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焦灼无力的香港青年“肩住黑暗闸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1日是香港回归中国22周年,特首林郑在庆祝酒会上致辞时,针对修订《逃犯条例》一事引发的巨大争议,称事情让她明白作为从政者,要不时警醒自己,“要准确掌握民情”,“纵使有良好意愿,也必须要开放包容;纵使政府须重视行政效率,也必须耐心聆听”,“我会汲取教训,确保政府日后工作更贴近民心民情民意,积极回应社会大众的所思所想所求”,“政府的施政风格需要改变,要变得更开放、更包容,听取民意的工作要革新”,会加倍努力,让香港重新出发。她特别提及,“会透过不同途径主动接触不同背景的年轻人,聆听他们的心声”。

应该说,这番表述是可取的,说明林郑和港府已经开始吸取教训,但重要的不单是好听的承诺,而是真正直面问题,敢于推行改革,实实在在解决长期困扰香港社会尤其是年轻世代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考虑到近来香港撕裂严重,一些年轻人出现焦灼无力的情绪,港府更应承担责任,尽快将承诺付诸行动,帮助年轻人成长。

中国现代作家鲁迅曾有为孩子、下一代“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黑暗闸门”的经典说法,他希望把孩子们放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这样的使命抱负和责任担当,对于今天香港社会来说,尤其迫切需要。近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港府修订《逃犯条例》一事引发巨大社会震荡和撕裂,长期为生活重压所累、难以看到前途的年轻人,积极充当反修例的前锋,其中一些人甚至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现如今,虽然港府已经决定无限期停止修例,但情绪已然被调动起来的年轻人,更进一步地提出了一些额外诉求,并继续接二连三地发起抗议。由于他们的诉求,港府难以接受,一些年轻人出现了亢奋、焦灼、无力的情绪。

在香港反修例风波中,年轻人是主力和前锋(图源:Reuters)

日前,香港精神科专科医生傅子健表示,“过去两周收到逾60人因政治议题或社会气氛而求医,人数比2014年占中时期多出两倍,当中以30岁或以下年青人为主,当中包括学生及在职人士”,情况“令人忧虑”。他举例称,其中一名18岁男生,由於他接收的消息来源主要来自社交媒体,渐渐出现极端想法。无独有偶,香港注册心理学家蔡颖妍同样指出,6月至少接获逾十名不同年龄、反修例市民求助,当中年轻人为主,有人认同偏颇想法,甚至认为牺牲性命对事件有正面帮助。

6月29日下午,香港粉岭就发生了一起因情绪病堕楼身亡的悲剧。据悉,堕楼的21岁女孩,生前用红笔在梯间墙壁写上反修例字句,提及“一定要坚持下去,强烈要求全面撤回条例,收回暴动论,释放学生示威者……”虽然现有的信息指她之前情绪波动较大,曾在家中企图自杀,但还需要警方予以确认。她的悲剧在一定程度上或与修例造成的紧绷氛围有关,感情上的孤独感和年轻人情绪的挣扎等或许是最终造成悲剧的成因。

港府应该透过修例风波看到年轻人的焦虑不安,积极回应和引导他们的诉求,帮助他们成长(图源:AFP)

这样的悲剧令人痛心,理应引起香港社会关注年轻人的精神状态。最近一些年尤其是占中运动以来,年轻人日益成为社会运动的主力,每每冲在最前线,甚至酿成暴力冲突。究其原因,除了因为是年轻人特有的激情和热血,“受了义愤的鼓动,往往能冒大险,做出大牺牲,不肯瞻前顾后,也不能迟徊犹豫”之外,主要是当前年轻人为今后承担了过多的精神压力,他们看不到以后的上升渠道,这决定了他们未来难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

要知道,人的天性是追求安逸,是希望过着富裕稳定的生活,享受人生。除了极少数躁动偏执的人,多数人并不喜欢整日游行抗议或事事出来反对。对于崇尚法治、勤奋拼搏的狮子山精神的港人来说,尤其希望能安居乐业。但当这些单纯美好的心愿被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高昂的房价和租金、令人生畏的生活成本等残酷现实击碎后,港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焦虑不安、愤怒、沮丧和绝望情绪,可想而知。

在这样社会现实下,香港尤其需要当年鲁迅说的为下一代“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黑暗闸门”的人,去关注年轻人的精神世界,倾听年轻人的诉求,积极与他们沟通,引导他们缓解迷茫、愤怒、惆怅的情绪。

年轻人的激情、热血和理想主义是社会宝贵财富,但如果没人给他们“肩住黑暗闸门”,缺少人生经验和社会认知的他们,要么有可能越来越泛政治化,造成社会动荡,要么随波逐流,被吞噬理想。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年轻人的精神状态和生活重压,未能得到香港政府与精英们的足够关切,以至于造成今天的困境。香港政府有责任容纳和纾解青年人的各种情绪,构建长期的沟通机制,实实在在地帮助年轻人成长发展。如果只是一味地责怪年轻人,只会把年轻人逼入死胡同,香港亦就失去了未来。

(本文转自《香港01》,略有编辑)

香港修例风波系列稿件:

修例真的关乎香港生死存亡吗

为香港局势降温 北京切割定性反修例

欲真正缓和反修例冲突 港府还应反思三大失误

对话港府智囊:港人怨气总爆发 谁该负责

形势比人强 为何拥抱中国才是香港的出路

坏事如何变好事 大游行倒逼港府丢掉幻想

观察站:修例博弈的困局 九七后陆港关系“一去不复返”

香港反修例政治风波 北京的红线与妥协

北京的“支持” 港府真的读懂了吗

反修例渐趋缓和 港府和民阵要回归理性

港人反修例源于“占中”深层问题的延续

不要误判“外部势力”低估或高估都无助解决问题

香港正在发生“颜色革命”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