暴的方式逼使港府及警队有所屈服。而包围警察总部行动持续数小时后,终被警方驱散。

不足数小时后,有人于网上平台发起“拜访律政遗址”活动,实际意思即包围中环律政中心的行动。在这次包围行动中,香港众志的黄之锋及一众成员亦到场参与。示威者采取同一方式,以边叫口号边封锁出入口来包围律政中心。示威者要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尽快撤回暴动定性,故进行包围律政中心行动,向郑施加压力。受示威影响,律政中心职员未能如常工作,更需提早下班。继两次瘫痪警察总部及税务大楼后,再度瘫痪政府机关职能。

示威者的行动不断升级,更冠冕堂皇指原因在于港府不肯回应要求,才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示威行动。事实上,港府有尝试让步解决问题,非示威者口中所述。在6月上旬时,示威者的要求只有一项,便是要求港府“彻回”修例。及后,特首林郑月娥理解港府在修例工作上不足令社会出现矛盾向市民致歉,亦多次重申修例已停止,并无重启程序的时间表。

从宏观看,港府确实作出让步,停止进行修例。当然,部分示威者仍斟酌“暂缓”及“撤回”等字眼,认为港府只是敷衍示威者。多名前港府高官、立法会议员,甚至是港府自身都暗示停止修例工作,实际上已等同“撤回”。客观分析,由于社会混乱情况持续,港府宣布“撤回”修例,平息大部分示威者的不满,亦是可行的方案。当港府宣布“撤回”后,示威者基本上就难以用各种借口进行示威活动。

另一方面,对于示威者的各种激进行为,港府亦不是坐视不理。警方于6月26日召开记者会,指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及进行破坏的行动,将会严厉谴责及处理。警方重申,示威者表达要求的方式已明显超乎合法行为,更指不应将政治仇恨放在警队身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同指,示威者的行动已经超越表达言论自由的底线,希望示威者要别人尊重自己权利前,都应尊重他人。

特首林郑月娥自6月18日公开道歉后,久未露面,被部分港人指有欠承担。林郑在6月27日终有所行动,联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在礼宾府闭门分批约见多个界别代表进行会面。林郑表示,衷心感谢警队在社会上的的纷争和冲突中谨守岗位、尽忠职守,竭力平衡市民表达意见的自由和社会秩序,维持香港治安。

近日,警队士气恶劣,相信林郑高调开腔支持警队,是希望为他们打下强心针及传达港府是其后盾的意思。同时,亦暗示示威者的行动总有限度,应“适可而止”。示威者近日多次占据马路及围堵政府大楼,港府明白示威者有着不满的情绪,都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处理,希望示威者抒发情绪后,能让社会重归平静。

随情况越趋复杂,越来越多市民的日常生活受到影响,更有市民开始对这些粗暴示威行动有所反感。而示威者提出的要求亦不再仅是“彻回”修例,亦包括撤销有关所有示威者的控罪等。理性看,在多次的示威行动中,确实有少部分示威者是采用暴力或违法的方式表达意见。平心而论,即使示威者的要求在他们心中如何“崇高”,违法的行为便是违法,不能无止境越过这界线。现时,港人与港府应做的是一同放下仇恨,重新建立互信基础,让香港在外的形象逐步修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