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运动一点也不“神圣” 整个香港都在自欺欺人

撰写:
撰写:

农历新年是送旧迎新的时节,理应一片祥和,为人们带来希望,但在香港仍未从政治动荡中复原的情况下,这种卑微的愿望似乎十分奢侈。

反修例运动给香港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与破坏。(Reuters)

如果说取消烟花汇演、花车巡游,对于香港来说仍只是小事,那么,香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卷入中美博弈之际,“一国两制”前景却因反修例风波受到质疑,社会陷入“身份认同”焦虑,则令人忧心忡忡。

如何在风高浪急下站稳脚步,清楚定位,继而重新出发,是香港社会如今再也不能回避的课题。

虽然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后,骚乱的频度和密度有所减弱,但仍有部分香港示威者执迷不悔,继续沉溺于虚幻当中。

有人误以为,暴力可迫使香港政府低头,从而“光复香港”。

有人主张,拥抱美国以寻找外部的钳制力量,以此作为争取香港自由民主的“外援”。

也有人因蔡英文连任台湾总统,而受到鼓舞,一厢情愿地把情感投射到台湾。

与此同时,领导全香港社会的港府,在面对积弊多年的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时,依旧欠缺思维上的革新,以为推出一些小修小补的措施,便可搪塞过去。

不论朝野,全香港社会其实都在自欺欺人,这结果,就是浪费光阴,到头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与其不切实际地蹉跎下去,继续在想象中寻找慰藉,倒不如重归理性,以务实态度,直面香港的挑战。

香港的坊间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年轻人拥抱后物质主义,有自己的价值追求,深信自由民主是香港的出路。

倘若跟这些未来的香港栋梁说,香港的深层次问题,其实在于经济民生,仿佛就是在贬低反修例运动的神圣性。

事实上,单从黑衣人们的“五大诉求”,无一与经济民生有关,便可见,估计没有多少示威者会觉得,香港的产业结构不合理、分配不公、民众生活品质太低,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但这显然是掩耳盗铃。

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已经太突出了,政治体制的滞后虽是其中一因,但人们也绝对不能低估、甚至无视其他经济上的困局。

长期以来,港府迷信自由经济,在经济民生事务上碌碌无为,没有正视既得利益阶层与弱势群体之间的冲突,从而为香港的政治激进主义埋下种子,“占中”、旺角骚乱、反修例运动,它们都是因此而起。

那所谓的“五大诉求”,包括了重启香港政改,亦即香港《基本法》写明的双普选。

按照西方自由主义的说法,普选可扩大公民参政、议政的空间,撤换不称职的领导人,可带来善治。

不可否认,以普选为主要特征的政治民主,一定有其合理之处,但与此同时,亦要明白,现实中的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参考法国“黄背心”运动和反退休金改革所引发的骚乱,便可知道,即使在那种具备政治民主的国度,同样也会发生旷日持久的社会抗争。

因此,一味以“自由民主”这种意识形态视角,去解读香港的困局,显然存在偏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