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骆新局】香港情势到了非“揽炒”不可地步吗


香港自2014年爆发“占领中环”后,社会初现分裂趋势,部分反中反港府的港人以“黄丝带”自居,而支持港府的港人则选“蓝丝带”作为代表。由2014年至修例风波爆发前,社会虽有“蓝黄”之分,但当中撕裂的情况仍不算严重。在2019年,修例风波爆发,社会急速撕裂,“蓝黄”对立情况激增,少数“深黄”人士越来越激进,频繁诉诸暴力,提出“黄色经济圈”,“暴力揽炒”、“经济揽炒”之说开始兴起。

最近,由于泛民议员接连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恶意“拉布”近半年时间,让内务委员会停摆,被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简称“两办”)批评为“政治揽炒”。其中,港澳办发言人称:“一些反对派议员为了谋取政治私利,却罔顾公众利益,采用卑劣手法瘫痪立法机关运作,这种行为无异于‘政治揽炒’”。中联办发言人表示,“必须清醒认识少数反对派议员‘只破坏不建设’的本质,其破坏行径是与‘暴力揽炒’‘经济揽炒’相呼应的‘政治揽炒’”。这一罕见表态既侧面说明新任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和身兼港澳办副主任的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已经开始打开治港工作新局面,更让人可以在此之际去重新认识“暴力揽炒”、“经济揽炒”和“政治揽炒”。

“揽炒”暴露了香港自港英殖民时期以来累积的各种深层次问题。(HK01)

不可否认,“揽炒”想法反映了一些港人对香港现状的不满。而这种不满尽管充满情绪化,缺乏理性,甚至是在被仇恨支配,但确实反过来暴露了香港自港英殖民时期以来累积的各种深层次问题。对于这种问题,不论是代表北京行事监督权的“两办”,还是港府,都应该有深刻认知,积极推动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进行结构性改革,从根本上化解各种深层次矛盾。但与此同时,香港现状绝未到非“揽炒”不可的地步,在《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允许范围内和平理性地解决问题,依然是最优解。借用德国哲学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一句名言“当与怪兽搏斗时,千万不要令自己也成为怪兽”来警示,若将香港各种深层次矛盾及其酿成的问题比拟成一头怪兽,你若被激进思想裹挟,尝试采取“揽炒”,那无疑你正在变为另一头可怖的怪兽。这是因为不论是民间一些人提出的“经济揽炒”或“暴力揽炒”,还是泛民议员的“政治揽炒”,本质都是“只破坏不建设”,纵使一时可以宣泄情绪,然而终究是根本不可行的以卵击石,是自毁前途、害人害己,对于今天的香港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先来说“暴力揽炒”。这主要指通过暴力手段来玉石俱焚,通常是恐怖主义组织或极端势力在无计可施情况下,才会采取的最后手段,其典型例子是自杀式袭击。这种“暴力揽炒”从古至今均贻害无穷,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让问题恶化及复杂化。在二十世纪初,国际恐怖组织基地组织首领亦是在最终关头下,发动9·11恐怖袭击。及后,巴勒斯坦一些恐怖主义势力亦常用自杀式袭击,更将这错误的价值观向年轻的一代灌输,让不少年轻人成抗争机器。这些恐怖行为便是“暴力揽炒”的极端,当相关国家及组识均无力处理经济及政治上的问题时﹐无计可施下,唯有以性命作最后手段,与对方“揽炒”。从多次的“暴力揽炒”中,不难发现问题往往没有解决,更将无辜的人卷至其中,无任何人能从中得益。这也完全不符合香港700万市民福祉。现在香港虽然尚无明显的“暴力揽炒”,但从去年修例风波期间的一些违法暴力和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指出香港出现“本土恐怖主义行为”来看,这一风险尤其要警惕。

