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个别香港公务员误了“23条立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4月4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颁布的30周年纪念日。这部在1990年由中国人大正式通过的关乎香港前途的法案,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原则,列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法律条文,并在香港回归之时即刻得到实施。

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近期的一篇公开文章在香港引发关注及讨论。(AFP)

一路走来,香港《基本法》整体运作良好,但它在落实中,的确也出现了不少争议。包括23条立法、中国人大释法、香港政改困局等风波,过去也曾不时浮现。

这些争议之所以会出现,既是因为当年的起草委员们在商议这部“香港小宪法”时,不可能如神明一般预见后来发生的事,也是因为许多香港市民对自身城市在九七之后的宪制地位,至今仍然有所误解,甚至一些政客还选择故意曲解。

由此衍生的是,近年香港大规模社会运动频现,从“占中”运动到旺角骚乱,再到反修例风波,都暴露出了“一国两制”已在香港遇到逆风,反映了许多港人对城市的定位、陆港关系以及香港《基本法》的价值,欠缺着最基础的认知。

更令人叹息的是,这些年来,一些香港年轻人甚至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否则他们又怎会挥舞港英旗,故意损毁中国国旗和国徽?

如今,香港《基本法》既然累积了那么多问题,理性之人都知道,负责任的做法当然是全面深刻地对其修正、完善,诸如将23条立法等悬而未决的事项尽快落实,以此才能巩固“一国两制”。如果再任由“混沌”状态持续下去,“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未来,又谈何行稳致远?

近期,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之际,通过互联网发表了文章。其表示,香港的“一国两制”已进入“50年不变”的中期,一些长期积累的矛盾逐步显现。他又表示,维护中国国家安全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核心要求,也是香港根据《基本法》必须履行的宪制责任。

很多港人看到这里,便以为这是骆惠宁公开要求香港政府尽快为23条立法的催促,一些反对派政客甚至借题发挥,以此攻击骆惠宁及香港中联办。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骆惠宁要求的全部,骆惠宁的原文是“只有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强化相应的执法力量,坚决防范和遏制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和进行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才能确保香港长治久安”。

这说明,骆惠宁是要求既立法(香港《基本法》第23条),又要有执行机制,而有了机制之后,还需要强化其在落实过程中的执法力量。

另外,骆惠宁在原文中提到的“法律制度”,又是否仅指23条立法,目前来看,也只是众人的猜测而已。事实上,骆惠宁所指,也可能是希望香港能通过现有《刑事罪行条例》内的一些反对叛乱煽动、侮辱国家主权、鼓动外国势力入侵的法律条文,来达到打造相应法律制度的目的。因此,个别香港政客盲目给骆惠宁“扣帽子”的做法,实属不妥。

而不可否认的是,如今,23条立法已经成了一个长期困扰香港的议题,落实起来更是阻力重重。香港《基本法》第23条条文早就规定,港府应就此“自行立法”,但并未提及,如果港府没有这样做,应该如何跟进。的确,这是香港《基本法》的不足之处。

由此,一个现实问题因此产生,那就是,作为中国领土一部分的香港,为什么任由国家安全的漏洞持续存在二十多年,而迟迟未能填补?这之中,最大的阻力又来自谁?

很可笑的是,事实上,这最大的阻力并非来自一般人认为的香港“黄丝”反对派或是街头抗议的那些港人,而是来自香港政府内部的不少公务员甚至是不同层级的官员,尤其是那些在九七回归之前进入香港政府,至目前已经身居高位的人,他们最懂官僚政治的形式主义文化,最会耍一些小伎俩去敷衍北京方面的重大决策,也因此,这些人根本不会真正去实践骆惠宁要求的“履职担当”,他们才是23条立法在香港得不到推进的真正阻力。

你若不信,又如何解释,反修例风波持续到今,多少香港年轻人因受煽动酿下暴力错果,可又有多少“黄丝”教师借着学术自由的幌子得到了官方庇护,而不是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近期甚至有则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香港政务司司长办公室一名男助理文书主任因在反修例风波期间涉嫌参与非法集会被捕,堂堂港府的高级公务员,下班后竟然参与街头暴力并戴上面罩袭警,你又怎能指望这样的人去落实23条立法?

不仅如此,从目前香港政府内部的现状来看,从上至下,绝大多数的公务员都是在香港回归前接受英国人行政训练的。这些人自诩精英,极度崇尚英语文化和西方制度,不少人都在西方国家买房置业,又或者其子女乃至家人早都手拿外国护照,待将来自己退休后便可全身而退,到西方颐养天年。也因此,像这样的人,他们是格外忌惮西方政坛对自身的看法及反应的,对于香港社会的大事小情,反倒是倍加爱惜自身羽翼。

如此看来,对于这样的公务员,香港大众和北京方面又该如何相信,他们有鞠躬尽瘁为港谋发展的政治初心呢?

正是有这些只怕惹恼华盛顿和唐宁街,却对北京治港阳奉阴违的香港精英,让人很难不悲观,骆惠宁的再三苦口婆心,可能最终又只会像那句“履职担当”的提醒一样,沦为个别香港公务员的“耳旁风”,更遑论在现实中看到进展。

这些香港精英的政治鸵鸟心态,在如今的香港,是绝对不可取的,因为这到头来,就只能是拖延和回避问题,祸延香港的未来。也因此,不能再让个别香港公务员继续耽误23条立法了,国安问题如不能被务实看待,香港的一切都只会虚幻依旧,“一国两制”之路未来亦将难以顺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