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立法会内会陷死循环 各界探讨如何破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停摆半年,由2019年10月起,内会已召开14次会议,仍未能选出主、副主席,对立法会事务造成严重影响。担任正副主席选举主持的公民党立法区议员郭荣铿成众矢之的,连日来被港澳办、中联办、港府及建制派议员抨击,并警告他或有机会违反誓言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在港澳办及中联办未发文批评前,特首林郑月娥早已特别向郭荣铿点名批评。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召开第13次特别会议时,泛民主派“如常”瘫痪内会运作。当时,林郑任命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接替已届法定退休年龄的现任首席法官马道立。但大法官的任命需经过内会处理,为此,林郑特别指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指他身为大律师,应该比其他议员更清楚明白司法制度的重要性。

特首林郑月娥认为,对内会最好的解决方法是立法会自我纠正。(HK01)

对于林郑的批评,泛民主派未有多加理会,仍然在内会“拉布”。由于内会瘫痪情况已持续半年,港澳办及中联办不得不发文批评泛民主派。港澳办发文指,由于主持立法会内委会主席选举的议员和部分泛民主派议员滥用权力,借程序问题恶意拖延,致使内委会在近6个月的时间内仍无法选出主席,严重影响立法会的正常运作。港澳办直指,部分泛民主派为了谋取政治私利,罔顾公众利益,采用卑劣手法瘫痪立法机关运作,所为令人质疑有违有关宣誓誓言,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中联办亦指,泛民主派议员应恪尽职守,急市民之所急,不应为一己政治私利,损害公众利益,阻碍立法会的正常运作。

当港澳办及中联办发文后,林郑在记者会亦再度批评,认为港府在过去半年一直有采取行动劝喻立法会返回正轨,但泛民主派漠视港府,仍然阻碍港府工作。林郑认为,对内会最好的解决方法是立法会自我纠正。

虽然各界接连批评泛民主派及郭荣铿,但泛民主派未有半点退让,更坚持“拉布”是合乎议会程序。因此,预计泛民主派会持续“拉布”,而林郑提出的自我纠正大多不会实现。为让立法会内会尽快回复正常,各界一直讨论可行的解决方法。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原主席李慧琼向全体立法会议员发信,希望议员能就内会情况提交意见及建议。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指,可考虑立法会前秘书长吴文华的建议,在内会未选出新主席前,由原主席安排内会议程,并先处理立法会事务,将主席选举排到议程最后。

表面看,内会确实陷入死循环,但实际上各界仍是方法破局的。现时内会情况混乱,但有六个方法可解决困局,不过这五个方法各有短处,更有机会带来负面影响。第一,根据《基本法》第79条,立法会议员如因行为不检或违反誓言而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谴责,立法会主席可宣告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立法会可对郭荣铿提出不信任动议。不过现时泛民主派议员的人数多于三分之一,预计难以通过。即使郭荣铿被取消议员资格,都会由议员年资最资深的涂谨申补上,而涂谨申后亦有泛民主派的梁耀忠。因此,这个方法可行性机会十分低。第二,立法会可修改议事规则,检讨选举主席程序。但修改议事规则程序需时,难以解决现时困局。

第三,建制派议员可提出紧急议案,例如暂停执行所有议事规则,由秘书处主持选举。不过,建制派议员仍研究此举是否可行,而此举更有可能影响建制派在2020年9月立法会的选情,有可能“因小失大”。第四,港府或建制派议员可入禀法庭,控告郭荣铿并取消其议员资格。不过此举诉讼费高之余,亦有可能令香港社会再度出现大型反港府浪潮。现时,香港刚回复平静,相信港府及建制派均不愿冒险。第五,内会主席李慧琼自行退选,不竞逐连任,便可取代郭荣铿主持选主席程序。不过,有立法会法律顾问指,由于选主席程序已经展开,现时22名泛民主派议员已报竞选内会主席,即使李慧琼退出竞逐连任内会主席仍难以推翻之前的程序。第六,泛民主派难以在议会一直“拉布”,终有被“剪布”的一天。为达到双赢,泛民主派亦可与北京及建制派进行沟通。虽然在修例风波后,泛民主派与建制派能合作的机会率很少,但政治从来是妥协的艺术,沟通这方法无疑是代价最少,对香港最有益的方法。

因此,上述六个方法是否可行,仍需港府及建制派进一步探讨及计算后续影响。事实上,在内会死循环中,泛民主派的责任最大。作为立法会议员,为民服务及争取福祉责无旁贷,泛民主派议员应早日临崖勒马,将港人民生事务放于首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