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因素叠加影响 香港经济陷入严峻困境


2月26日,财政司长陈茂波在立法会宣读了港府2020年至2021年度财政预算案。相较于往年,今次在民生纾困上有明显进步,比如,向18岁以上市民每人派发1万港元(1港元约合0.128美元),宽减2019/20课税年度百分之百的薪俸税和个人入息课税,上限为2万港元,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部分港人的燃眉之急。

但与此同时,应该看到,全民派钱的效用有限,并非解决香港问题的良方。而且不考虑每个人的经济状况,简单向18岁以上市民每人派发1万港元,又有点笨拙。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今次财政预算案没有产业政策,难以化解香港经济困境。

2月26日,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长陈茂波在立法会发表2020至2021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HK01)

已经过去的整整一年,香港可谓经历重重危机。在上半年,因中美质易战,香港经济出现危机。而下半年的一场修例风波,更让香港诸多深层次矛盾暴露无遗。踏进2020年,在修例风波尚未平息之时,源于中国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香港全城陷入恐慌,让本已下行的经济及民生状况雪上加霜。社会早已响起警号,连日来出现失业潮、倒闭潮,甚至不少长者狼狈抢购日用品及口罩,反映香港正面临内忧外患。2019年香港的经济下行,财政年度更是10多年来首次出现赤字。

中美贸易战自2018年9月正式开战,对香港的影响在2019年逐步浮现。在贸易战爆发前,前立法会议员姚松炎编制《中美贸易冲突及其对香港经济影响》估算,由内地经香港转口到美国的贸易额在2017年高达2,775亿港元,占整体出口的7.2%。在多项关税实施后,根据港府统计处的数据,2019年上旬的数字与2018年下旬的数字相比,香港的进出口“量子指数”持续下跌,大幅下跌约三成。而中美贸易战影响内地生产需求,劳动力下降成本上升,影响全球供应链状况。受贸易战影响,香港经济的进出口货额持续下跌,港府亦多次呼吁港商需做好短中长期的应对策略。

其次,受去年6月爆发的修例风波影响,政务司长张建宗直指香港经济已步入技术性衰退。2019年第三季食肆总收益价值的临时估计为264亿港元,按年下跌11.7%,是自2003年第二季度非典(SARS)爆发以来最大的按年跌幅,反映修例风波重创零售和餐饮业。以四大支柱之一的旅游业为例,访港游客人次不停下跌,让香港旅游业的服务输出大幅下滑13.8%,失业率升至3.2%。更严重的是,受修例风波影响,消费和旅游相关的零售、住宿和饮食服务业等,合计失业率维持在5.2%,是近3年来的高峰。而供应届大学毕业生的求职职位亦按年减少8.9%,反映社会进一步陷入失业危机。

在中美贸易战及修例风波持持续打击香港经济之际,新冠肺炎疫情袭港让香港经济更加严峻。为免病毒蔓延,港府采取停课及公务员家中工作安排,并呼吁港人留在家中,尽可能不外出。因此,香港的经济活动大受打击,部分零售、饮食及旅游等行业的公司为节省成本,已出现减薪及裁员潮。以政府统计处的资料分折,现时零售业、住宿及餐饮服务的就业人数约为59.5万人,占2019年全港总就业人数的15.4%。若疫情恶化,预料将波及工商服务等行业。而工商服务、零售业及餐饮业总就业人数约118万人,等同全港总就业人数约30%,可见疫情影响的范围更广。港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认为,受疫情影响,香港失业率上升已无悬念,情况不乐观。陈茂波称,“今次疫情对香港经济实质影响程度,要视乎事态发展,但相信前景不容乐观,并很有可能高于2003年时SARS对经济的影响”,“随着市民出行大幅减少,整体商业和经济活动已显着减慢,经济已愈趋困难,如何应对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遗憾的是,面对如此严峻的经济形势,港府今次财政预算案还是小修小补,缺乏有作为的产业政策。由此可见,港府还是深受“小政府、大市场”及“积极不干预”的思维影响。但这样的话,无助于改变香港经济困境。例如不久前的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数据显示,香港连续第十年登上房价最难负担城市首位。为让香港经济能在短时间复苏,化解困扰社会良性发展多年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港府必须舍弃过往派钱的思维,积极进行结构性改革,一方面为各行业制定长期发展的方向,放手开拓新产业让青年有更多上升空间,另一方面应投放更多资源到房屋、医疗、教育及安老等方面,帮助更多中低收入群体缓解生活压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