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反修例】对话港府智囊:香港最坏的时候已过去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香港方面的防疫工作尽管获得了国际舆论的普遍认可,但仍然面临不小的压力。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日前公布新一轮防疫措施,包括禁止多于4人于公众环境聚集、规定食肆的顾客人数同一时间内不得多于座位总数一半,以及下令戏院、桌球室等六类场所停止营运两周。

时下的香港不仅面临治理现代化的考验,更需要思考自身的发展道路该怎么走。近三个月来看上去疫情让“反修例运动”趋于平静,但近日香港街头再次出现因为抗议示威而引发的暴力冲突,说明反修例风波的根源尚未解决。“一国两制”应该如何发展仍然是香港首先需要探究的重大课题,而对于这一问题的思考,也必须放在已经被疫情深刻影响而加速转变的国际格局的大背景下。多维新闻日前采访了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就疫情对香港的影响、未来“一国两制”在香港走向等话题进行了对话。

多维:目前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都面临疫情的冲击,从香港的防疫举措及港人的反映来看,你认为这场疫情让香港的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经历了怎样的考验?

刘兆佳:疫情的形势还在不断变化中,疫情爆发初期很多香港人对特区政府充满不满和怨气,认为港府采取的措施不到位、反应太慢等等。此外因为过去大半年香港社会逐渐累积的对于内地的敌意,但新冠肺炎在内地爆发后,有些港人乘机把矛头指向内地同胞和中央政府,提出要尽快封关,一些医护人员也以罢工来威胁,与澳门相比香港在口罩供应等方面又存在不足,引起社会上一些恐慌,让很多港人对特区政府更加不满。这些方面都对特区政府造成了冲击。

特区政府也因此被迫采取了一些比较严厉的措施,批评的声音才稍微减少一些。随着疫情发展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当新冠肺炎已经传播到全球各个地方的时候,香港人开始看到中国内地所采取的(防控)措施已经开始奏效,反而其他国家和地方陷入“水深火热”,很多国家也开始采取一些严厉的防控措施,很多还在仿效中国方面的做法,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大陆还主动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

所以现在看来,虽然很多香港人对于特区政府还有不满情绪,反对派也还在不断提出批评,但相比较之下,人们总体上觉得特区政府做的不算太差,还可以接受。当然疫情问题还没有解决,面对疫情冲击还要观察进一步的发展。当疫情全球蔓延后,香港人开始有了一些可以比较的标准,看到中国大陆的防疫举措受到国际社会的一些赞赏,对一些西方国家的做法也有蛮多的批评声音,加上不少香港人从西方国家“逃难”回到香港来,所以无论是一些国际机构还是很多港人自身,都会评价说东亚,包括中国、新加坡、台湾、香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做的都不错。

所以在我看来,特区政府在疫情方面的评价还在不断变化中,整个趋势起起伏伏,其中确实存在不满情绪,好在(特区政府)应对的不错,评价方面虽然依然不算太好,但已经不像疫情爆发初期那么差。

多维:很多观察者都很关注疫情与“反修例运动”之间的关系。疫情在中国爆发初期,外界看到香港的街头运动似乎戛然而止,好像疫情把矛盾和问题给稀释掉了一样。而近日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屯门、元朗等地还在零星的发生一些暴力示威,反对派的代表人物黄之锋也宣称街头抗争运动要在6月卷土重来。你认为疫情对于香港“反修例”真的起到了稀释矛盾的作用吗?

刘兆佳:不是这样的,那些认为疫情稀释矛盾的人比较乐观一点,而我其实并不那么乐观。

从表面来看,疫情本身把所谓的蒙面动乱、抗争行动的动力打断了,或者说减少了,当香港还面临疫情威胁,以及疫情所带来经济和民生的困难暴露的越来越明显甚至让香港陷入“水深火热”的情况下,这些人如果还要出来搞所谓的暴力行为,去做出堵路、破坏交通设施的这些行为,显然不得人心,不会得到其他香港人的同情。

但主张街头抗争的那部分人现在是被迫偃旗息鼓,不等于说以后不会卷土重来。当然,蒙面暴力运动在戛然而止后重新再回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少香港人也不太愿意看到暴力威胁这种东西再一次出现,特别是他们(在疫情的影响下)会有时间关注和思考未来几年香港的社会、经济、民生等问题该怎么处理,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对抗争行动、暴力行为会产生某种约束力。但这并不等于说街头抗争会完全停止,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香港始终有班人仍坚持斗争到底,这班人虽然越来越少,但他们一找到机会就会出来。这次疫情打乱、打断了他们的抗争行动,他们仍然希望延续抗争,令斗争动力不会完全消失。如果中断,想再继续下去就没那么容易,而且这些黑暴人物不是一个集团,参与的人数会减少,得到的社会支持也会随之减少。所以这些人还是会找机会通过一些暴力冲击来发泄心中的愤愤不平,就算他们不认为能够达到什么目标,也觉得有必要来做一些对抗性的行为。

疫情只是让香港的反修例运动进入表明上的平静期。(新华社)

刘兆佳:不过由于很快就会到立法会选举,各路反对派肯定都要参加这个选举,他们也需要找些议题来延续他们过去大半年来所取得一些斗争成果,他们要争取选票,不一定会把重点放在暴力示威的行为上,这个做法不一定对他们争取选票有利。

所以今后他们恐怕会为了选票而把精力更多放在其他类型的斗争上,把一些香港人对经济、社会、民生等各方面的不满,转化为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当然这个过程不一定会以放弃暴力的形式来表现,但可以预见斗争方式会更加多样化,街头斗争,议会斗争,特别是区议会里面的斗争,他们还是会不断制造一些斗争议题出来,但不一定把重点放在暴力行为方面。

