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智囊解读施政报告:诚意充足 效果有限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经历了四月有余的持续震荡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10月16日公布了任内的第三份施政报告。按照林郑的设想,是要在立法会当众宣读全文,但因受阻被迫只能通过视像宣读。在一万余字的施政报告中,特区政府提出了超过220项新措施,包括房屋、土地、医疗、教育以及日常出行等方方面面。特区政府公布施政报告后,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特区政府智囊、香港中文大学荣休教授刘兆佳。在刘兆佳看来,林郑月娥今次宣读的施政报告虽然诚意充足,但鉴于当前香港局势,效果还是很有限。

林郑月娥在立法会上遭民主派议员抗议导致会议两度暂停。(HK01)

多维:与以往的施政报告相比,今次在的力度与幅度都很明显。外界普遍认为,这份施政报告发布于敏感时段,给香港带来希望的目的强烈。在你看来,这样的惠民举措能在一定程度上给香港带来希望吗?

刘兆佳:可以说,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因为香港政府如今仍然处于弱势地位,基本上也采取着自给自足的方法来面对香港比较重要的政治、社会、经济、民生问题以及深层次的社会矛盾。目前来看,不能说香港政府有能力去解决这些矛盾,只是说香港政府敢于面对困难,并且在政策上具有方向性。

客观上来说,这场香港发生的动乱给特区政府带来非常大的危机感的同时,也能让特区政府从中寻求到机遇,发现香港社会更多、更为深层的矛盾,并借此改变香港政府多年来采取的小政府处理问题的理念,采取大胆进取的方式去处理问题,特别是土地、房屋这些关键问题。我也相信,如果没有这场暴乱,特区政府也肯定不会出台这样直面香港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的政策,把公共房屋建设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来处理房屋问题。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因为发生了这场暴乱,香港的既得利益集团在掠夺财富时也不如此前那样猖獗。

当然需要承认的是,香港虽然此次有机会做出大胆的政策措施,但这个改变才刚刚走出第一步,短期内也无需期待政府有更大的变化和政策举措,仅仅是对于此前小政府模式的一个初步改变而已。

多维:你刚提到特区政府意识到了危机感,也开始直面香港深层次矛盾。这种变化是一种倒逼的结果,还是特区政府已经认识到了香港政府走到如今的地步的深层原因,诸如香港一直奉行的放任式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小政府模式、公务员体系和官商共治模式,等等。

+9
+8
+7

刘兆佳:香港政府仍然无法对目前的政治形势去做更多的分析。事实上政府也很难做一些事情,因为也担心会引发更大的争议。如今政府仅仅将其认为相对重要的问题提出了一些处理方案,并没有野心和能力对香港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问题做深度改革,事实上也做不到。所以我们看到此次施政报告中也未呈现香港反对派更为期待和关心的问题,如政改、五大诉求等等。

就目前来看,香港政府能做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哪怕就政府提出的这些方面的内容,做起来也会遇到各种阻力,包括具体操作层面,也包括立法会中的反对意见。立法会的一些反对派也不愿意林郑月娥能够顺利实施这些政策,进而获取更多的公信力和名望。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政府目前如果能够迅速做出一些成绩的话,对于消除香港一部分怨气,对香港的未来增加一些信心,改善如今香港政府的政治出境,是有积极作用的。

多维:所以很现实地讲,虽然这次施政报告在改善民生上力度很大,但你基于目前香港的情况,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刘兆佳:是的。相信林郑本人也并未抱有太多幻想。因为毕竟香港问题并不仅仅是香港本地的问题,它还是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发生的。所以林郑仅仅作为香港特区的行政长官,期望采取些许措施就能够大幅改变政治局面,是不现实的。而且,香港一些市民的政治诉求,她也没有,也无法去面对。所以,这种斗争还会继续下去,香港政府仍然需要继续工作下去,才有机会和能力对于缓解局势起到些许帮助。

多维:我们注意到,特区对于缓解局势用了很多方法,比如《禁蒙面法》,到如今推出这些涉及民生层面的种种政策。接下来为了止暴治乱,以及带领香港再出发,特区政府还有哪些工具可用?

刘兆佳:对目前的香港政府来说,最应该做的就是遏制暴力。因为哪怕就是政府如今提出的各种民生政策,如果期望有所结果的话,也是需要时间的。况且很多香港市民对于政府的政策执行力方面,仍存怀疑。

如今香港暴力虽然有所减弱,但仍然存在。无论是否对香港政府有信心,香港市民还是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止遏制暴力。所以就目前来看,林郑政府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尽快遏制暴乱,进而巩固市民对于政府的支持,让市民知道香港政府仍然是有能力管治香港,保卫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的。

多维:施政报告产业部分提到,“除了继续支持香港传统四大支柱行业,即金融服务、旅游、贸易及物流和专业及其他工商业支持服务,我们亦致力于推动创新及科技、文化及创意和环保产业。在维持利伯维尔场经济的前提下,政府积极发挥‘促成者’和‘推广者’角色,增加土地供应、投资人才培训、推动对外事务、优化营商环境和落实税务宽减措施,籍此提升香港的竞争力。”您怎么理解林郑所说的“促成者”和“推广者”角色?这样的定位,政府那只手是否还是过于“弱”?

刘兆佳:香港政府仍然处于弱势,这一点并不是香港政府短期内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就目前而言,对香港政府寄予过多希望也是不切合实际的。并且,就这些具体的产业政策在执行方面,香港政府仍然面对的是既有的公务员队伍,无法期待这些人能够提出和执行大刀阔斧的政策。一步一步的将这种局面进行扭转才是更为切实可行的方向。

当然在产业转型方面也是时不可待的。所以香港在产业转型和发展时,也需要相当程度上依靠中央的政策。香港就目前来说,根本没有转型所需的条件和市场。特别在美国祭出技术保护主义,对于高新技术通过香港进入内地的这条渠道开始限制,香港原先可以利用美国技术推动美国发展的路子如今看来,难度也非常大了。

所以香港能否推出产业的转型和升级,需要看香港能否积极的参与到中国国家的发展战略,特别是大湾区计划当中。就目前来看,林郑对此是具有诚意的。

另外,在未来香港政府在财政收入方面会遇到很多困难,而政府开支呈现的却是上升趋势。所以就算政府打算改变过去小政府的模式,也需要一步一步去操作,不能忽略财政收入减少和政治层面抗拒双重影响力。

对于个人而言,基于香港政府如今面临着的种种困难,我对于政府并未有太多要求,只要它仍然保有一定的定力,耐心,以及在困难时期仍然会对香港市民做出工作方面的努力,可以满足我对于香港政府现实的要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