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国歌法》或在6月通过 各界忧“修例风波”再现

撰写:
撰写: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拉布”近7个月后,在2020年5月8日终破局,让待审议法案有所进展。当中,备受关注的是《国歌法》的二读辩论。早前,特首林郑月娥曾指,港府计划当预算案拨款过关后,便会在大会恢复《国歌条例草案》二读辩论。有消息指,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5月12日,去信立法会内会主席李慧琼,向立法会秘书处预告,在 5 月 27 日立法会会议,恢复二读辩论《国歌法》,以及另外九条法案。《国歌条例草案》或在6月上旬完前成三读及立法程序。

根据立法会《议事规则》,负责法案的议员或官员须在恢复二读辩论当天不少于12天前,作出恢复辩论的预告。张建宗指,经过内会风波后,今届立法会会期仅余2个月时间。而立法会应先处理《国歌法》,原因是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港府有宪制责任尽快在香港实施国歌法。

相信大部分建制派议员有可能会留港进行辩论,缺席“两会”。(HK01)

然而,中国全国“两会”受疫情影响,中国全国政协会议延后至5月21日至27日举行,而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则延后在22日至28日举行。外界相信,若《国歌条例草案》在5月27日提上大会,便会与“两会”举行日期重迭。而立法会内兼拥人大政协头衔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合共12人,倘若真要在 5 月 27 日恢复二读辩论《国歌法》,相信大部分建制派议员有可能会留港进行辩论,缺席“两会”。

《国歌法》的二读辩论的消息让外界一些人担心,2019年6月的修例风波或有机会借机再现。在2019年2月,港府为针对司法互助漏洞,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以免香港港成为“逃犯天堂”。当《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进入二读审议前,2019年6月9日出现首个反修例大游行,当时民阵表示有103万人参兴,而警方指高峰有24万人。在6月12日,立法会预定恢复修订草案的二读审议,但再度出现大规模暴力示威,警方与示威者爆发一连串冲突。在6月15日,港府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草案的议程。在9月4日,林郑宣布正式撤回条例草案。

外界担心,在香港社会仍存在反港府情绪,立法会选举又不断临近的背景下,若内会在5月27日恢复《国歌条例草案》二读辩论,一旦处理不好,社会很有可能会再度爆发示威,逼使港府再度撤回条例草案。而且,《国歌法》二读辩论的日期与修例风波一周年相近,若在5月下旬出现示威,很有可能会演变成示威浪潮。

应该看到,港人一直强调香港的核心价值为“一国两制”,更应理性看待《国歌法》,不应该将《国歌法》意识形态化、污名化。早在2017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决定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内,并在2019年1月行政会议通过《国歌条例草案》,原定更于1月23日提交立法会首读和二读。部分港人一直指《国歌法》立法,将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有负面影响。事实上,香港的《国歌法》与内地《国歌法》是稍有不同,除保留全国性法律的立法原意外,亦按香港实际情况作修订,例如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故草案删去社会主义字眼,香港草案更不会用上爱国主义字眼。这反映,香港的《国歌法》在具体规格及形式上,是有“两制”之别,体现“一国两制”精神。

其次,《国歌法》本身的存在价值是必要及合理,更是符合“一国”要求,是现代主权国家在其国土范围内的正当要求。港人应该有理性认出知,正视主权国家的合理要求。

近年,香港出现“港独”思潮,反映香港有机会出现危害国家安全行动,港人国家安全观念也相对薄弱。而《国歌法》的主要功能在于规范和引导市民尊重国歌,更可教育港人及增加国家认同感。宏观看,港府是有宪制责任在本地实施《国歌法》。为让香港在《国歌法》与“一国两制”中得出平衡,最佳的方法便是采用本地立法方式,让香港立法会议员在可讨论的空间内,订出有利港人及合适法案。

因此,《国歌法》本地立法明显是对香港最为有利的方法,港人必须明白在“一国两制”中,维护“一国”主权及稳定同样重要。受修例风波及疫情影响,香港的社会及经济已到达回归后最艰难的局面,如港人对《国歌法》有意见及建议,应以理性及合法方式表达,并应正确认识《国歌法》的本身及其必要性。而港府和建制派在推动《国歌法》立法时,应该注意方法和技巧,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