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中西】从疫情看港人想像与现实的距离


放眼全球国家及城市,香港是世界上绝无仅有中西融合的独特城市。香港人口近95%是华人,但曾为英国殖民地一百多年,让香港同时受到中国传统及西方文化影响。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与内地改革开放前的贫穷、落后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香港社会加快现代化进程,经济发展蓬勃,让港人醉心于西方国家及资本主义。时至今日,港人大多接受西方教育,思维普遍倾向西方价值观,认为西方是文明及正确的代名词。相反,内地纵使在改革开放后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但在许多港人已定型的认知里依旧是负面的同义词,少数狭隘极端的港人甚至将内地人标签为蝗虫。香港社会这一流行多年的二元分立思维,在眼下肆虐全球、戳破西方美好想像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面前,显得何等肤浅。

疫情下的中国和西方

2020年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反映疫情已达空前严峻的程度。面对这场世纪公共卫生危机,被许多港人标签化的中西方,各自应对及其成效不再是一句简单的“西方正确、内地落后”所能概括。

先来看内地的疫情防控,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疫情始发地湖北省武汉市,一般认为,疫情源于当地个别人非法交易和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这说明了内地虽然已经进入现代社会,但仍有不少人尚未摆脱落后的生活方式和卫生习惯,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存在明显短板。第二个阶段是从2019年12月底、2020年1月初出现人传人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期间确实存在隐瞒真相、压制一线医生预警、耽搁疫情最佳防控时间窗口等问题,相当程度导致疫情一步步扩散为严重的公共卫生灾害。但到了第三阶段,即武汉封城后,内地疫情防控有明显进步,效果立竿见影。内地一边果断决定对武汉封城、湖北封省,严防疫情扩散,将疫情控制在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之内,一边调集全国医护人员和防护用品全力驰援湖北省及武汉市,有效缓解了武汉的疫情,迅速降低了死亡率,逐渐控制疫情,在疫情肆虐全球之际,率先走出疫情危机。随后,中国又开始支援伊朗、意大利、日本、韩国、塞尔维亚等国家,派出医护人员或提供防护用品、分享经验。世界卫生组织多次称赞中国防疫表现,如带队到中国实地考察的世界卫生组织顾问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在2月24日的记者会上称中国的防疫措施已证明成功,他认为中国采取了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及最积极的防控措施。

3月25日,在中国武汉,两位购物的市民走在路上。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武汉正逐渐恢复“生活气息”。(新华社)

而曾被许多港人寄予美好想像的西方,反倒表现得让人大跌眼镜。当疫情在中国数个城市爆发而未扩散全球之际,不少港人认为,若疫情在西方发达国家发生,必定会妥善处理,不会演化为“全球大流行”。令人遗憾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在初期犯下了与中国类似的错误,白白浪费了中国以巨大牺牲为全球抗疫争取来的宝贵时间,导致新冠肺炎疫情非但未如一些医学专家预测的那样“只要中国控制了,世界就安全”,反而突然在全球范围内全面爆发,欧美国家的疫情严重程度已经明显超过中国。

以意大利为例,尽管当局较早采取管控措施,比如中断了与中国的直航,但忽略了交通高度互联、无边境检查的申根区,其实并未有效阻断病毒的扩散。而且当疫情恶化,达致每天死亡人数过百时,意大利政府才采取关闭学校、叫停体育比赛和封城等措施。即使如此,意大利政府的政策执行效果不佳,终让意大利成为全球确诊数字前三的国家,病死率大幅超过病毒始发地中国武汉。至于被一些港人视为精神家园的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一度提出冷血无情的“群体免疫”方案,让大部分国民暴露在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Social Darwinism)下,结果未曾想到,他自己反倒先中招,感染新冠病毒。美国同样如此,起初防范不当,准备不足,掉以轻心,以至于连病毒检测试剂盒都短缺,眼下美国确诊病例已经大幅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疫情新震中。针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防疫表现,中国著名生物学家、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评价称,“这次中国匆匆忙忙、被迫应战都制备了足够的检验试剂盒,而美英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居然没有做出足够本国使用的检验试剂盒,不是技术不行,而是有人失职。”在港人心中西方国家一直是文明及科学的代表,但同样被疫情暴露出许多严重问题,以至于眼下疫情严重程度远超中国。这种落差暴露出现实中的西方国家,与部分港人想像中的西方存在明显的差异。

2020年3月28日,在意大利罗马,为了防范疫情,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一个社区进行消毒。(AP)

贬中崇外遮蔽了理性

长期以来,许多港人一直对西方国家的种种抱有美好幻想,片面认为内地落后愚昧,远比不上西方国家。在香港青年人群体中流传着“宁做英国狗,亦不愿做中国人”的说法,其极端偏激情绪反映港人贬中崇外乃至媚外的严重程度。

以言论自由为例,许多港人一直认为西方国家优于内地的其中一个因素是“言论自由”,认为只有西方国家才能“畅所欲言”。事实上,这是港人对西方国家的错误认知。早前,香港民族党曾扬言不排除发动武装革命以争取“港独”,港府依法取缔香港民族党,不少港人认为港府乃至中央打压言论自由,认为同类事件在西方国家并不会受到政府干预。事实上,英国2016年有新纳粹组织在社交媒体赞扬枪杀国会议员的“白人至上主义”枪手,结果英国政府将其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并予以取缔。同类型的事件发生在西方,一些港人却奉行“双重标准”,狡辩西方国家的目的是反恐。

2020年3月26日,纽约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帮助一名刚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将一个物体放入生物危害袋中。(AP)

一些港人抱持二元对立思维而不惜背离事实,因而产生严重偏见。比如,部分港人一直排斥内地,眷恋英国殖民地时期的一切,甚至置基本历史真相于不顾,认为本质上是港督独裁体制的殖民地香港,才充分体现了“民主”,反将今天已经有相当民主成分的香港政制视为“假民主”。再如,今次新冠肺炎期间,当内地及香港均出现确诊个案后,有香港饭店在网络平台宣称只招待香港人,顾客下单时只限粤语及英语,不招待操普通话人士,却又补充欢迎台湾人光顾。这充分反映部分港人对内地人持有的偏见与仇视。而且当内地抗疫已见成效,出现大量康复患者时,港人的首个反应是怀疑中国又伪造新闻,可当同样情况发生在西方国家时,港人则齐声称赞其医疗系统先进。

不可否认,不论是防范疫情的初期,还是整体社会发展,内地都存在不足之处,尤其是港人在意的法治、自由、民主和人权保护,仍然是内地的软肋。对于中共来说,为了提升人民的幸福感,增强对香港乃至台湾的道德感召力、人文吸引力,自然应该不断祛除专制和人治。与此同时,许多港人对于内地的认知仍然停留于文革或“六四”时期,忽略了多年来内地的巨大进步和积极变化。而被港人寄予美好想像的西方国家,固然发展程度领先世界,有许多值得香港特别是内地学习借监的地方,但绝没有到尽善尽美的程度。今次疫情某种程度上是给港人想像的西方卸了妆,将西方同样存在的治理短板暴露无遗。既然如此,港人是时候以疫情为契机,反思过去多年逢中必反、西方国家最优的狭隘认知,不能先入为主地以为西方因有民主,就寄予不切实际地幻想,亦不能因中国实行威权体制便忽略了内地的进步,不以狭隘意识形态立场为标准,而是应该放下偏见,破除心中的想像,以是其是、非其非的态度来认识世界。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