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的是革新者而非“醒目仔”


香港特区政府问责班子大改组,五名政策局长被换,惹来各界热议。问责官员人选变动,社会总期望他们能带来全新气象,助港府改善施政。然而,新人事甫上任已有“丑闻”,有新任局长被揭曾藉“首置”名义漏洞避税,个人操守因而成疑。香港深陷复杂的深层次矛盾,要走出困局,政府管治思维必须破格,问责班子若是只有在制度裹钻尽空子、榨尽利益的自利精英,寄望他们创新气象恐怕是缘木求鱼。

国务院周三 (22日) 公布五名局长新任命,引起的话题不少,除了原任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聂德权调任公务员事务局长之外,还有分别委任年仅43岁的许正宇及徐英伟为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及民政事务局长,创下历来最年轻问责官员的新纪录。许正宇为已故民政事务局前副局长许晓晖的胞弟,曾任地产商及银行高层、政府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助理秘书长、及驻京办政务主任等职位,去年获委任为金融发展局行政总监,为期三年。徐英伟亦曾从事银行业,在2008年加入政府出任政治助理,直至2017年升任劳福局副局长。另外,两名年轻局长均为政党民建联的成员,许正宇更是党中常委,现已正式辞任。

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许正宇。(HK01)

问责局长应“身家清白”

要说两名局长还有何共通点,就是他们均曾利用“首置”名义漏洞买楼避税。政府自2013年引入双倍印花税,直至2016年划一提高从价印花税,两者均豁免首次置业人士,即首置客可以原来税率购买其首个住宅物业。由于持有物业者只要利用近亲转让单位,即可回复首置身份,故此漏洞多年容许投资者借此避税。许正宇去年从其妻子陈妍妮手中“购入”跑马地两个物业各四分之一业权,前者现持有两个物业各一半业权,后者则回复首置身份,并于去年7月购入地利根德阁一豪宅,作价8,600万元,估计可避税552.5万元。徐英伟早年亦以相同操作,于2014年10月从妻子余沛欣手中购入九龙塘又一居单位业权,后者于同年11月随即用首置身份以1,700万于又一居购入另一单位,料避税127.5万。

避税不等逃税,利用政策漏洞减少税项实非违法,而且投资者以首置漏洞避税为通常做法,相较个人操守,政府政策或更应为纵容歪风负责。然而公众向来对问责官员操守有一定期望。当年非法僭建成为“梁唐”竞逐行政长官之位的关键,坊间一样有声音认为非法僭建实为豪宅常事,不应小题大做,然而问责官员作为政府领导层,清白廉洁是基本操守,唐英年亦正因如此才未能问鼎特首,想不到其对手一样知法犯法,惟被揭发为时已晚。纵使避税不至于违法,但有产、富有人士藉财技挪用首置优惠,也非问责官员应有品行。港府近年公信力每况愈下,市民对高官的信任本所剩无几,新任高官也曾蹚浑水,更是教市民唏嘘。

徐英伟掌管民政事务局。(HK01)

高官充满投机者?

两位新任局长的避税行为并非犯于出任问责官员之时,亦非涉及严重的利益冲突,相较过去梁锦松在增加汽车登记税前偷步买车、林奋强在楼市辣招出台前偷步卖楼,聂德权疑在放宽楼按门槛前偷步买楼,或许只为小事一桩。但当官员涉及丑闻常态化,不禁教人诘问港官人选是否别无更为“清白”的选择,甚或是本地精英的本质根本如此,即惯于为自己利益不惜钻探、游走制度空隙。然而要化解本地严重的深层次矛盾,需要的是具备跳出框架之破格思维的官员,惯于利用制度自利者能否助社会走出困局,实在堪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