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派被指全面退场 个中缘由被曝光

撰写:
撰写:

香港持续7个月的修例风波,近日出现了示威者“内讧”情况。多个自称“勇武”的激进示威者组织自1月7日起陆续在网上宣布“退场”、“解散”。但随后又有人出来“辟谣”称:“你以为真的有那么多小队宣布退出?”这些在街头施暴半年之久的“勇武派”,是否真的退场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在一次示威中,香港激进示威者向港铁车厢投掷汽油弹。(AP)

据香港中通社1月9日消息,何为“勇武”?有“港独教父”之称的陈云在其撰写的书中提到“勇武”理念,宣扬“动武是除和平之外不可剥夺的最后手段”,之后逐渐成为激进示威者的抗争信条。在2014年“占中”期间,就已经有“勇武派”上街行动:打砸抢烧、堵路等。

在此次修例风波中,“勇武派”仍坚持暴力信念和行动:“装修”持不同意见的商铺、“私了”撑警的市民、“恐吓”在TVB投放广告的企业,甚至瘫痪立法会、自制燃烧弹、占据并破坏大学校园等,对香港社会和经济造成十分严重的伤害。

从警方提供的数据可见“勇武派”半年来的破坏力。由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7日,警方已接获逾1,100宗涉及激进示威者放火破坏的报案,被破坏的地点多达955处,当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地方被重复破坏。

而且几乎所有案件都有刑事毁坏的成分,即在纵火的同时趁火打劫、偷窃,而这些数字还未计无报警的案件。

在元旦游行示威中,一名“勇武手足”打砸中资商铺后,被“和理非”示威者怀疑是“内鬼”而追打。这位委屈的“勇武”于1月7日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视频,宣泄自己的不满,同时也宣布退场,带动了示威者聚集之网站上一片“勇武派”宣布全面退场,“勇武”小队出现解散潮的讨论。

与此同时,有人即刻出来“辟谣”表示:“你以为这个论坛上真的有那么多小队宣布退出?其实都是我一个人回的,不然我再换个ID发同样的话给你看。”而且“香港人抗争日程表”也排到1月底。如此看来,“勇武派”是真退场吗?

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1月8日接受采访时直言,其实退场在预测中,“勇武派”已经越来越孤立,有很多让他们退场的理由。

首先,警察拘捕力度越来越强硬,面临拘捕和判刑的机会越来越大,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而且“勇武”的情报网或已被攻破,能维持秘密行动能力正在减弱,令他们的安全受到威胁。

第二,“勇武”很多行为都是“与民为敌”,市民越来越反感,支持者越来越少。

第三,部分“和理非”抗争者觉得“勇武”的所作所为令整个抗争行动得到的支持在下降,虽未“割席”,但不排除有部分人消极抵制。

第四,原本把台湾庇护当成一条后路的“勇武”,看清了台湾并非真心实意想帮助他们,已经“心寒”。

从时间线来看,刘兆佳补充道,“勇武”已经斗争7个月,他们的行为并没有得到实质回报。当抗争行动接近尾声时,“勇武”行为或会升级,但人数会越来越少,年纪也更加年轻,而且这批年轻人的斗争决心和毅力肯定不及早期的“勇武派”。现在“兵源”缺乏,又有大批人提出要退场,势必产生更大的推动“勇武”退场的动力。

刘兆佳还认为,早前“星火同盟”账户被冻结7,000万港元(1港元约合0.1286美元)款项,对那些或许不是纯粹想斗争,而是想要借此达到金钱利益的人造成打击,失去继续斗争的动力。

刘兆佳强调,大批“勇武”的退出,是止暴制乱初见成效的表现。但实际上,即使有外部势力支持,这场运动始终在往“与民为敌”的方向走,在无法达到实质效果,各方支持减退,以及面临更大风险的情况下,除非是充满革命热情,有极为坚定的信仰,否则很难维持长期抗争。

因此在刘兆佳看来,可能真的有部分“勇武”会全面退场,不再参与这场运动,但需要注意,剩下的部分人或变得更加“勇武”,继续负隅顽抗,但人数会越来越少,影响也会越来越小。

接下来的运动,可能主要依靠街头群众活动,以及利用区议会和立法会作为斗争平台,宣扬“分裂主义”,当然如果走到这一步,中共和特区政府将会有应对办法。

据悉,从1月7日凌晨开始,不管是在脸书(Facebook)上还是在“连登论坛”上,激进示威者都在讨论:“勇武派”宣布全面退场,“勇武”小队也出现解散潮。

这是自香港爆发修例风波以来,首次出现“勇武派”退场!港媒称,“勇武退场”说明了香港警队“一哥”上任已见成效。

据香港新闻网7日报道,6日凌晨0时52分,一位疑似“勇武”在脸书发文《致呢(这)半年慨(的)手足》,他在文中宣布,正式退出“勇武派”的“火炬小队”。

这只是“勇武退场”的其中一个帖子,事实上,截止到6日下午16时,激进示威者聚集的“连登论坛”,一天之内关于“退场”的讨论帖就超过100篇。

1月7日,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出反修例示威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大批激进示威者落网,被送上法庭,激进示威者之间为了自保,也会互相笃灰(揭发)、潜逃。

梁振英说,当一大批青年人被送上法庭,面对牢狱之灾,前途尽毁的同时,另一批青年人进入区议会,甚至成为区议会主席,名利双收。

他批评尽管《苹果日报》会为受法律制裁的激进示威者戴一下“义士”的高帽,但其高层享受的名酒和大鱼大肉,不会因为有数以千百计的港青成为“义士”而有丝毫改变。

梁振英称,“到今天,我们还没有听说过苹果的高层、泛民的头头,在警署门外等他们的子女保释,更没有听过这些人到法庭支持他们站立犯人栏的子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