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抗疫纾困措施尽益大企业 香港会否重蹈覆辙


美国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肆虐,全国各地政府颁布不同之居家及停市令,经济生产陷于停顿。对此低收入劳工及中小企收入首当其冲,面临失业及倒闭。为援助此批劳工及企业,美国联邦政府月初推出总值3,490亿美元之“薪资保障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以1%之低息贷款支援拥500名员工或以下中小企应付员工薪金、租金、贷款、水电煤等支出。计划推出短短13日便宣布干塘。本来计划受到欢迎该值得高兴,然而当公众得悉申请企业之内容,可谓全国震怒。

计划令人侧目之处,在于不少本来用以资助中小企之资助,最终竟然落入大企业手中。获得1,000万美元贷款之大型跨国快餐连锁店Shake Shack便成为众矢之的。Shake Shack于纽约证交所挂牌之,市值达17亿美元,日前也已经透过供股筹得了1.5亿美元,根本不愁会在此疫潮中破产,却跟其他中小企争夺政府资助,食相甚为难看。市值2.25亿美元之高档牛排餐厅集团Ruth's更借计划对受疫情打撃最严重之饮食及酒店业豁免,比Shake Shack获取多一倍、合计总值2,000万美元资助,成为所有企业之冠。

资助集中于小撮企业

其他不少企业,如汽车公司Nikola Motor背后受投资管理巨企富达投资及避险基金公司ValueAct资本之财力支持,更于上月初才公布与空壳公司VectoIQ之合并计划,如今也获得PPP的400万美元资助。煤矿企业Hallador Energy刚于上月解雇60名员工,依然得到1,000万美元贷款。生物科技公司Athersys周一(20日)公开招股,其市值更于今年升逾一倍,这次也获得政府100万美元拨款。据《金融时报》分析,共有83间上市企业借得合计3,300万美元,平均每间企业得到400万美元,比所有企业20万美元之平均金额高出20倍之多。

本来目的为援助中小企渡过难关的计划,最终却走形变样,沦为大企业的免费自助午餐,众多身处水深火热之小企业、非牟利组织、自雇人士却登其门而不入,自然引起舆论强烈反弹。加上本来PPP在内,总值二万亿美元之新型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 Act)中,便有另一项针对中型企业以上,总值5,000亿美元之纾困方案。大企业跟中小企争夺PPP之援助,根本讲不过去。加上此次透过PPP取得借贷之企业,不少皆为金融巨擘摩根大通之客户,令人质疑肥水是否最终又流向华尔街孖沙的荷包。

Shake Shack在众怒难犯之下,不得不宣布将归还其1,000万美元贷款,辩称未有预料如此多企业申请援助。Shake Shack主动还钱之举动或许为其公关灾难止蚀,但至今仍未有其他大企业跟随。美国总统特朗普声言会要求该批大企业还钱,财长努钦亦警告滥用拨款者将遭严惩。朝野两党又要求于下一轮3,000亿美元之拨款中,加设更多追加条款以防重蹈覆辙。申请者先到先得方式或可令大企业捷足先登,改变机制是否可行?抑或改用参议员桑德斯之主张,由政府向所有受疫情打撃之企业统一发放贷款?

港府早前推出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亦有“保就业”计划,支援各行各业打工仔。(HK01)

港府资助谁受惠?

美国PPP前车可鉴,特区政府早于美国联邦政府前便推出两轮合共2,875亿港元(1元港币约合0.129美元)之防疫抗疫基金,不少大企业及上市公司如时富金融服务集团、实惠集团、庄臣清洁公司、中原集团等或有意申请。然而此批大企业中,不少为上市公司,根本未有严重财困问题,部份如庄臣受疫情打撃不大,还有中原集团主席施永青称一定会申请资助,并称“政府无话过赚唔可以申请,如果赚唔可申请,即变相惩罚做得好的公司”。此思维跟防疫抗疫基金之初衷背道而驰,甚或予人滥用资助之感。

政府此2,875亿港元公帑要用得其所,贷款之对象应分缓急先后,对症下药。例如政府如何确认申请贷款之企业没有裁员或逼员工放无薪假,如何将或不合申请条件之自雇人士纳入援助范围之内,如何审查、确认、追究滥用机制之企业等细节,应有一套完整、公开、可行之准则,以免步上美国明益大企业,排挤中小企之后尘。目前800亿港元工资津贴的条件不包括禁止无薪假安排,而且只以3月份雇员总人数作“对数”,难以保证企业可获取过于所需之资助。种种漏洞已引来社会怨言,香港政府实须及早公布改善机制。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