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必须行动起来 尽快结束暴力混乱

撰写:
撰写:

五个月前的香港,如今回首,恍若隔世。

道路堵塞、学校停课、交通瘫痪、遍地狼藉、经济萎靡……当下的武力抗议风暴,已经彻底颠覆了香港的城市形象。(AFP)

而今,香港正经历着罕见的浩劫,政治动荡,暴力无休,社会生态扭曲荒诞。街头示威者党同伐异,频频闯进所谓“蓝店”大肆捣乱——但他们辩称,破坏建筑物算不上“暴力”,还美其名曰“装修”。

不仅如此,香港警察落单之时,频被示威者拳打脚踢;“蓝丝”港人因批评示威者几句,就遭到多人追打至头破血流——这种野蛮的行径,他们也能美其名若“私了”。直至近期,歪风长而不息,甚至出现了黑衣人向“蓝丝”市民泼洒易燃液体后点火焚烧等恶性事件,这犹如香港政治史上著名的林彬惨剧翻版再现。示威者泯灭良知而做出的这些种种暴行,如今已让人瞠目结舌。

暴力“私了”的恶劣远不止此,更早之前,香港就已出现了多起极血腥的冲突。香港民主党的区议员赵家贤在调停一名示威者与他人争执时,左耳被整个咬断;亲建制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近期在街头进行竞选活动时,亦遭人用刀捅伤。这些场面之野蛮、之恶性,无不令人震惊。

即使没有统计数字,但我们都知道,香港本地各所大学的学生是这场反修例示威的“中流砥柱”,大学里出现多么荒诞的政治运动,都可谓意料之内。只是没有人料及,这场面如今竟以异常暴力的方式,再一次冲向了本就弱势的内地在港师生。

最近发生在香港大学校园里的黑衣人殴打内地师生事件,短短几日内,就已迅速演化为了大范围的暴力打砸运动,使得大批内地师生因局势高度紧张,纷纷像“逃难”一样离开校园,前往深圳等邻近内地城市暂避风头。很多学生透过媒体表示,自己身边的很多同学,不仅内地,包括台湾和其它地方的交换生也已选择了逃离,以往在校园只是常感到被歧视和排挤,但如今都要为基本人身安全担忧。

就是这样,如今的暴戾政治,在香港已经不分黄蓝、不分政见、不分族群、不分身份……香港陷入如斯境地,实为令人疾首痛心。

香港当前的抗议活动中,兴起了一种带有焦土政策色彩的行动趋势,这让城市的部分地区频繁变成战场,更多香港人选择不再同情示威者,并为此类局面感到忧虑。(AP)

多维新闻一再强调,暴力既不应该,也绝不可能成为香港社会消除对立政见的手段,这反而只会帮戾气煽风点火。任何有良知的香港人,都不会希望见到任何暴行在这座城市出现。然而,当香港社会继续在恶性撕裂循环里打转,当“黑社会”式的暴力成为了常态,这致命一击,便来自少数黑衣人已然放弃了道德,正是他们,亲手摧毁了这个城市。

如今的香港,犹如得到了柏拉图(Plato)《理想国》中的那枚隐形戒指,戴上后,便可为所欲为。君不见,激进示威者只是借着早已解决的修例议题,继续肆意打砸、泄愤;君不见,越来越多的政治名人和无辜市民,开始成为了暴力的牺牲品;君不见,内地同胞学子和其他地方的学生竟能被恐吓到纷纷弃学出逃;甚至,这种种暴行竟还能获部分香港人拍手叫好?道德和正义沦落至此,街头闹剧早已凌驾了最基本的正义与良知。

现在的香港,确实已成暴乱者肆意妄为的天堂,不仅整个城市陷入混乱状态,经济因持续的暴力混乱而遭到重创,作为城市核心价值的法治和基本政治制度的“一国两制”底线也遭到践踏,分裂主义甚至早就不用政治由头掩饰,而是赤裸裸地登台上场,摇旗呐喊。

我们也清楚,对如今沉迷于街头搞事的这些示威者来说,再苦口婆心的劝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对那些每天在香港街头纵火、打砸的人来说,任何不顺其意的劝说,更可能会令他们愈加得意;有些人甚至就巴不得北京按捺不住,令解放军的坦克从军营出动,好借机再制造更“惊天”的大新闻。

但在今天香港处于这个极端危险边缘的时刻,多维新闻仍然要奉劝这些示威者、这些头脑发热的年轻人们,请你们务必尽早收手!若真是为了“一国两制”好,为了香港好,你们要尽早收场;就算你们心里根本没有国家,就算你们也不爱惜香港,仅是为了自己,你们也不应再任性下去。香港社会的问题已完全暴露,以后肯定会得到重视和解决。

香港现在的乱局,如果单纯从“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短期需要,北京下手其实非常容易,如果届时解放军或是武警真的进入香港,或是由中国人大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把全国性法律适用于香港,分分钟就可以平息事态,想必也没有哪个示威者,真的会认为自己能和北京对峙吧?毕竟,他们连催泪烟和橡皮子弹都怕得要命。

陷入困境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是个工作狂,这让她在香港公务员中有着“好打得”的名声,可如今,她要为接下来如何平息这场混乱而苦恼。(AP)

但北京为什么不这么做,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真正尊重和依循。北京对香港问题的态度清晰而明确,那就是,不管是止暴制乱,还是改革,都希望能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尽量由香港政府自己来处理,包括这次骚乱,都需要香港人自己解决。这不但是对香港和国际社会广泛存在的怀疑论者的一次有力反击,同时也将解决问题的主动权和主导权真正地交给了香港人。习近平这次在巴西的讲话,虽然展现了中央政府最高层在香港问题上少有的严厉,阐明了问题的性质,也依旧把解决问题的主动权和主导权交给香港,希望能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由香港自身的管治力量来解决问题。

只是,这样一来,香港的责任就非常大了。尤其是对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来说,作为特区政府的最高级别官员,她怎么看这些问题,又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甚至有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魄力与智慧,好真正地扛起这个担子,就显得至关重要。再一个就是针对司法机构,香港的司法独立必须得到尊重,但司法独立并不是说司法从社会上独立出去,把自己放到一个脱离社会的抽象上帝位置。司法具体存在于社会当中,必须反映社会需求,但是很显然,香港的司法机构在过去一段时间并未能在止暴制乱中发挥应有的管治效力,习近平对香港司法机构的“坚定支持”,倒不如说是委婉却严厉的要求。

香港的问题积弊已久,这些问题的产生和积累,各方面都有原因,都需要进行深刻反思,尤其是中央政府和各治港机构,必须对以往的治港政策进行全面反思,并认真考虑香港社会的需求和关切。香港问题的解决,需要执政者对问题有深入的认识,以及需要有勇于改革的手腕和强烈的担当精神。但无论是现在的止暴制乱,还是之后必须启动的系统性深层次改革,当前这种状态都万万不行,香港所有管治力量,包括林郑月娥本人,也包括本地司法机构,都必须尽快觉悟,并有效行动起来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