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从被动到主动 中南海治港不会因台湾而变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香港方面的防疫工作尽管获得了国际舆论的普遍认可,但仍然面临不小的压力。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日前公布新一轮防疫措施,包括禁止多于4人于公众环境聚集、规定食肆的顾客人数同一时间内不得多于座位总数一半,以及下令戏院、桌球室等六类场所停止营运两周。

时下的香港不仅面临治理现代化的考验,更需要思考自身的发展道路该怎么走。近三个月来看上去疫情让“反修例运动”趋于平静,但近日香港街头再次出现因为抗议示威而引发的暴力冲突,说明反修例风波的根源尚未解决。“一国两制”应该如何发展仍然是香港首先需要探究的重大课题,而对于这一问题的思考,也必须放在已经被疫情深刻影响而加速转变的国际格局的大背景下。多维新闻日前采访了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就疫情对香港的影响、未来“一国两制”在香港走向等话题进行了对话。

多维:你曾表示你近期出版的新书《思考香港一国两制的未来》试图勾画出中央政府“新的一国两制”方针的轮廓,该怎么理解“新的一国两制”的“新”?

刘兆佳:一国两制还是中央政府长期坚持的国策,我在书中写了中央对港政策从被动到主动到主导,这个趋势不会变。当然,现在很难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假如出现了反对派控制立法会的情况,而且不改变对中央的态度,继续勾结外国势力,甚至要利用立法会瘫痪特区政府的管治,真到了这一步,中央会不会出手?如果出手,会采取怎样的放肆?这不光我很难做出预测,我想中国最高领导人目前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从整个中国发展脉络的角度来看,我不相信中央政府会放弃长期以来坚持的政策,反而肯定会让香港加强一国两制,不会让香港的一国两制以失败告终,也不会让香港特区政府管治权落到反对派和他们背后的外部势力手上,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事实上中央已经在加强防范香港出现上述局面,香港内部的反对派和外部敌对势力为了夺取香港,手段很多,特别是香港已经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美国正在利用香港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工具。我们已经能看到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上,中央为了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得到全面准确的贯彻,已经出台了一些强有力的计划,而且是带有“消防墙”性质的政治预警,不会害怕反对派或美国短期之内的各种威胁。

我在我的新书中讲到了不少国际格局变化的大背景,而随着中央对港政策由被动向主动转变,以及一国两制在香港内部的实践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的情况下,我相信中央肯定会更主动积极出手来做出整顿香港政治局面的行为,但具体内容我现在无法做预测。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从整个中国的发展脉络来讲,中央肯定会出重手来解决香港所面对的政治困局。

多维:从年初开始,中国政府中港澳系统的官员变动一直在进行,尤其骆惠宁、夏宝龙这些履新不久的要员,都给人以“高配”的感觉。你认为中央治港系统的人事变动对于整个香港问题的解决,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吗?

刘兆佳:这些人事变动应该说是贯彻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香港问题上“拨乱反正”的一部分,更重要的还是要看今后在治港问题上会出现哪些新的方针、政策、行动、措施。

我自己的想法是,中央一定有了一整套计划来面对香港的情况,我现在反而觉得香港的一些反对派好像还是对未来存有一些幻想,他们以为中国政府会害怕,惧怕美国的力量而不敢对他们出手,他们好像觉得中国政府还会因为忌惮香港过去一年多以来所累计起来的抵触情绪,而不敢对香港采取什么行动。我认为这是他们的政治幻想,低估了中央的决心与能力。随着未来形势的不断发展,他们会恐怕会觉得震惊。当然,我现在依然不能做出任何具体预测。

中国政府的治港思路已经由从前的被动转变为现在的主动。(AP)

多维:中央政府在思考香港一国两制未来的时候,某种程度上已经把香港一国两制方案与台湾一国两制的方案捆绑在了一起,习近平此前已经给出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你认为将台湾问题和香港问题放在一起考量,可以对一国两制的未来提供什么样的新思路?

刘兆佳:台湾的情况与香港有所不同,香港一国两制已经在实施当中,现在主要是把一些阻碍它全面实施的因素去掉,希望把它所产生的(负面效应)减少,就已经可以让一国两制在香港得以成功实践。这其中的主要方式还是压缩外部势力和香港反对势力在香港的政治活动空间,可以解决不少问题。

而台湾问题,具体来说一国两制在台湾究竟如何实施,按照习近平的讲法还是要跟台湾方面探讨,还有很多具体部分没有定下来,所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还处在与台湾同胞探讨的阶段。

不过现在看来,两岸统一的方式正在趋向于“武力”,这里的“武力”不是说真的要动武,而是比如说大陆的发展已经有压倒性的优势,加上美国越来越不愿意卷进两岸的冲突当中,台湾也会觉得自己在军事力量上也越来越难以抵御大陆的武力统一,在这种情况下,大陆不断对台湾进行经济制裁和外交围堵,台湾的谈判能力恐怕会越来越小,这意味着习近平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已经是台湾所能够得到的最好方案。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与两岸实力对比的变化,形势会对台湾越来越不利,所以我想一国两制在香港如何实践,并不会让中央对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有所改变。反过来说就是,中国政府不会因为担心一国两制在香港发生什么状况对台湾(两岸统一)产生影响,从而不敢对香港动手。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从中国政治来讲,香港在西方作用越来越小,现在主要是防御美国的介入。而在台湾问题上,大陆以压倒性的军事、经济等总体实力,终将“迫使”台湾必须要接受一国两制,当然在“迫使”的过程中,给予台湾的条件大概率会比香港要好,包括选举领导人、保留军队等等,也许会更宽松一点。

但台湾也面临很大的限制,时间越往后拖,台湾的谈判能力越弱,可能得到的一国两制的几大条件可能比上面说的还要更差一点,然后如果到了出动“武力”的阵势来达到两岸统一的目标,那台湾所能得到的条件会更差一点。现在我觉得中国政府处理香港问题跟处理台湾问题,分属于相对独立的动作,处理香港问题的时候不会把台湾因素放在太重要的位置上去考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