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监警报告质素参差 改革从何谈起


监警会在2020年5月15日公布有关反修例冲突的调查报告,不出所料报告内容受到广泛批评。监警会屡称无实质调查权,却对多场具争议的冲突作出结论,自然难以缓解社会对立情绪。惟特首林郑月娥不但坚拒设独立调查委员会,也没有考虑改革监警制度,也叫社会失望。

修例风波爆发至今将近一年,监警会5月15日终于发表《关于2019年6月起〈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的大型公众活动及相关的警方行动》专题审视报告,希望以宏观角度了解自去年6月9日起的多次大型公众活动,并从中汲取教训,向警方提出改善建议。审视报告总页数过千(中文版),一共16章,其中就多个特别日子,如“6.12”、“7.1”、“7.21”、“8.11”和“8.31”事件成章讨论。另外,报告总共提出52项建议,惟不包括社会一直倡议设立的独立调查委员会。

监警会日前公布反修例事件半年的报告。(HK01)

报告有做好本份吗?

报告一出,随即受到广泛批评,有声音质疑内容偏颇,甚至讽刺监警会为“撑警会”,这些意见与林郑赞许报告“全面、客观、以事实为基础,极有分量”形成强烈对比。无疑,形容报告“撑警”、刻意淡化警暴等说法,充满着特定政治立场的色彩,或有人解读成反对者因报告未符其立场而输打赢要。但社会回响之大,报告的公信力为何受严重质疑,绝对值得深究。

首先,不少声音质疑监警报告中有过多对事实的主观判断。监警会多次强调无权调查反修例风波,报告重点主要“找出事实”,但就不少具争议、明显须深入调查的事件,监警会却作出不少“判断”。举例说,在“721”元朗黑夜事件中,社会一直质疑警方当晚部署有误,特别当晚有不少有照片、片段摄得有警司与白衣人有密切接触,如“搭膊头”,故质疑警队与黑社会勾结,但监警会却认为两者不存勾结关系,而片段中的警司亦有充分理由与白衣人交谈。虽则监警会明言只按互联网讯息“提供意见”,具体调查有否勾结存在为执法机关的工作,但元朗事件疑团重重,不少市民同样以互联网资讯,却得出警队与黑社会有所勾结的结论,这正正反映出有关事情复杂,必须由更严谨的调查方能得出结论,然而监警会却以“事实”的形式提出主观判断。

更甚者,报告中引述网上图片,指“721”前网上有人号召到元朗示威,并指出有人“有见及此”,呼吁元朗居民保卫家园。但有区议员质疑有关图片后来已被揭发为假图,指出当并时无组织发起到元朗示威的活动,监警会专案组督导委员会成员陈锦荣虽承认未有详细调查图片来源,惟却再次诉诸监警会缺乏调查权的理由开脱,不但不负责任,更反映出监警会连基本搜集事件资料、辨识资料真伪的能力也成疑。

另一例子见于有关“721”晚市民致电999热线的情况,新界区999控制台当晚接收超过2.4万个电话,监警会批评当晚有人蓄意于网上呼吁意致电999、以瘫痪其系统运作,从而影响警方部署。但观乎监警会所列出的图片证据,有网民鼓励“打爆”、“几万人一齐打”999热线,亦不见得全然有意瘫痪报案系统,始终当晚情势危急,市民见警察迟迟未能到场,故情急下呼吁网民一同致电报案,监警会不能抽空当晚处境,从字眼上对网上言论断章取义。

调查及改革方为出路

监警会职能有限,报告本质上只能作参考之用,未能助社会还原冲突真相、疗治撕裂,但想不到监警会连搜集、总结事件资料的能力也缺乏,甚至就具争议的地方多作主观判断,可见其报告连最基本整理事件的工作也未能做好。林郑对监警会报告照单全收,以反修例运动已经变质为由拒绝为之。其实一方面,政府应检讨反修例运动中涉嫌违反规例的执法,需要时停职调查涉事警员;另一方面也应该检讨监警机制,设立有调查权、更全面的制度来保证执法标准。

论到改革,林郑早前承诺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以审视社会动乱成因,并找出当中的社会、经济及政治等问题,惟早前因疫情影响而作拖延,本已予人一拖再拖的感觉,上周林郑更称有关人选因私人理由拒绝出任,有关动议更似是寿终正寝。虽然林郑表面对此仍保持“正面”,但谈及本港的深层次矛盾问题时,却称“我都会读社会学出身……点会唔知社会嘅深层次矛盾……但有学者去研究都好”,似乎完全轻视研究解决本港结构性问题的重要。归根究柢,若林郑果真明了深层次矛盾为何,本港就不会迎来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风波。作为特首,林郑的要任是务实带领香港重返正轨,而非以高傲、轻浮的态度拒绝回应社会的建议。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