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海洋公园财困 证港经济应有所改革

撰写:
撰写:

香港海洋公园在2020年年初向港府提交发展方案,寻求拨款106.4亿港元建设七大园区,并度过财务难关,但当时的估算并未计算海洋公园受疫情影响需暂停开放。近日,港府正式向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提交注资方案,建议拨款约54亿港元,在完成重新审视的工作前,资助海洋公园营运一年。

对于海洋公园面临在6月倒闭,两派议员对港府做法感到两极。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指,海洋公园较原定的拨款减半,七个园区建设将会暂时搁置。拨款主要用作营运开支、应付在建设水上乐园时的借贷,及其他借贷款项。民建联欢迎政府削减海洋公园的申领拨款,认为较容易为市民接受。泛民主派认为海洋公园亏蚀是管理不善,认为港府在倒闭前1个月才商讨拨款的做法是不负责任。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指,这次拨款关系海洋公园的生死存亡。(HK01)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指,疫情为海洋公园公司带来巨大的影响和挑战,令营运情况进一步恶化。另外,港府已要求海洋公园减省非必要开支,例如减少市场推广及停止购置新动物等,并应为海洋公园重新制订出路。邱腾华强调,这次拨款与年初海洋公园提出的发展方案大不同,这次拨款关系海洋公园的生死存亡,促请财委会能尽快通过。

海洋公园副主席刘鸣炜则同指,这次申请的54亿港元,性质与2020年年初提出的106亿港元计划资金性质不同。54亿港元用作未来一年的营运开支、还款及完成工程。而早前提出的计划则是作扩张、重建及建立新园区。他指,海洋公园提供2000个全职职位,正在饲养7500只动物,并盛载着43年港人集体回亿,值得获得港府拨款。他相信无香港人希望见到公园倒闭,如可继续营运、将会检讨及再思考未来如何发展。

在当局提供的数据中,即使港府向海洋公园拨款巨额,亦只是杯水车薪。根据资料,海洋公园连年亏蚀,入场人次一直未有上升,反映海洋公园内部在存结构性问题。即使港府向海洋公园拨款后,如海洋公园不进行改革,相信再度寻求拨款的机会很大。为此,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即使疫情在数月后过去,但海洋公园都不会有起色,港府的救亡也是徒劳,认为港府是时候对海洋公园放手。

事实上,海洋公园事件正是让香港经济上了宝贵一课。梁振英举出例子,位于珠海的长隆海洋王国在2013年开幕,让香港的海洋公园不再是成“独市”生意,内地居民不必办签证便可以游览同类型乐园。现时,长隆海洋王国每年入场游客过千万,亦有各种扩张计划。相反,海洋公园不求进步,竞争力不断下降。举例说,当香港迪斯尼乐园落成后,海洋公园不再成香港唯一的主题乐园后,海洋公园未有进行改革,相反固步自封,让迪斯尼的入场人次远超海洋公园。

在海洋公园一事中点出香港经济的问题,过去海洋公园的优势在于“人无我有”,经过多年发展后,海洋公园却原地踏步。相反,内地及周边地区力求上进,让香港在不知不觉期失去优势及竞争力。而这情况同样适用于香港经济产业上,在2019年,深圳本地生产总值超越香港,达到2.422万亿元人民币(约2.871万亿港元),成为大湾区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这反映,港人不应再将目光仅局限在香港,否则无法突破经济发展的瓶颈,更有可能被其他城市取代地位。

经过这次危机,海洋公园管理层指将在疫情后思考转型。同样地,香港亦要思考,在疫情后亦如何转型。过去多年,香港服务业均单一依赖旅客,忽视本地港人客源及需要。而在疫情中,香港旅客大减,让不少行业面临困境。这反映,香港经济应三轨发展,分别在国际上、大湾区上及香港上亦有所发展,不能偏重任何一方。

最重要的是,54亿港元的拨款只能维持园方营运,并不等同海洋公园已渡过危机。香港入境团旅行社协会主席吴光伟指,海洋公园是香港旅游地标之一,如海洋公园倒闭,香港旅游业亦大受影响。香港海洋公园与旅游业有密不可分关系,而旅游业亦是香港经济的支柱,香港的旅游业及经济如何重新出发,港府应透过海洋公园,对香港经济的结构性的问题有所改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