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中联办】中联办澄清定位背后是香港社会的普遍误解

撰写:
撰写:

由于泛民主派在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持续“拉布”近半年时间,让立法会内会事务完全“瘫痪”。中国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简称两办)在2020年4月13日罕有就事件发稿,强烈谴责主持会议的公民党郭荣铿和部分泛民主派议员,指他们有违宣誓誓言,或构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两办”的发文引起香港社会及政圈热议,泛民主派认为中联办是违反《基本法》,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相反,建制派则认为港府及外界多年来对中联办有误解。

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香港的示威浪潮好不容易停顿下来,社会逐步恢复平静。不过,“两办”发文事件再度引起社会回响,倘若不能消除误解,甚至有机会引起新一轮的示威浪潮。港府有责任亦有义务,向港人清楚阐清中联办及《基本法》22条的关系及定位,一方面免让中联办被外界误解,另一方面免让香港社会再度陷入混乱。而港人在这时,亦先应抛开歧见,全面及理性了解中联办,以免让情绪盖过理性。

港府在过去多年确实对中联办的定位存在“误区”,让普遍港人对中联办同样有错误的解读。 (HK01)

“两办”发文引起的最大争议在于,中联办是否受《基本法》22条规管。 《基本法》22条主要是指,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务不受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干预的宪制性条文。

自中联办发文批评泛民主派后,泛民主派一直指中联办此举是违反《基本法》,属“干涉”香港内部事务。中联办反斥,香港的高度自治并非完全自治,港府享有的高度自治权,包括立法权,均源于中央授权,港澳办和中联办是中央授权专责处理香港事务的机构,不是《基本法》第22条所指的一般意义上“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因此,涉及中央与港府的关系事务,中联办关注并表明严正态度,是履职尽责的需要,亦是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权力。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为让港人更好理解中联办的定位,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由法律条文出发。香港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指,《基本法》除国防及外交外,有多项事务是由中国中央政府直接管理的,例如任命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批准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修改、解释和修改《基本法》等。而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选主席属香港立法会自行管理事务,但内会受阻碍,让立法会不能履行中央授予的职责,便由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务,升级为港府与中央的关系。其中,众多法案如《国歌条例草案》及附属法例未能处理。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基本法》把立法权赋予港府,而立法会是按照《基本法》行使立法权的机关。换句话说,干扰立法会的正常运作,有可能涉及阻挠中央授予的立法权在香港正当行使,因此内会的工作未必仅是香港的“内部事务”。

其次,根据中国国务院组织图,中联办并不是隶属于国务院下的部门,即不是属于“ 中央人民政府所属部门”。而国务院当年在香港将新华社香港分社更名为中联办时,采取的动作是“通知”港府,而非征求同意。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指,指“两办”是代表中央政府,获授权负责港澳工作,与一般中央所属部门不同层次。

泛民主派认为中联办是违反《基本法》,干预香港内部事务。(HK01)

而中联办被外界指“干预”香港事务最大的原因,正是与港府多年来未能全面掌握《基本法》有关。港府在过去多年确实对中联办的定位存在“误区”,让普遍港人对中联办同样有错误的解读。

回归后,港府就不同事务回应中联办在香港的定位及与《基本法》22条的关系,但答复未有统一口径,让中联办的定位仿佛在香港不同时期一直在转变。而这种“转变”便是引起各界争议的问题核心。 2007年,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在官方文件中指,中央政府根据《基本法》第22条设立的三个机构之一。 2018年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指,《基本法》第22条适用于中联办。

日前﹐港府三度发稿,当中的操作更是让事件进一步火上加油。港府先指中联办是中央政府根据《基本法》第22条第2款设立的3个机构之一,及后删去有关“第22条第2款”的字眼。其后,再补充称中联办“不是基本法第22条第2款所指‘中央各部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机构’”。港府一系列的操作不但反映政制局官员对基本法或有错误的理解﹐更让公众对中联办的定位存在疑惑,更让部分港人质疑中联办是否“干预”港府的声明。

香港回归多年,港府明显对《基本法》存在基本认知上的不足。受这不足影响,港人对中联办有错误的理解不足为其。对于香港社会平静多月再度出现争议,港府实在责无旁贷。为免香港因不必要误会,再次爆发大型示威,以及为修正港人误解,港府有必要先充分了解《基本法》第22条,其后再向公众作一次严正的解释,为公众释除疑虑。

事实上,在“两办”发文、港府三度发稿后,港人不满的情绪在一片争议声中不断发酵。泛民主派议员召开记者会,抓住港府短时间三度发稿的乌龙和港府过去多年在解释中联办定位时的自相矛盾,批评中联办“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直言香港“一国两制”消亡。同时,香港社会正酝酿一股反中反港府的情绪,示威浪潮或有机会重燃。

经过修例风波及“两办”发文,社会对中央或港府存有情绪不足为奇,对于“一国两制”由消极转为积极的不适应是正常。港府首要的工作便是通过这时机,将原来港人误解的及未有全面了解的全都向港人清楚说明,以对话及法律基础减低社会的不满,让反中反港府情绪停下来。在修例风波及疫情中,港府的表现强差人意,让香港出现民生及经济困境,例如政府统计处估计香港市场失业率将恶化至4%,创9年来的新高﹐又如港府低估房屋需求,导致公屋轮候时间倍增。民生及经济上的困境,让社会再度充斥不满情绪。

为免争议进一步发酵,港府释除疑虑可说是刻不容缓。当然,社会中反中反港府的情绪不会一时三刻便完全消失,需要耐性,持续努力化解。在香港“一国两制”转型的过渡期中,为避免激起一些港人的逆反情绪,再度酿成“占领中环”及修例风波之类的事件,港府乃至整个治港体系,要注意香港社会的民意变化,学会让港人适应积极“一国两制”的到来,帮助市民更加理性地认知中联办地位,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