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后修例风波时代 林郑强调需检视通识教育

撰写:
撰写:

自香港2016年出现旺角骚动及2019年爆发修例风波,香港各界一直反思社会运动的成因。一直以来,社会更有声音指通识教育与社会爆发运动出现关系。

近日,特首林郑月娥接受报章专访,谈及社会运动及教育问题。林郑认为,香港的教育出现漏洞,有多个需修补的地方。其中,林郑担心有人故意在校园内传播失实及偏颇的歪理,除了通识之外,其他科目也会“被渗入”。因此,除教育局外,办学团体及学校管理层每一个位置都有应进行把关,保障心智未成熟的学生不被歪理荼毒。

而屡出现争议的单元多在今日香港及现代中国出现。(HK01)

自香港回归以来,一直有人提出香港教育需要改革,但改革多年,香港教育依然存在各种问题。自林郑上任,港府就教育8个范畴成立专责小组,其中6个已完成工作。近日,港府接纳小组建议,并作出改善。通识教育成为香港核心科已有10年时间,不论是教材及定位等,一直受各界抨击。现时,港府认为有必要全面检视通识科,林郑强调香港教育出问题必须处理, 更承诺将会在2020年内公布如何处理通识科,目前有待专责小组向教育局提交报告。

香港的通识教育科屡起争议,近日有中学被投诉通识教材内容“带有偏见、以偏概全地散播某一政治立场”。该指控包括提出“西环治港”、“中央干预”等概念,并有部分教材“丑化功能组别立法会议员”等。目前,教育局正关注事件,并已向学校了解详情。据了解,相关教材已停用,强调教育局会严肃跟进事件。除中学的通识教育科外,立法会员议员葛佩帆亦去信教育局,要求跟进香港中文大学通识课程考试内容偏颇一事。葛佩帆指,在香港中文大学通识课程的考试中,有内容暗煽仇警与抹黑国家领导人及社会知名人士,认为考试内容明显带有误导性。

对于通识教育争议,教育大学校董会主席马时亨指,当年港府推出通识教育是好事,但在实行过程中出现问题,认为是香港的品格教育上做得不足。香港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刘锦辉认为,通识教育科已推行10年时间,确实应研究如何优化课程,并指通识教育可让学生多角度思考,不过却认为与社会运动无直接关系。

现时,香港教育合共4科学生必修科目,包括中文、英文、数学及通识教育。而在通识教育中,合共6个单元,分别为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及能源科技与环境。而屡出现争议的单元多在今日香港及现代中国出现,原因与陆港两地矛盾有直接关系。

前特首董建华在2019年,曾指他任内推行的通识教育“完全失败”,让大量青年人立场倾向反港府。前教统局局长李国章曾指,通识教育科的理念虽然正确,但教育质素参差,向学生灌输政治理念。根据中大香港亚太研究所在2015年的研究报告,报告指通识教育科能提高学生对社会和政治议题的触觉,不过对学生政治立场的改变轻微。而前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否认通识教育科失败,亦不认为通识教育与社会运动有直接影响,但认为小部分教师选用偏颇的教材,影响科目中立性。

2012年,港府曾考虑国民教育独立成科,以建立国民身份认同及养成良好品德不少港人担心,近年一直有人指香港学生出现品德问题,担心港府会将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融入在通识教育内。现阶段看,港府确实会对通识教育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但不会与国民教育拉上任关系。相信改革主要有关两部分,分别为教材及师资上。事实上,通识教育本身是具有存在价值,而屡次出现争议的原因大部分是教材出现问题,或部分教师在授课时向学生渗入政治立场。预料,港府会要求校方及教师在通识教育教材上把关,以防有偏见及偏颇的教材在课堂上出现。

近年,香港出现“港独”思潮及多个社会运动。虽然通识教育未必与相关活动有直接或间接关系,但部分社会运动难免会作为通识教育科的教材。而通识教育作为香港学生的必修科目,课程确实应有所检视,以防出现漏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