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香港中联办的骆惠宁 何时才会“联络”泛民

撰写:
撰写:

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履新后,香港社会各界寄望这个北京方面的驻港机构在他领导下,能够真正“联络”内地与香港。

新上任的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其每次公开亮相都备受关注。(AFP)

目前为止,他已会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两位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的前香港特首董建华、梁振英、以及内地深圳市和广东省的领导人。

而他接下来会如何同香港的政界人士互动,才是真正被人关注的重点。

如果说与香港的建制阵营接触比较容易,那么,与香港政界另一大政治阵营泛民主派联络,则的确有一定难度。

特别是泛民阵营近年越发向政治民粹靠拢,视与香港中联办的接触,为最大的政治忌讳,担心因此受到香港激进选民的投票惩罚。

但事实上,这种毫无沟通的情况,是绝对不理想的。因为欠缺沟通,只会令双方之间的分歧难以弥合,导致陆港两地在政治动荡的牵扯下,更加离心离德。

毫无疑问,大部分香港泛民人士都有着强烈的国家认同,他们更多只是因在意识形态上深受英美自由主义理念的影响,而对内地体制缺乏客观看待,导致他们与北京方面近年频繁发生政治冲突。

纵然如此,泛民与香港中联办之间,其实也曾有过务实与妥协的时候。

2010年,香港的政改方案得以通过,便是源于何俊仁、张文光、刘慧卿三名当时的香港民主党核心成员走进香港中联办。

正因那次务实的政治接触,香港立法会的地区直选议席和由全香港选民投票选出的“超级区议会”议席,分别增加了五席,这一香港最高民意机构的“民主成色”因此得到了增强。

当年,香港政改是其自九七回归以来,唯一成功的一次。可惜的是,那时的香港民主党却没有赢得赞誉,反而换来了“卖港”的骂名。

此后,香港民主党不敢再放开顾忌,与中联办或北京方面沟通,逐渐受政治民粹左右,在香港政坛上随波逐流。

也因为这些趋势,香港的政制发展,在2010年后再无佳作。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妥协不是投降主义,更不是廉价的“卖港”指责。如果沟通之门继续紧锁,大家就只能在政治僵局中继续蹉跎。

当然,沟通不可能只是来自泛民单方面的。

香港中联办的其中一大职责,便是“联系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增进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对内地的意见”。

这个“联络”,则包括了“统战”,其真谛在于,争取更多香港人拥护“一国两制”。

事实上,目前大部分的香港泛民政客和香港市民都不支持“港独”,因此,他们不该是政治上的“斗争”对象,香港中联办理应与他们建立更多的联系。

新年伊始,北京方面委任骆惠宁执掌香港中联办,显然希望借着人事上的变动,带动这一机构在工作风格上的变动,希望他能够更进一步与泛民进行互动。

只有当香港中联办和包括泛民在内的香港各界有效“联络”起来,香港才可以减少内耗,真正地重新出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