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科书内容屡陷争议 立法会成立小组审查

撰寫:
撰寫:

香港修例风波中有不少学生参与暴力示威被捕,有矛头因此指向香港教材问题。对此,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新民党议员容海恩的建议,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幼稚园、中小学教科书及教材编制,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与教材编制及监管的影响。

据“香港01”网站1月3日报道,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3日出席会议时表示,全力支持立法会讨论成立小组研究中小幼教材,但他提醒,教材涉及好多前文后理、教学的理念等,要在议会逐份讨论是​​相对困难,亦未必完全合适。

他指出,当局设教科书审核机制,工作纸则不设评审,作为教育局,不可能每一张工作纸都看,但可以交由学校作专业监察,如局方接获教材的投诉,会再跟进处理。

数据显示,从2019年6月9日至12月16日,香港警方拘捕6,105人,其中2,430人为学生,占总拘捕人数的39.8%,更有老师涉嫌与学生一同参与非法活动。

被捕学生所涉及的罪行包括暴动、非法集结、伤人、纵火、刑事毁坏、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及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等。

此前,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曾在2019年8月23日刊登《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借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之口,分析香港教育问题。

在多次的暴力游行示威中,香港年轻人成为“主力军”。文章反问,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如此暴力?又如此敌视这个社会?对此,文章称,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曾点出问题关键——香港通识教育失败。

顾敏康亦称,香港通识教育有大问题,而且不止于此,香港的整个教育制度也需要重新检讨。文章指,首先是香港的教育者出了问题,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

另外,多维新闻早前曾指出,通识教育虽然涵盖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及全球化等课题。但不少通识教教师曾指,通识教育明显有偏重香港,轻视中国和世界的趋势。例如在香港的课题中,会就房屋、经济、法治等各种问题深入正反方面探讨。相反,在中国的课题中,意识形态过于明显,多是探讨中国的环境或人权等负面影响。从以上可见,港英政府的“去中化”教育在回归后延续至今,而课程强调“香港”,令香港学生容易出现“本土”思维,导致香港年青一代对“香港人”的身分认同有很高的评分,而“中国人”身份意识比较稀薄。

而且香港回归之后未进行去殖民化的转型正义和国民教育的缺失,让年轻人普遍对中国缺乏基本国家认同。在此背景下,一旦香港经济发展低落、社会发展失衡,受激于特定的事件,势必借机向港府发难、向北京示威,拿“一国两制”做突破口,甚至通过一些破坏性非法暴力行为来宣泄情绪。

总的来说,面对反修例事件暴露出来的教育问题,港府必须吸取教训,有长远规划和改革,要看到香港的教育与文化政策是所有“一国两制”政策中的最核心政策之一。不论任何阻力,这项工作都必须完成,而且必须毫无折扣地完成,但当然不是用所谓“左”的思维来进行,而是要不折不扣地用“一国两制”的原则与精神进行。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