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香港应从台湾大选得到什么启示?

撰写:
撰写:

2020年台湾大选结束,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817万的高票成功卫冕,再次当选台湾总统。

这次选举在香港引起空前关注,这是因为,第一,在京港台的三角关系中,基于抗拒融入中国的心理需要,长期以来在港台社会就有一种抱团取暖心态,近些年随着中国崛起和国家治理理念向传统回归对两地价值观的挤压冲击,这种心态更甚。第二,台湾实行的是民选制度,可以一人一票选出总统,而香港基本法就普选的制度安排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还未能落地,陆港两地在落实普选特首的方法和程序上存在严重冲突,香港因此而对台湾现行制度以及自身的政治未来充满想象。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两地在反修例危机中被紧密联系了起来。

2020年台湾大选已经落幕,台湾现任总统、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高票连任成功。(洪嘉徽/多维新闻)

这次香港反修例危机本身就是因为港男陈同佳在台湾杀害怀孕女友潘晓颖引起。命案发生后,台湾检调部门希望能将凶嫌引渡到台湾受审,潘晓颖母亲也向港府提出请求,希望能让案犯陈同佳受到司法制裁。因为案发地在台湾,根据属地原则和香港的普通法体系,在港台没有司法互助协议的情况下,陈同佳既无法因杀人罪在香港受审,也无法被移送台湾受审。为还受害者一个司法公道,同时也为了补上港台两地的司法漏洞,港府决定启动修改《逃犯条例》。但在启动修例过程中,因为港府的投机心态,想把内地、澳门一并纳入法案闯关,低估了市民对涉陆修法的普遍担忧,再加上和社会沟通说明不够,缺乏危机公关的有效手段,在一些媒体及反对派政治人物的鼓噪下,事件本质被扭曲为一个旨在威胁“两制”边界的政治事件。如此,再加上香港对内地制度与法律的不信任,外部势力的积极介入,香港社会自殖民地时代就遗留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陆港两地间长期积累的矛盾冲突,以及港府的拙劣应对等,导致香港陷入了回归以来最严重的管治危机,也引发了世界高度关注。

必须注意的是,事情虽然是由案犯陈同佳在台湾杀人而起,台检调部门也希望能引渡陈同佳到台湾受审,但冲突爆发后,看到有机可趁的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却开始反向操作,以和香港签署协议会陷入“一国两制”陷阱为由,拒绝和香港签署司法互助协议。案犯陈同佳香港出狱后,台湾也拒不接纳,希望陈同佳能继续留在香港制造议题,致使凶嫌迄今仍逍遥法外。

在香港骚乱过程中,台湾成为支持骚乱的最大外部输入性力量之一,而香港反对派的不少激进政治人物,也和台湾当局密切互动,希望能从台湾得到更多精神、物质乃至司法支持。台湾社会本来就对“一国两制”心存疑虑,在中国大陆于2019年初提出两岸“民主协商”推动“两制台湾方案”后,民调显示台湾社会对“一国两制”普遍心存抵制。蔡英文于是抓住机会,利用民众的这种抗拒心理,将香港形塑为一个失败的“一国两制”案例,通过拉抬两岸紧张关系,刺激台湾选民的“亡国感”情绪,将自己成功包装成“中华民国台湾”和“台湾民主自由”的捍卫者形象。在香港骚乱之前,民进党刚在台湾“九合一”大选中惨败,蔡英文的民调一直在台湾各主要政治人物中排名垫底,在民进党内也遭到了“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的挑战,卫冕之路非常艰难。但香港骚乱为她提供了最好的场外“助攻”,让她在选战中意外地捡到了一颗可以核爆对手的“原子弹”,几个月来,通过不断吃香港骚乱的“人血馒头”,蔡英文最终咸鱼翻身,以历史性高票当选,连任台湾总统。

