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办连发三稿斥泛民 郭荣铿或被取消议员资格

撰写:
撰写: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因泛民主派“拉布”持续半年,未能选出正、副主席而停摆,更影响立法会立法及审议等工作。而泛民主派“拉布”的目的​​是让《国歌法》不能在今个立法年度通过。

连日来,中国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简称“两办”)、港府及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均发文斥责泛民主派“拉布”的行动。其中,主席内会工作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更成众此之的。而“两办”向泛民主派发文一事,更在香港引起《基本法》22条争议。 《基本法》22条主要是指,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务不受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干预的宪制性条文。

对于内会眼下的停摆困境,在立法会占多数的建制派同样有很大的责任。(HK01)

因此,泛民主派认为“两办”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更指时任内地及政制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曾在2018年指,《基本法》第22条适用于中联办。对于连串争议,特首林郑月娥在2020年4月21日召开记者会,承认港府在回归后对这件事的看法不一致亦不透彻。但现时港府立场清晰,就是中联办有权代表中央,就港府管治及日常事务行使监督权,若外界将中联办视为“干预”便是别有用心。不过,争议未有因港府严正声明而完结,泛民主派更指香港“一国两制”已变为“一国一制”,扬言不会妥协。

为早日让立法会恢复职能,港澳办再发三稿,指中联办有权力及责任行使监督权,更特别点名郭荣铿及部分泛民主派议员瘫痪立法会内委会,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证据属铁证如山。港澳办指,立法会议员就任时,须宣誓定当拥护基本法和拥护中国,而泛民主派议员就任时亦作过宣誓。但在泛民主派议员故意拖延下,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延耗了6个月,多达14条法案不能及时审议,超过80条附属法例在限期届满前得不到处理。港澳办指,《国歌法》立法是香港立法机关应尽的宪制责任,但部分泛民主派议员敌视国歌法及滥用权力,令人质疑是否真认同“一国”原则,斥责蓄意违背誓言、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泛民主派将港澳办发稿视为“最后通牒”,内务委员会将于4月24日再度举行会议,泛民主派估计若这次会议仍未能选出主席,郭荣铿很大可能被刑事检控及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对于“最后通牒”,郭荣铿指,相信香港人明白中央要采取全面管治权,彻底打破“一国两制”,更指如自己在议会行使职务或选择反对某些本地立法,是违反誓言及“一国”原则的话,相信立法会已变成香港版的人大。

对于港澳办发文,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指,中央认为香港形势极为险峻,表明强硬态度,并清楚列出议员及公职人员资格,目的是确保国家安全。

由于泛民主派态度强硬,预料郭荣铿在4月24日的内会会议将继续“拉布”,郭荣铿被取消议员的机会很高,但这并不代表泛民主派“拉布”一事完结。原因是,即使郭荣铿被取消议员资格,接任主席会议的同样是泛民主派议员涂谨申及梁耀忠。因此,泛民主派将可继续“拉布”,除非同样取消涂谨申及梁耀忠的议员资格。

对于内会眼下的停摆困境,泛民主派当然是责无旁贷,但在立法会占多数的建制派同样有很大的责任。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指,“两办”就立法会内会情况发表意见,对象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原因是,建制派议员在过往半年对内会瘫痪似乎并不关心。

事实上,在“两办”发文前,建制派议员确实未有大太力度解决内会困境,建制派更被外界形容为默许泛民主派“拉布”。相信建制派未有大力阻止泛民主派“拉布”的原因很大可能与2019年区议会选举大败有关,担心在这时与泛民主派爆出争议,有可能影响2020年9月的立法会选情。因此,“两办”发文同样是向建制派议员发出警号,提示建制派有责任解决困境,而非持事不关己的态度。

因此,建制派首要考虑的不应是立法会选情,而是解决内会困境,将立法会拉回正轨。而泛民主派确实要反思“拉布”行动,是否有履行议员责任。距离内会会议尚余2天时间,两派实在应加强沟通及妥协,让立法会早日回复职能,共同为港人谋福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