而示威者常用的“揽炒”无疑是“经济揽炒”。不少示威者提出“黄色经济圈”概念,呼吁所有港人全面抵制所有“蓝店”,即支持港府的商业机构及商店。现实上,经济制裁要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实力的对比,实施制裁方的经济规模要比被制裁方具绝对压倒性优势,才有可能获得成功。举例说,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能轻易抵制或制裁古巴及伊朗等一般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反过来说,美国却不能轻易抵制或制裁中国及俄罗斯等大国。这亦反映,“经济揽炒”的核心是两者经济规模及是否有足够实力。若古巴等国家提出向美国进行制裁行动,相信亦只沦成笑话一则。

泛民主派指立法会选举取得过半数议席后,将否决所有拨款申请及法案。(HK01)

在香港的环境中,“蓝店”的经济规模远比“黄店”大。“黄店”多为地区小店,而“蓝店”多为连锁商店,甚至是上市集团。举例说,示威者常将美心食品集团视为“头号敌人”,在修例风波中大肆破坏旗下商店。讽刺的是,美心食品集团规模甚大,香港员工达2万多人。而抵制行动确实对相关“蓝店”带来一部分经济压力,但对大集团所言,仅是“皮外伤”。相反,在“蓝店”任职的基层港人或“黄丝”却是首当其冲受到伤害,在经济寒冬中被解雇或需放无薪假,承受经济压力。另外,香港在各行各业中,不论是规模或数量,“蓝店”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从长远来看,示威者提出的“经济揽炒”无疑是注定失败告终,大多只能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而“经济揽炒”不但让社会加深撕裂,亦不利香港经济复苏,尤其是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严重冲击下,更是只会酿成恶性循环,最终的受害者亦只是基层港人。

至于最近被“两办”批评的“政治揽炒”,同样根本不可行。从泛民主派在立法会内会选举主席“拉布”,以及泛民主派指立法会选举取得过半数议席后,将否决所有拨款申请及法案的思维可见,泛民主派此举是为了自身意识形态和政治私利,将香港的利益置之不顾。泛民主派一直视“政治揽炒”为终极武器。但从实际效益上,泛民主派此举仅是以卵击石。只要北京认真看待并出手,例如最近“两办”发文事件,便知道泛民主派根本无招架之力,更惶论泛民主派自以为能要与北京玉石俱焚,周旋到底。当泛民主派明白单靠自身力量不足时,总会寻找外国势力协助,但这同样证明泛民主派错判大形势,严重缺乏政治认知。首先,香港的问题应该由北京及香港共同解决,而非把欧美各界拉进来。尤其是在中美博弈日益激烈的近年,泛民若罔顾国家大局,联合美国对抗北京,只会置自身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其次,欧美各国均有各自的利益,未必能真心帮助香港,往往口惠实不至,更多时候是利用香港作为一个筹码或棋子,过往美国为了利益抛弃昔日盟友的情况比比皆是。毕竟,香港与欧美的意识形态和制度虽然相近,但终究不是利益共同体。欧美更不会支持泛民主派不切实际的“政治揽炒”想法,而放弃与北京多年来建立的合作关系及其代表的巨大实际利益。因此,当欧美出现政策改变时,泛民主派的“揽抄”的代价则变为自己与全体港人。

由此可见,不论是“暴力揽炒”、“经济揽炒”或“政治揽炒”,说穿了都是一种力量的角力及对比。没有力量的那方根本没有可能向拥有压倒性力量进行“揽炒”。而去年修例风波以来,香港社会之所以出现“暴力揽炒”之说,归根结底是根本没“经济揽炒”或“政治揽炒”的实力,完全不可行,只能越来越激进,滑向最原始粗暴的“暴力揽炒”。但稍微有点理性和良知的人都知道,“暴力揽炒”只会将香港推向黑暗深渊,是一条不归路。正因这样,“暴力揽炒”其实缺乏民意基础,去年修例风波期间少数激进示威者的违法暴力,不敢真的“暴力揽炒”,更多时候只能去采取有限度的暴力,比如,人们看到的破坏街道、交通设施,这跟“9·11”那些恐怖分子不同。总而言之,香港情势绝没到非“揽炒”不可地步,“揽炒”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从短期看,“揽炒”或许对思想脆弱盲从的人有一定的影响,但从持续性及宏观性来说,“揽炒”的结果往往是引火自焚,定必走向极端、失败,最终损害的是香港整体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