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人不利己并非港政客为政之道


在中国港澳办与香港中联办高调开声炮轰之后,公民党议员郭荣铿周五(4月24日)第16次主持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选举正副主席的会议,结果与之前15次一样不了了之。一场本来毫不复杂的选举却如此不断虚耗,即便如何以议事规则辩护,却早已于理不合,如今其代价更是呼之欲出。郭荣铿或许自以为身处悲壮的斗争之中,但恐怕无法堂而皇之否认泛民主派几个月来只是为拖而拖。可悲的是,郭荣铿也许可从无意义的“牺牲”中保住一些个人光环,赔上的却可能是香港高度自治空间的压缩。

虽然郭荣铿没有明言,但其所属的泛民主派早就不讳言,利用内会选举程序“拉布”的目的是阻止《国歌法》本地立法。《国歌法》于2017年开始实施,同年11月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特区有宪制责任进行本地立法。作为议员,泛民主派当然有权对这条法例提出反对,但他们理应在法例恢复二读时慷慨陈词,而不是利用主持内会正副主席选举的机会,与郭荣铿唱双簧,玩弄议事程序。

周五在立法会议事厅内上演的,有如最近几个月一再重复的剧本。会议一开始,郭荣铿就要求议员对其党友谭文豪提出的议案投票,该议案内容为传召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出席内会会议,就容许警方进入立法会大楼执行职务的问题回应委员。建制派议员一如既往指责这项议案与会议议程无关,要求郭荣铿直接举行选举程序。最终会议再次在吵闹指摘中结束,而这个早在1月已提出的议案终于付诸表决,但尚余9项议案未处理。

我们常言己所不欲勿施予人,民主派议员过往经常指控建制派“有权用尽”,可当自己有权可用时,做法却与对方如出一辙,怎不令人叹息。更可叹的是,这一场“拉布”是在错误的场合上演——自去年10月展开新一届会期以来,郭荣铿主持的内会每次开会理应只有一项议题,就是“2019-2020年度会期内务委员会主席及副主席的选举”。本应简单15分钟的投票,泛民主派提出多项无约束力议案,而郭荣铿又任由各人发言,很多次会议甚至不限时,令一个简单的选举程序竟然花了半年时间都无法完成,无论如何都难以合理恰当。

建制派议员会后会见传媒,批评内委员主席选举主持人郭荣铿没按议事规则和内务守则处理。(HK01)

损人不利己的事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偏偏这场无止境的内会“拉布”就是损人不利己。“两办”近日高调批评内会停摆,令泛民感受到山雨欲来,然而抚心自问,在泛民眼里中央总是蛮不讲理,但“两办”这次就内会停摆向郭荣铿发炮,谁更理亏?本周二郭荣铿联同其他泛民议员回应“两办”施压时,大打悲情牌却难掩辩驳的苍白。

“两办”此次挑明了中央要对香港行使监督权,泛民也许如鲠在喉,但落到现在这个局面,难道泛民自身完全没有责任? 我们坚信香港必须实行“一国两制”,珍借香港拥有的高度自治,但香港的高度自治权由中央赋予也是不争的事实。香港要守护这个来之不易的特殊地位,不能只求中央克制,也要做好自己本份。特区政府与份属施政盟友的建制派能力低下,固然自毁“港人治港”招牌;只懂沉溺于政治抗争的民主派,何尝不是在伤害香港社会的利益?

我们曾经呼吁建制派挺起腰骨,据理力争维护香港价值,而非一味做政治附庸或无视社会矛盾的鸵鸟。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本来就是有能力也有权力化解内会乱象的人,如今却躲在暗处逃避责任。对于泛民,我们也希望能够承担责任。香港绝对不应该继续困在无意义的政治吵闹之中。从政治现实看,无视香港宪制地位去挑战中央底线,更是作茧自缚。随着“两办”批评内会“拉布”,民主派打定输数认为郭荣铿会被DQ,最终若果中央出手,也只是再一次证明“一国两制”里“一国”为根。可是,中央每一次出手,泛民的从政空间只会缩窄,这并不一定是香港之福。难道当那一刻到来时,又再怨天尤人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