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大治港部门亮剑的真命题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早前以“答记者问”形式,谴责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的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滥用权力,借程序问题恶意拖延,质疑郭荣铿和其他泛民主派议员违反就职时作出的誓言,更可能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两办”如此高调表态,相当罕见,从泛民的反应不难看出他们从中嗅出极浓的火药味,甚至断定中央会有强硬后着。

“两办”当然不是无的放矢,这次举动其实早已有迹可寻——自去年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表明要健全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权”的制度以来,中央调整治港体系的动作不断,如果说中共的官方话语让港人如雾里看花,现在也该看得清楚一些了。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内务委员会确是立法会维持运作的关键组成部份,当中央明确指出其所看到的乱局,泛民除了感受到“威胁”,又是否真能理直气壮回应,而非仅以顾左右而言他的言辞闪避?

立法会是否正常运作?

在香港的政治体制下,立法会内务委员会负责“审议已提交立法会的法案,以及在立法会会议席上提交省览或提交立法会批准的附属法例”。立法会能否发挥“立法”的宪制责任,内会能否有效运作十分重要。然而,内会自去年10月起合共开了14次会议仍未选出正副主席,致使许多法案无法处理,包括牵涉民生的《2019年职业退休计划(修订)条例草案》、《2019年强制性公积金计划(修订)条例草案》、《2020年性别歧视(修订)条例草案》,等等。倘若法案积压是源于难以克服的技术障碍,那尚且可以谅解,但今次的情况是因为泛民“拉布”试图阻止《国歌法》通过,明显属政治操作。

郭荣铿坚称没有违反《议事规则》和《内务守则》,但是否毫无可非议之处?《基本法》订明立法会是香港的立法机关,郭荣铿拖延内会选出正副主席究竟是便利,还是阻碍立法会履行宪制责任?“两办”冲着“拉布”发声,当中“有违宣誓誓言”、“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字眼更令泛民质疑中央上纲上线、密谋DQ。从郭荣铿本人与泛民阵营人士对“两办”声明的回应,说明他们心里其实很清楚中央有不少手段。然而,他们不接受中央的“强权”,但当自己也是“得权不饶人”,又如何理直气壮地指斥中央行使权力?

权力该怎样使用?

中央在去年中共四中全会上对香港提出不少要求,确认了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这实际上是在理顺中央和特区的关系。骆惠宁“空降”中联办、夏宝龙接掌港澳办是理顺关系的两步棋,其他举措必然陆续有来,包括“两办”今次强硬表态。令人担心的是,泛民似乎并未认真对待北京对理顺“一国两制”宪政关系的决心及一再表明的“底线”。

郭荣铿回应“两办”时称“就算赶走我,下一个(选举程序主持)是涂谨申,再下一个梁耀忠”,反映他不打算改弦易辙,若果真的如此,只会令泛民和中央处于硬碰硬的境地,应了“两办”所警告的“政治揽炒”。无了期的政治对抗不是香港的出路,在立法会进行理性辩论当然必须支持,但毫无意义地燃烧时间,只会辜负代议士的身份。因此,大家应该摆正心态,不应把立法会当作无谓斗争的场所,令香港继续空转。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