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示威者已经彻底走向了极端 香港到底该怎么办

撰写:
撰写:

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近日表示,自2019年反修例风波爆发后,香港的罪案数字急升,当中不少是涉及暴力行为的,而且参与骚动的人愈发激进,其担心,香港社会已露出恐怖主义的苗头。

香港社会近期再现街头暴力。(AP)

邓炳强更指出,目前网络上的很多宣传物,已由反修例风波早期呼吁的出席游行的文宣,演变成了制造武器手册、甚至是杀警指南,而且近期,香港警方已经多次检获包括爆炸物、步枪,摇控炸弹等危险物品。

毫无疑问,恐怖主义是危及人命及财产的严重暴力,更对香港公众的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但无奈的是,符合以上定义的极端手段,近期不断浮现于香港社会。

近期,香港警方频繁查获如爆炸物、枪械等具有高杀伤力的武器;随香港警民冲突愈演愈烈,示威者使用汽油弹的情况变得普遍,个别黑衣人使用更具杀伤力武器的情况,也时常被见到;更甚者,近日疫情在香港爆发,有黑衣人却企图利用极端行为,要挟香港政府“封关”。

在文明社会中,以暴力手段企图达成特定目的,是不能被接受的,更可况是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极端行为,再“崇高”的理由,也不能为此开脱。

以不少港人历历在目的六七暴动为例,当年的示威者也是以“反英抗暴”的祟高目标,作为他们抗争的理由。

起初,这些行动广获当时的香港社会支持和体谅,但后续旷日持久的暴力,以及开始不断出现如引爆土制炸弹、火烧无辜市民等变质的极端行为,导致示威者不但未能实践其理想,还赔上香港社会的安宁,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眼下,黑衣示威者必须引以为诫,不可让历史重演,而香港社会亦不可一直对此沉默,理应与这些极端行为果断切割,不可让所谓的“勇武”变成恐怖主义的温床。

当然,香港政府也要继续有效地“止暴制乱”,不能止于口号。

近日,香港警民之间的街头冲突重现,足已证明了反修例风波仍然未了,只要社会撕裂、对立就依然存在,极端行为只会继续出现、恶化。

然而,港府当下因为抗击疫情的需要,已经暂缓了修补社会撕裂的相关工作。其做法虽可谅解,但也需要知道,只有真正地正视问题所在,才能有效地修补香港社会的撕裂。只有找出冲突的成因,并有效地化解这些冲突,香港社会才能重回正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