各种斗争形式是一个分不开的整体,有人觉得暴力斗争不像过去那样频繁出现,就说明矛盾被稀释了?对这种看法我的确是有点意外。

多维:非常同意你所说的“斗争不会停止,只是斗争方式在不断变化”的判断。如果说疫情是一场危机,那么在“危险”的一面之外,也可能是一个“契机”,对于特区政府来说,“反修例运动”因为疫情影响而稍微走向缓和可能就是个契机,而反对派也一定想对此加以利用,希望在去年年末的区议会大胜之后继续在立法会选举上谋取更多席位。

刘兆佳:依我的看法,香港的民心、民意很难琢磨,而且变化很快。拿过去的经验来说,2003年因为“23条立法”香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在大游行、大示威发生几个月后,反对派在当年的区议会选举中取得大胜,情况就如去年区议会选举一样。但仅仅一年之后的立法会选举,反对派并没有取得明显优势,建制派还是能控制、主导立法会,然后2007年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胜,几乎收复了所有四年前的“失地”。

未来几个月香港民情的变化很值得留意,因为我认为这几件事是会对民意产生影响:

第一,经过过去这一年来动乱、疫情等折腾,某些港人对阶级斗争的态度出现一些改变,还会不会把阶级斗争进行到底呢?香港未来几年会面对相当艰难的经济环境,民生问题也会更为严峻,破产、失业、负资产,甚至治安都会出现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人是否还要继续追求“五大诉求”?是要将政治斗争放在首要位置,还是要放更多注意力在繁荣稳定秩序和民生健康方面的问题上?是否还希望看到暴力不断上升,政府管治权被瘫痪的情况?这方面部分港人已经有所反思,值得留意。

第二,我相信疫情本身虽然化解矛盾的作用很小,甚至还强化了一些香港人对内地的抵触、敌对情绪(因为很多人港人认为香港出现疫情是被内地连累,打击了香港的经济等等),但问题是整个国际格局看上去正在被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而改变。中国大陆现在基本控制住了疫情,援助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外交”取得了一些成效,而且香港人也看到西方国家在对付疫情过程中各方面弊端陆续出现,表现比中国差不少。西方国家习惯把人权、自由放在重要位置上,但当这些国家也不得不采取一些严厉防控措施的时候,同样需要对人权、自由做出限制,如果按照之前西方国家批评中国的标准来看,现在他们自己的做法好像也令人不太敢恭维。

疫情让香港民众对西方国家有了与以前不一样的认识。(新华社)

刘兆佳:西方国家一直在港人心中是文明及科学的代表,但面对疫情时,却缺乏作为及手足无措,甚至存在失职,白白浪费遏制疫情恶化的时机,以至于眼下疫情严重程度超过中国。这种落差暴露出现实中的西方国家与部分港人想象中的西方存在有明显差异。西方国家所标榜的先进的、全面的医疗系统,并非想象中的优越,人手和设施不足,态度相对松懈,对市民关心不够,这些都可能进一步打击西方的软实力,令他们的制度、价值观、治理方式,甚至领导人的才智和能力都备受质疑。

在这种情况下,香港过去对西方那种崇拜,那种依赖,可能会有所减少,当然可能仍然不欣赏内地这一套,但起码让港人对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制度对比,有了一些新的体会。从这个角度来说,港人对特区政府的工作也会有一些新的体会,特别是特区政府在防疫控制方面的工作跟其他地方比较,香港不是太差。全香港770万人口,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第二波疫情,只有几百人受感染,死亡病例也只有寥寥几个。

香港始终有一批崇洋媚外、吹捧西方、贬低内地和香港的人,这次疫情能让更多香港人认识到不要妄自菲薄,觉得特区政府和中央“一无是处”。所以港人虽然对特区政府心存不满,批评港府做事不够果断、步伐太慢,但是你不能说政府做的不好,而且与英国、美国相比毫不逊色,甚至要更好。这样的事实也会对民意可能的改变产生影响。

此外,反对派在这几个月里做了什么事情?除了批评之外,他们拿了什么建议出来?他们做了什么好事?除了不断在立法会、区议会里发动阶级斗争之外,他们还做了什么事情?

所以我想,香港的民心民意出现某种程度的变化是合理的,当港人开始重新思考香港的处境,思考西方价值观与中国的价值观,思考中国的制度,总有一些人会受到影响。当然是不是民心民意会彻底改变?肯定不会,不少香港人敌视中国、敌视特区政府的态度不可能马上转变过来,另外也不排除反对派对香港未来所面临各种经济危难去炒作,希望利用一些港人新产生的不满作为他们的政治筹码,这也很难说。

所以现在判断未来(香港民意)变化很不容易,其中有很多复杂因素。不过未来这几个月里,我想中央政府会对香港所面临的各种困难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也许会舒缓一下部分香港人对中央政府、对内地的一些抵触情绪。但总的来说,我觉得从政治形势的角度来看的话,香港最坏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但好的时候还没有到来,目前正处在这种微妙而尴尬的局面之中。

推荐阅读:

【经济纾困】为什么中国政府不直接撒“真金白银”

【中国经济重启】近思录:中国大规模经济刺激到来

【新冠肺炎·国家动员】中共如何在疫情中巩固执政合法性

【新冠肺炎·美国】白宫防疫透明度的最大障碍

【新冠肺炎】近思录:G20可以回答基辛格的困惑吗

【复工复产】春节后二度离京南下 习近平浙江行不同于武汉之行

汉堡王因“武汉肺炎”遭大陆网友扬言抵制 民众为何怒火中烧

【语汇入台】“拐点”到“萌萌哒” 语汇自然交流还是强势渗透

特朗普称把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就算不错 在复工问题上改口

末谈国是:蒋超良被免内幕 知情人首曝“闭门会”细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