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学者直言:有人想在香港制造另一个“六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暴力袭警、冲击立法会、污损北京驻港机构悬挂国徽,到聚集赤腊角国际机场并殴打大陆游客与大陆记者,由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示威游行,正在走向扩大化和暴力化,昔日的东方明珠俨然成了让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暴力之都"。

北京方面对示威抗议中激进暴行持续言辞谴责,8月16日连此前一直沉默的香港地产界大佬也开始集体发声,喊话“黄台之瓜,何堪再摘”。但另一方面,连续不断的暴力抗争依然没有止息的迹象。究竟该如何走出这个恶性循环?多维新闻就相关问题日前采访了中国两岸三地以及世界各国多位学界、法律界与政界人士。以下为美国美中公共事务协会执行总裁滕绍骏接受多维新闻采访实录。滕绍骏常年在美国、中国大陆、香港等多地穿梭,对香港事务已关注多年。

示威者8月13日在香港机场的聚集导致整个机场陷入瘫痪。(Reuters)

多维:连日来香港不断发生暴力冲突事件、中国大陆游客与记者在香港机场被打事件,香港的示威抗压活动越来越趋向于失控。而包括李嘉诚在内的香港地产界人士16日开始纷纷在媒体上呼吁停止暴力、恢复秩序。你怎么看目前的香港局势?

滕绍骏: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有人想把香港斗垮。香港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已经很差,如果混乱继续下去,只会更加糟糕。包括有一个很明显的迹象是,有人想把香港的金融斗垮,这就是为什么有示威者在网络上号召16日都去香港的中资银行取钱。如果银行真的发生了挤兑风险,香港这个金融中心会瘫痪——当然,这种情况是并不容易出现,示威者把手段集中在放款这一招上,银行有很多方法可以应对。

为什么要把香港斗垮?香港是全中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聚集了最多的金融精英,有最完备的金融服务体系,目前的上海还远远比不上香港。有些人会觉得,如果把香港搞垮,可以把中国“拖下来”,至少是拖下来一点算一点。

多维:你是在说香港之外的“外部势力”?

滕绍骏:我就不具体说美国或者哪一个国家了,就说“西方国家”吧——有些西方国家就是想在香港造成另一个“六四”,那样很多西方国家就可以联起手来抵制中国了。

但中国中央政府一定不会出兵,一定不会由大陆的力量来“动手”,这完全是香港政府自己要解决的事情,香港政府里的行政人员要负担起这些责任,这是他们要做的事情。

香港示威者中的暴民已经完全突破社会秩序的底线了,你看看现在的游行示威中有多少人拿起砖头?更别提各种伤害力度很大的武器了。虽然香港的警民比例已经是全世界最高,但香港警察手中并没有太多权力,怎么去维持秩序?就说13、14日香港机场发生的事,不用说打人了,就是这种严重扰乱秩序的大规模聚集,如果发生美国华盛顿的杜勒斯机场、法国巴黎的戴高乐机场、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英国伦敦的希斯罗机场,这些国家会怎么处理?一定是把人全抓起来了,没有可能让你待在那里待那么久。

香港是个非常自由的地方,所以也是全世界最开放、对于游行示威管理最松的城市,香港的官员也是很任性的放任抗议者,反而纵坏了这些人,让这些人越搞越糟糕,美国、英国的示威者能冲进国会去搞破坏吗?不用说冲进去,有冲击国会的行为立即把你拖走,而不是给你时间等着你做这个事。

自6月中旬以来,香港示威人群在每一次抗议之后,现场都会因为暴力行为的发生而一片狼藉。(AFP)

滕绍骏:示威者的心理是如果所有人都有责任那到最后就是没有一个人要负责任,所以香港政府还以普通示威抗议的标准来衡量是完全错误的,因为示威者当中的很多人就是试图要制造一种情绪,要在香港造成另一个“六四”。我甚至怀疑到了某一天,这些游行示威者中的激进分子,为了制造另一个“六四”的效果甚至会“牺牲”他们自己的人

当然我还是坚持那个观点,中国中央政府一定不会出手,不会落入激进分子和西方国家的圈套之中。但是香港特首到现在还没有更多的行动,反而是害了这个城市,害了所有警察,害了香港。

多维:所以你认为香港政府应该要有比现在更加果决的措施?

滕绍骏:当然了,就好像开车超速不开罚单的话,别人当然就继续超速。游行示威是自由的,可以上街,可以举牌子,但是你拿砖头扔向别人,这个就是犯法的,更别提用燃烧弹之类的,那是犯罪。你不惩罚那些暴徒,就助长了他们的气焰,他们以后只会越来越凶,而不会过了十天半个月说“拜拜,我回家了”,不可能的。

多维: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发了一条推特,大意是说现在很多人都因为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指责我,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认为特朗普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明白?

滕绍骏:我不知道特朗普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只是美国一个普通公民,不是情报组织里面的人。

但是有一些迹象非常明显,就像很多报道里提到的,很多照片拍到的,示威者有不少外国面孔的帮手,这些西方面孔看上去训练有素,甚至好像有过军事化方面的训练一样。示威者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把抗议活动组织的像游击战一样,从策略到行动都像在打仗,而不是一般青年学生的那种游行。

所以现在这些人做的事情都是非常激烈的东西,有很强的破坏性。游行示威的人提出的五大诉求之一是希望特首林郑月娥下台,但即便林郑下台,他们也还是会没完没了,他们的目标远不止所谓的“五大诉求”。我完全相信他们中的一批人就是想要把香港搞成完全瘫痪的状态,他们觉得自己那时可以得到权力

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香港不可能独立,不可能变成由这些人来控制,这些人也不是文革时候的“左翼”,况且1967年左派也没在香港打赢。他们不会成功,只会对香港造成非常非常大的伤害。不过再过几个星期,游行示威的人数可能会减少,因为学校要开学了。最迟拖到今年年底的话,我相信这个运动可能会慢慢降温降下去,因为那时候大家应该都把事情看清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