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骆惠宁的关键使命

撰寫:
撰寫:

就像中共十八大之际人们对于“习近平是谁”的疑惑一样,当北京公布了香港中联办一把手骆惠宁的任命后,舆论的普遍疑惑也是:“骆惠宁”是谁?

骆惠宁临危受命担任香港中联办一把手,引发各界对于北京治港思路转变的猜测。(VCG)

经过过去两天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人们才开始认识骆惠宁,而与历届中联办主任对比过后,更大的一个疑惑又出现:为何北京会派一个与港澳没有任何交集,且担任过两省书记的骆惠宁接手香港这个烫手的山芋?何况在今次临危受命前,骆惠宁已然是赋闲坐等退休的节奏。

“老办法不适用,新办法不会用”,香港《明报》6日的社评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具体来说,“曾经直接处理香港事务或者熟悉香港,对于出任中联办主任,当然是十分有利的条件,但熟悉香港,未必等同于懂得香港,也未必一定懂得带领香港变革。”

再者说,“香港前途问题谈判开始至今,差不多40年,每一个时期都在面对不同的问题甚至困境,中央派驻香港的官员,所具备的处理香港问题经验,未必足以应对新近发生的事情,更加重大的影响因素是,国际与国内的时局改变所带来的变化。以目前香港所面对的难题,成因与解决办法都十分复杂,过去的经验,甚至加上感情,都未必适用。”

上任第一天的骆惠宁,在会见传媒时也间接回答了外界关注的一些问题。比如“不懂香港怎么会执掌中联办”,骆惠宁说“我过去在内地工作,但对香港并不陌生。”再如“香港是不是不再重要了”,骆惠宁说“香港是东方明珠,国际化大都市,香港同胞为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祖国也始终是香港最强大的后盾。”还有“一国两制是不是推行不下去了”,骆惠宁用“三个确保”给出了答案——“一定能确保宪法、《基本法》在香港全面贯彻实施,一定能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一定能确保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香港反修例运动还在持续进行,未见明显消退的迹象。(Reuters)

不过,骆惠宁走马上任第一天讲话的最大亮点,其实是对香港传媒的肯定与关切,而且放在了开场白。“我刚到中联办上班,同事告诉我有记者在办公楼门口等候。今天风大,我说请媒体朋友们进来吧,我在大厅和大家见面,从你们身上我感受到了香港记者的勤奋和敬业。”虽然“言有尽”但意无穷,毕竟反修例至今香港记者因选择性报道在内地舆论场都是饱受诟病的,如此一番问候与褒奖,可能也出乎在场记者的预料。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对抗议烈火已经延烧了七个多月的香港来说,当前最为迫切和需要的,可能不是再添“三把火”,而是如何化解社会撕裂与对立,是冷静下来最大限度凝聚共识,使“软的更软”。

当然,因应于香港积重难返的问题与矛盾,在“软的更软”之外,还需要“硬的更硬”。这也是各方舆论场在骆惠宁临危受命后不约而同的判断。因为骆惠宁担任中联办主任,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高配”,而且这样的“高配”背后 ,还内含着北京治港思路的切实调整与转变。

公众号“兔主席”在《中联办换帅指向治港新思路》一文即点破了北京的布局与考量。“北京对港事务很多年一直实践的其实是所谓‘井水不犯河水’,总是避免直接干预香港事务,怕动辄指控违反‘一国两制’及‘港人治港’。这几年,重新强调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但外交系统、港澳办系统的官员知识结构偏外事,缺乏相关的治理经验及训练,很难从政府治理及公共政策的角度去思考香港问题。”因此,“派这样一个地方大员来,可能是朝着落实对港‘管治权’的一个渐进转变。”

但这样的转变,却不仅仅因应于香港本身。正如我们在《罕见“换将”背后 香港已成为大变局前沿阵地》一文中说的,骆惠宁的“非常任命”,既是因应于香港自身变局的安排,却又不仅仅是,因为香港自身的“小气候”之外,还有一个国际的“大气候”,而且香港又注定脱不开这样的“大气候”。北京如此安排,也意味着中共已经不再局限于香港本身,转而开始跳出香港来布局香港了。对香港而言,也已经在各种或偶然或必然因素的裹挟下,成为世界大变局的前沿阵地。

处于风口浪尖的香港,不仅没有切实地意识到一场大变局正在发生,更遑论如何面对这样的大变局。所以一些激进示威者继续举着英国和美国的国旗上街抗议,一些年轻人在被拘捕释放后选择了安稳度日,沉默的大多数还在迷茫观望着香港的出路,“新办法不会用”的特区政府也只能勉强维持现状。当局者迷,但凡港人愿意跳出迷局,便不难看出这场大变局对香港来说意味着什么。怕只怕,少数人虚妄的“揽炒”意志,将整个香港不由分说绑上“战车”,最终车毁人亡。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