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内地歧视”变得理直气壮 香港还是香港吗

撰写:
撰写:

自从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后,香港出现了不少支持示威者、拒绝内地客的“黄店”。最近一间知名黄店“光荣冰室”,便以港府在疫情蔓延时未对内地采取“全面封关”由为,采取了一连串“排拒内地客”的措施。而一名来自内地的香港教育大学讲师前往光荣饮食用餐的经历,也让“内地歧视”的争议再度掀起波澜。

在疫情蔓延初期,光荣冰室原本公告“只招待香港人,点餐只限粤语及英文,普通话暂不招待”,随后又补充“欢迎台湾朋友”。但此公告疑似受到检举,被平等机会委员会警告有歧视之嫌,光荣冰室因此将公告改为“本店职员只懂广东话,亦不会解释餐牌,不便之处,敬请见谅”,并气愤地在脸书上表示“不会普通话不犯法吧!”

光荣饮食在脸书上公告,所有店员只会说广东话。(Facebook@光荣餐饮)

不想讲普通话 不行吗

然而日前,一名自2008年便赴港求学并居,且已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权的香港教育大学讲师黎明,带着一群同样来自内地的友人前往光荣冰室用餐,并“刻意”使用普通话点餐。在其中一家分店的点餐过程十分顺利,但当前往另外一间分店点餐时,几名店员虽然明显听得懂普通话,却接连以“我不会普通话”而不愿进行任何沟通,只给了黎明等人纸跟笔,要他们自己点餐。

黎明将此遭遇发表在粉丝专页与媒体平台上,也引来了光荣冰室的回击,批评黎明等人明明会讲广东话,却硬要用普通话进行“卧底钓鱼”,不少网友也在黎明的脸书上留言抨击。有些人认为防疫难题当前,店家的行为纯属自救,但更多的留言内容,还是在强调“不想讲普通话不行吗”、“在香港还不讲广东话,根本不当自己是香港人”、“自由市场,商家本就能自己选择客群”,更甚者把黎明的做法,评价为“大中国霸权对香港的压迫”。

“港府不愿全面封关,我们只好自己抵御病毒来源”不只是光荣冰室,许多香港人都是以此说法解释,拒绝内地客是为了防疫所需,并不涉及歧视问题。但从数据层面检验,港府在此次防疫表现并不差劲,且每日在陆港间往返的人士有8成多是香港居民,远比内地人士来的多,且香港早已爆发小区感染,在85例确诊个案中,仅有7例是非香港居民。病毒不会区分你是哪里人,“多数从内地返港的香港人”并没有比“少数赴港的内地人”来得更加安全、更不容易感染病毒。

光荣饮食等“黄店”自反修例运动起,便受到不少抗争者的支持光顾。(香港01/蔡正邦)

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防疫只是表面上的理由,真实情况是反修例的大火尚未烧烬,香港人余怒未消,而将对港府及中央不满的政治情绪转嫁到内地人身上,形成了赤裸裸的排斥与歧视。

谁是真正的香港人

这样的歧视并非没来由的,很多人将此歧视解释为港人对疫情的恐惧,恐惧是真的,但疫情却不是害怕的主因。港人害怕的是香港沦为“中国普通的一线城市”、恐惧的是“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我们也不只一次看到,港人不断宣传在单程证、新移民等陆港融合政策的催化下,香港的医疗、住房等资源如何被稀释,文化语言及生活环境如何被侵蚀同化。

香港的深层次矛盾源自于政治权利不平等及经济分配上的结构困局,新移民当然会造成资源如何分配的问题,但将此归纳为陆港交流的苦果,同样是过于简化的错误理解。这样的说法固然不正确,却已成为香港多年来的主流论述,加上港人将许多中央对港政策视为“专制霸权的压迫”,内地人也因此被迁怒为“服膺、默许共产党逼压香港的帮凶”。

光荣饮食对平等机会委员会的警告相当不以为然。(多维新闻/洪嘉徽)

但讽刺的是,现在饱受港人争议的黎明虽然来自内地,但自2014年的伞运便十分支持香港的社会运动,在去年六月也因参与反修例抗争,在绝食90小时被强制送医。与香港人结婚、在香港11年且取得永久居留证、还支持香港的社会运动,这样的经历与身分,是被香港人承认为“真正的香港人”、或是依然因为她说普通话而被视为“拒绝接待的内地人”?

黎明之所以前往光荣冰室讲“普通话”,也是意在凸显在港内地人所面临的处境。来自相对开放的上海、受过高等教育、有足够良好的文化及语言能力,又刚好选在对立情绪尚浅的2008年来港,种种有利因素使黎明“幸运地”融入成香港的一员。但就连她这种落地生根且共享香港价值观的“内地人”,都有可能受到“是不是香港人”的区分歧视,更遑论单纯的游客或刚来的港漂,面对的可能是更加严苛尴尬的对待。

但究竟怎样才算香港人?是否抱持特定政治立场、或没有政治立场的内地人,即便拥有香港公民的身分,依然不算是香港人?或者甚至连黎明这样的新移民,都会因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而无法被同等待之?更进一步说,当连“吃饭”都陷入“香港人或内地人”的争辩时,我们确实已经落入了充满偏见的情绪漩涡,并以各种理由明目包装着这样的歧视。

许多香港网友对于黎明用普通话点餐的做法并不认同。(Facebook@黎明)

香港不是只有黄色

这样的做法不仅对香港自身无益,反而会为了“打败另一群体”,而将原先的群体、以及愿意理解他们的人推开。有些人或许不在乎或无所谓,就像现在所盛传的“黄色经济圈”一样,认为即使排外或歧视会造成群体日渐窄化,香港人依旧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维持社会的运行。

但香港人真的能把所有“不纯正的香港人”、尤其是内地人排拒在外,封闭起来过自己的生活吗?香港身为东西交汇的移民城市,向来以多元的文化与价值共荣而自豪,港人在声称一国两制逐渐崩塌的同时,不也正是担心长年以来多元包容的城市特色因此消亡吗?

来自印度的移民第三代、香港脱口秀艺人Vivek Mahbubani曾在接受BBC访问时说道:“我觉得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提醒大家,香港其实什么人都有,不用害怕肤色不同、政见不同”,或许这正是香港至今仍吸引众人前往、仍能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所在。当歧视与偏见理直气壮的在社会站稳脚跟,香港是否还是原来的那个香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