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小姐原来重复了47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过去已举办47年的《香港小姐竞选》也要为疫情让路。香港无线电视周三(8日)宣布因应疫情将停办港姐,表示历届港姐冠军会继续肩负起推广香港之使命。待疫情过去《香港小姐竞选》相信会复办,但这次停办也提醒了我们,女孩幻想自己当选“香港小姐”的日子或许已成过去,若问今日的女孩子,他们的梦想可能已变成“网红”、“Youtuber”了。香港的影视业是否适应到社会的转变,实在值得我们思考。

同样节目看了47年

近年TVB的本地节目质素参差,以今年停办的《香港小姐竞选》为例,去年收视是历年最低,节目外景以往惯常到欧美地区拍摄,在2018年时也变成前往西贡(香港)。当然西贡也很美,但对比过去的大规模制作,“香港小姐”予人愈做愈缩之感。而观众对节目的关注也不再如以往认真,近年甚至成为另类艺员训练班,得奖者往往成为TVB艺员,所谓代表香港成为亲善大使的意义,在观众看来反而排于稍次。

港姐曾经是香港盛事,冠军被视为代表香港的亲善大使;港姐也是跻身影视行业的途径,能获合约拍剧或参与节目,诞生赵雅芝、张曼玉等影后。但时代在变,港姐是否仍承载这种意义,已不无疑问。近年也有港姐冠军选择不签约,打响名堂的方法更是众多,YouTuber只是其中一例。这是电视业界的转变,还是社会环境的不同?或许两者皆有,是香港整个影视产业未能追得上社会的步伐。本地的影视业发展,政府、通讯局甚至电视业界都应以宏观的创意产业发展的角度看待,而非只依靠个别电视台的旧有优势。

电视台与创意产业

港姐少了人关注,在时间上与电视业界的转变同时发生。从主观评价来说,不少人评批无线剧集如广播剧,观众合上眼睛,演员连“煮一碗面”等人所皆见的情节都会如实读出,内容欠缺深度。在客观形势来看,市民的娱乐习惯已改变,不少人追看韩剧、Netflix、爱奇艺、YouTube等。曾经在香港市场独大的TVB股价走势节节下行,或多或少说明了社会的看法。

TVB失去进步动力,部份源于本地电视竞争有限。由1960年代开始,香港逐步踏入电视的战争时代,丽的电视、无线电视、佳艺电视等电视台先后进入本地市场,《狂潮》、《变色龙》等剧,以至《欢乐今宵》到今日仍时有所闻。不过随佳艺于1978年倒闭,1982年丽的易名“亚洲电视”,结果正如今日所见——亚洲电视欠薪及不获续牌,HKTV牌照申请不获接纳,TVB继续一台独大。

剧集要出色 竞争不可少

“一台独大”曾经有正面意义,意指TVB的收视怎样也有保证。但近年一台独大的恶果逐渐浮现,在缺乏足够的市场竞争下,影视产业难见进步。十年前剧集收视动辄30点以上,今时今日单以电视首播为例,20多点已算收视高企。即使计算跨平台收视,肯定也不复当年勇。广告客户的选择最诚实。上月TVB公布电视广播的广告收入减少22%,这既可能有社会运动的影响,但也与电视节目风光不再有关。现在不少市民宁看YouTuber,也不会收看电视节目,挑战之大可想而知。

年复一年的《香港小姐》或许已成港人习惯,下年继续拍外景、影泳衣,在目前竞争有限的环境里,当然还可以维持。但正如其他电视节目一样,如今要停办一届的港姐也要在适当时候反思定位,长远而言希望为市场及社会带来什么。甚至电视台能否带领香港本土节目斗赢日韩、打出世界?香港的影视娱乐曾经风靡亚洲,如今已经无法再“食老本”,在中日韩文化输出下敬排末席,怎能不叫人唏嘘?虽然现在的HKTV已经不是TV,但政府应该提供便利的营商环境,鼓励更多人参与创意产业,通讯局以及行政会议将来应检视发牌安排,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对业界发展更是责无旁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