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罢示威】“罢工”岂容强制?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1月11日,是英国纪念战争中牺牲军人与平民的节目,有香港网民借题发挥,发起“纪念日三罢”,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港九新界不同地一早有示威者集结,以堵路等方法企图强迫市民配合“罢工”,结果一如所料,多区市况大混乱及爆发警民冲突,更引发危及人命的极端事件。港媒“香港01”认为,用瘫痪交通的方法强制别人罢工必须予以谴责。

“罢工”本是国际公认的保障劳工权益,《基本法》亦列明香港居民有罢工的权利和自由,然而11日这场行动却是以违法手段发起,并打正旗号要“强制”其他市民“参与”,堵路、阻止港铁运作等行为,目的正是造成交通瘫痪,使市民无法正常上班。毋庸讳言,这是以自己口中的“自由”夺取别人的“自由”,也是消费他人的利益追求自己的政治目的。世界上没有一个文明社会认同个人的自由可以凌驾他人的自由,对于这种强迫他人配合的行为,必须予以严厉谴责。

激进示威者在港铁车厢纵火。(HK01)

相信不论立场为何,市民都已清晰看到,连月的社会冲突示威使香港社会陷入严重内耗,就抗争而言,持续多时的种种暴力破坏早已与反修例运动“初心”背道而驰。一些激进示威者恐怕也正是眼见抗争处于胶着状态,才企图以“罢工、罢市、罢学”的方式向政府增加施压。罢工、罢课是否能带来他们想要的抗争效果是另一回事,但其本来应是“和理非”的抗争方式,而罢与不罢也应该是个人决定,强迫不想罢的人一起罢,不但不是维护自由,更是一种暴力行为。

所有的“和理非”必须要从根本认清,真正向政府施压的是民意,而非暴力或非法行为。在当下运动胶着之时,如果大部分的市民认同要以“三罢”提升压力以达到目的,示威者只要组织自由参与的“三罢”便可以了。如果他们的诉求和所用的手法得到大众认同,自然会有众多市民参与,根本无须以堵路、破坏交通的手法强迫他人参与。强制他人罢工罢学根本不能算得上是“民意”表达。极端一点说,恐怖分子发动袭击也会令很多人“被罢工”,但我们能称之为民意吗?当然,我们绝非指示威者就如恐怖分子,但如果示威者认为自己的理念高尚,就不应该以强迫手段进行,而是应该用道理说服其他人支持。

反修例示威已达五个月,其间多次有人组织罢工罢课,但最终响应者远未达期望。当然,香港的劳工环境对罢工有诸多制肘,但多次“三罢”不成气候,大家也应该是时候反思一下。11日有示威者堵路期间,向反对他们的市民问“你们那么喜欢上班吗?”这种问题除了显示他们理亏之外,更反映了他们自己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不知广大百姓之苦。有很多基层手停口停,每天上班并非是“钟意”,而是生活迫人。一些暴力抗争者经常指他们没有将来,“没什么好输”,但“被罢工”影响的也包括了广大低下阶层,这种行为无疑就是“穷人斗穷人”,毫无成果可言。

年轻的暴力示威者可能入世未深,但各大泛民政客没有道理不知道“罢工罢市”对广大香港低下阶层的生活造成严重伤害,他们如果甘心继续做鸵鸟,对这些任意消害以至损害他人利益的行为不作任何谴责,根本就没有资格当民意代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