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蓝丝谁是狗 谁又在弒魔路上成为恶魔

撰写:
撰写:

近期,香港两名泛民主派的区议员在自家办事处张贴了“蓝丝与狗不得入内”、“不为蓝丝提供任何服务”等标语,引起建制派支持者不满,不仅传讯息给两位区议员辱骂、恐吓,更号召约30人前往其办事处抗议。双方因此爆发激烈口角及肢体冲突,待警方到场后才稍做平息,但事件发酵后仍余波荡漾,黄蓝间的撕裂与鸿沟似乎永无抚平之日。

不论对这两位区议员如何愤慨,都不应做出恐吓、破坏、甚至人身攻击的举动,建制派的支持者有许多抗议或表达不满的方式可以选择,但此种作法已与他们口中所称的“暴徒”无异,这点固然无庸置疑。但两位泛民的区议员,一边喊着“光复香港”、“追求民主自由”,另一边却贴出“蓝丝与狗不得入内”,不禁让人感到既唏嘘,又讽刺。

两名泛民区议员在办公室内贴出蓝丝与狗不得入内的标语,引起建制派支持者的不满。(网上照片)

区议员身为民意代表,可不可以只服务支持他、或是与他立场相近的选民?从政治现实来看,政治人物在面对争议问题需要决策时,当然会更偏向与自己的支持者相近的立场。例如因支持同志婚姻当选的民代,在投票时当然会更偏向同志的立场;以改善劳权当选的民代,自然也会提出对劳工有利的政策意见,这并不代表不重视另一方的意见,而是对投票给他的选民负责,只要不流于无理的民粹,相信不会有人对此有异议。

但两位泛民的区议员并非在政策层面倾向其支持者,而是直接否定了非支持者的选民身分,理直气壮的显露出“不是我的支持者,我不必理睬”的姿态,完全忘记身为公职的区议员,领取的是不分黄蓝民众都有缴纳的公帑,建制派的支持者没道理得不到他们应有的服务。况且身为地方民代,这样的举动究竟意图反应何种民意?是要反映他的支持者有多讨厌蓝丝吗?除了加剧社会对立之外,这究竟与他区议员的工作内容及职责有何关系?抑或此些区议员真心认为,那剩余四成未投票给他的选民不在他们“光复香港”的行列中,因此“都不算是香港人”?在将陆港做出区隔之后,现在连香港人都要做出谁高谁低的区隔,这难道是“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的具体表现吗?

从香港人最喜欢学习、观摩其政治文化的台湾为例,蓝绿双方的政治撕裂与纷扰同样剧烈,不同阵营间的相互叫嚣谩骂实属稀松平常,每个政治人物在选前也都有其诉诸支持的主要对象。但一旦选举结束,每个人都会强调“服务选民不分蓝绿”,且大多数人也都确实能做到。

台湾政治人物服务选民时不会区分其政治立场。(谭英瑛/多维新闻)

尤其是较不涉及政治、意识形态等议题的地方民代,在地区事务的服务力度上不会区分蓝绿、更不会先过问民众的政党取向才决定帮不帮忙。就算真的遇到与其立场相左的情况,也只会客气的委婉拒绝,从一开始就拒绝服务的可说是少之又少。因为他们深知,政治风向不会永远有利于你,这次选举是顺风,下次很有可能变成逆风。而每次的服务都是扩展票源,与不同立场的选民沟通、争取其支持的机会,大多数民代都会尽力把握。

有些泛民的团体及支持者会反驳,选举中少数人士不被重视很正常,只要那些民意代表有信心下次选举不会因此输掉,看不出这样的作法有什么问题。此种说法不禁让人怀疑,香港人在追求所谓的“民主”之前,究竟如何理解民主?是否只要票数够多,就能对那“少数的四成人”不闻不问,甚至公然“以狗相称”,就只因为获得了“六成民众”的支持?

在政治思想中对于民主政治的多数决都多有保留,也因此设计了许多规范机制加以制衡,因为多数绝不代表真理及正义,民主政治下的多数暴力在“民意”的神主牌前,可能变得比专制独裁更加难以制衡。且若多数便代表了真理、便毋须理会少数人的需求及声音,那建制派在立法院内一向占有多数,许多泛民认为不合理、不应通过的法案,建制派的支持者是不是同样能以多数自居,而认为少数席次的泛民及其支持者根本不需要被尊重?

在现有政治体制下,建制派在立法会内仍占多数。(AP)

很些人会说,香港的立法会是因为制度不公,才导致泛民虽然占有主流民意,却始终在席次上屈居劣势,因此只能以其他方式表达香港的“主流意见”。香港的立法会选制对泛民不利是事实,但这样的说法同样沦为“多数就可以不用理会少数”的论述。这些人又是真的认为政治多数就代表了真理,还是其标准总随着政治取态而变动?

台湾的立委选制相信在泛民眼中应足够公平,但在2014年,泛蓝阵营在立法院113席中占了70席,比现在的民进党还多。但当国民党意图强行闯关《两岸服贸协议》,造成之后爆发太阳花学运时,泛民的支持者们是否同样认为在“公平的选举制度下”选出来的“多数国民党立委”代表了正义?是否依然认为少数意见不被待见极为正常?抑或在此时少数意见又变成了抵抗威权的正义之士?

建制派支持者对两名泛民区议员表达强烈不满。(余俊亮/香港01)

民主当然不该是多数者便能为所欲为,港府向来以为只要在立法院内数够票,有建制派的多数支持,就能无视社会的反弹声浪,才导致此次反修例抗争的爆发,很多政策上忽略了社会各个角落的真实心声与担忧,这点港府与建制派都责无旁贷,也是其一直以来为人诟病之处。

最令人惋惜与感伤的是,自从反修例抗争以降,泛民的抗争者们为了改变、甚或推翻他们看来如同“魔鬼”般的港府、建制派乃至中央,却在过程中慢慢变成了魔鬼、变成了他们原本最讨厌的模样。很多人会说,政府的回应已经让香港人觉醒了,知道原本的方式是没有用的,但这是否代表了我们可以放弃原本抱持的价值理念,甚至为了达成所谓“民主自由”的目的,而让自己离“民主自由”的价值越来越远?更现实的问题是,变成你眼中的魔鬼过后,就能打败魔鬼了吗?

成魔之路,总是发生在所谓击败魔鬼的路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