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力示威日趋极端 应该悬崖勒马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0月4日,香港政府通过《禁蒙面法》之后,示威人数似乎有所减少,然而暴力程度却未见消退,10月13日更有示威者以刀攻击警员颈部,所幸警员没有生命危险,另外又有人用手机遥控引爆土制炸弹。港媒“香港01”认为,为了防止社会失控、亦是为了年轻一代着想,我们一再呼吁社会要制止暴力。谴责极端暴力示威及其无视法治的种种行为,绝非“倒果为因”。

激进示威者打砸中资银行。(Reuters)

我们从不讳言政府失政、无视民意是乱的根,警队执法过程亦有必须审视的问题。但与此同时,无论暴力示威者是不是问题的“因”,他们的行为已远离当初的良好意愿,亦远超法治社会所能容忍的程度。谴责并非要把问题都归咎于暴力示威者身上,而是要指出他们采取的手法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是违法的。不要忘记,历史上多少人类灾难,当初其实都有个良好意愿。

“杀警”并不可随便拿来“讲笑”,鼓吹者当初即便并非认真,现实却证明有人以身试法,令人不得不正视,“和理非”对此也不应该有任何怀疑吧?以致命方式攻击他人,很可能犯了“意图谋杀”罪,乃是相当严重的刑事罪行。更何况,因政治理由而杀害他人,更俨然是“恐怖主义”行为,实在不能再以任何借口为其开脱。

走向极端的心态与行为

如果我们好好检视当下暴力示威者的行为,便会发现问题不仅在于他们行为的粗暴,而且其心态也趋向极端。

近期暴力示威者频频用私刑对付持异见者。之前在不少“私了”事件中,与示威者持相反意见者(下简称为“反对者”)本身就带备武器企图行使武力,示威者予以反击,还勉强可以说是“以暴易暴”。如今有时反对者只是以口指骂,或是阻止示威者的某些行为,便遭暴力对待。10月13日旺角有一名女士试图移开示威者架设的路障,结果被喷得满面黑漆。另外,将军澳有市民只是推开示威者架设的竹枝,竟被一直追打至便利店内,打得头破血流。这些暴力行为是否还可称为“有理”?

即使并非“因” 亦不能逃避问题

暴力示威者心态趋向极端,是个不容无视的现实问题。我们要不厌其烦地再次指出,谴责暴力示威者的行为,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失控,不为一个文明法治社会所接受。不断有人为这些行为解释,指政府不理民意、警察过度行使武力,乃“官逼民反”。就算暴力示威者不是问题的成因,也不等于他们采取任何违法手段都是合理,支持违法行为的“和理非”更是责无旁贷。手段是可以选择的,无论有何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能为无视法纪的暴力行为开脱,更何况暴力行为已对他人投汽油弹,威胁其生命、纵火损坏他人财产、企图杀伤警察,甚至发现遥控爆炸装置的地步。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知识精英也立场先行,散布一些偏颇评论,为暴力与极端行为开脱。例如近日广为流传指早前破坏不同地铁站的黑衣人其实是警察乔装。先抛开到底是否真有警察乔装黑衣人的问题,全港这么多个地铁站遭到如此大的破坏,当中还有不少极年轻的身影,难道他们通通是警察乔装的吗?在部分遭到严重破坏的港铁站外,有涂鸦写上“要求港铁不封站,不停驶”,然而到底是谁迫使港铁封站和停驶,是警察吗?这些知识精英是读死书还是被暴力吓怕,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暴力示威者又以破坏商铺来宣示政治立场。他们的破坏针对中资银行、被指由其对立阵营人物经营的商店,或是曾发声支持政府的企业。罢买、杯葛是消费者个人选择,但不应触及恶意中伤(例如诬蔑),而无论他们是有心或无意,以“装修”为名破坏意见不同的商户,客观而言就是在利用武力胁迫他人配合。这难道不就是很多示威者口中常反对的“白色恐怖”吗?

此外,暴力示威者攻击建制派民选议员的办事处,则是公然挑战自己声称追求的“民主”。除了武力相向,网络还有些网民“起底”反对者,将他们的资料公开并鼓励滋扰。这些例子已非“自卫”所能解释,而是使用不正当的方法打击反对声音,或是强迫他人配合自己的意图。

狭隘本土意识膨胀 异化思想须警愓

在这场运动期间,一些香港人的狭隘本土意识持续膨胀。这种发展绝非良性,有人以“香港优越、内地劣质”包装,于是形成了“香港代表自由、民主、文明,内地等于封闭、奴性、不文明”这种不尽不实的认知。有部分人开始不问对错指斥内地人、不加区分地叫反对者“返大陆”。这种践踏他人尊严以彰显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认知,能教人不担心吗?

我们可以想象,身份优劣论述的下一步,便是将自身的问题转嫁其他“劣等民族”。将香港的问题归咎于内地,也许是个令人“舒服”的方便方法。何以称之为“舒服”呢?因为错不在“我”,而是“他者”,只要把其他人赶走,“我们”便没有问题。但这种推卸责任的做法可以解决问题吗?更令人担心的,“和理非”的“我们”是否有勇气去质疑这种异化思想?

我们不应忘记1930年代的德国,人民亦是对生活极度绝望下投票选出纳粹党,然而纳粹德国大肆推动法西斯主义,以秘密警察强迫反对者服从,又对犹太人盲目杀戮。当初的德国人也是不满威玛政府建政无能才希望寻求改变,但我们能因此就说纳粹德国正义吗,它能代表民主自由吗?“历史是一面镜子”是每个人都懂的道理,香港的示威行为无法与法西斯类比,但当极端心态在社会迅猛滋长,我们不能不警愓。即便认同社会运动初衷,但当抗争走上歧路,我们应该在极端的火苗成为烈火之前将其扑熄,而非再为其作掩护。一旦火苗变成大火,到时恐怕会成为谁也不想见到的怪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