盘点香港反修例危机,从头到尾,台湾都在这场冲突当中;同样,盘点这次台湾大选,从头到尾,香港都是最重要的选举元素。在这场骚乱中,香港进行了一场广泛的社会政治动员,泛民及在运动中崛起的新政治力量在区议会选举中获得空前大胜;在台湾,民进党与蔡英文政府也利用这次香港骚乱在台湾进行了一场广泛的社会政治动员,蔡英文不仅一扫颓势以创纪录的历史性高票卫冕成功,执政能力饱受批评的民进党也在立法院保住了过半席位。案犯陈同佳就像那只在亚马逊雨林煽动翅膀的蝴蝶,在台港两地,包括在中国大陆,甚至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惊人的政治风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重置了港台两地的政治秩序。

香港在修例风波中实现了一场广泛的社会政治动员。图为香港修例风波一幕。(AP)

现在,香港骚乱已经逐渐平息,台湾大选也落下帷幕,香港泛民与台湾的民进党和蔡英文成为最大受益者,前者夺取了香港社会的基层权力,后者也得以在台湾继续执政。就算是远在万里之遥的美国,也通过在香港骚乱期间不断敲打大陆和出台涉港法案,在中美冲突和贸易谈判中获得了更多筹码,和中国大陆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们要问的是,经过这么一场惊天动地的折腾,香港到底得到了什么?

持续长达六个多月的骚乱,使香港的国际形象、经济地位、法治精神、社会秩序被严重冲击,社会被结构性严重撕裂,超过7000人被拘捕,很多商家倒闭,不少市民百姓因此而丢掉饭碗,但最后它不过就是一股情绪,是一场为人作嫁衣的政治运动,成就了美国政府和蔡英文,以及部分泛民和在运动中冒起的政治人物。如今,案犯陈同佳迄今仍逍遥法外,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仅一项获得回应,市民怨声载道的贫富悬殊和结构性矛盾仍然无解,香港极力抗拒融入内地,但是骚乱反而刺激中央政府加快了两地融合力度。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因为在骚乱中暴露出了严重的国安问题,中央政府接下来一定会加快23条的立法速度。

在这场骚乱中,另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是蔡英文政府对示威者持续进行口头声援,却绝不伸出援手救助的冷淡态度。骚乱期间,从黄之锋、朱凯迪、岑敖晖,到何韵诗、杜汶泽等多次恳求蔡英文政府修改《难民法》,杜汶泽在台湾大选后甚至言辞恳切地向蔡英文喊话,“记得协助你当选的香港义士的血泪”,并盼蔡英文未来能“继续为香港抗争者发声,并救助流亡台湾的港人手足”。但沉浸在选后胜利喜悦的蔡英文政府都没有给予任何积极回应。相反,当示威者在求助无望而抱怨蔡英文只会吃香港示威者的“人血馒头”时,却遭到了支持蔡英文的台湾年轻选民猛烈回击。台港社会在表面上形成了一个“反中共同体”,香港社会对蔡英文政府寄寓了“保护伞”的美好想象,到头却发现根本遮不住蔡政府赤裸裸的利益与算计。

不仅如此,在中国崛起和中美冲突持续升级的态势下,台湾自身恐怕也难逃被美国抛弃、并最终不得不接受“两制台湾方案”的命运。对统一已经势在必得的中国大陆,根本不会受台湾一时选举结果困扰,随着中美冲突升级和中国大陆不断向前推进,终究有一天,两岸要进行历史性的关系重构,而且这一天可能还不会太远。“今日香港 明日台湾”,这句自台湾“太阳花运动”以来就流行于网络的选举口号,很可能会不幸言中“明日台湾”类似于“今日香港”的复杂心情。

香港人羡慕台湾的选举制度可以理解。香港当然需要落实普选制度,这是港人的期待,也是基本法所赋予港人的法定权利,是一根没有拔出来的刺,中央政府应该回应港人关切,在合适的时候重启政改。但与此同时,香港也应考虑国家关切,摆正自身和中央政府的关系。

香港应该认识到,选举是民主的一种表现形式,但选举不能自动解决一个社会存在的问题。从三十年前启动民主化进程以来,台湾已经换了7次4位总统,但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到马英九,再到蔡英文,台湾面临的问题解决了吗?并没有。不仅没有,反而各种矛盾还在持续巩固,经济也陷入长期停滞,年轻人纷纷离开台湾寻找出路。所以,香港看这次台湾大选,不能只看到选战投票,还应该有更深的观察和思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