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香港社会终须明白“揽炒”不切实际


中国全国人大宣布,今年会议议程包括为香港订立“港版国安法”,并由人大常委会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于香港行使,相当于对香港投下一颗重磅政治震撼弹。按《香港01》所披露,“港版国安法”将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实施恐怖主义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四大项,并不完全包含《基本法》23条的内容,也不是为23条立法。

消息于周四(21日)下午传出,香港民主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当晚回应指斥中央的决定相当于是“一国一制”,做法“不智”及没有汲取2003年反23条和去年反修例的“教训”。民主派周五(22日)早上再召开记者会,以“中央揽炒”作为口号,反对是次立法。

当社会及民主派批评“中央揽炒”时,实在让人反思“揽炒”的意义。反修例期间,“揽炒论”者口中的“揽炒”是指要逼使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妥协,“揽炒”的主语是示威者,以香港的经济及独特地位作要胁,设想政府或内地会怕“被揽炒”,被“同归于尽”。

由主动变被动

如今中央推出“港版国安法”,无疑是对中央及香港也不是理想的一步,但社会及民主派批评“中央揽炒”,主语已经变成了中央,换到香港“被揽炒”、被“同归于尽”。若然中央真的主动要揽炒,不就是说明了示威者当初的“揽炒论”根本不成立?因为中央政府为其认为重要的利益,例如社会稳定,根本不会害怕“揽炒”。事实上,包括我们在内,社会一直有声音提醒香港不应该诉询“边缘策略”,将香港及中央的关系拉到紧张局面。因为在“一国”的主权底下,中央政府始终是可以在香港行使主权,包括如今次般订立法例并在香港实施。“揽炒”作为网民一时玩笑或许是可以,成为了政治口号甚至社运方针,结局就很可能是大家也不想看见的局面——“自炒”。

香港要繁荣稳定,“一国两制”要行稳致远,各方也不应该支持“揽炒”,民主派不能挑战中央底线,各派政客亦不应该以斗争为纲,将香港推向撕裂局面。事实上,香港社会整体根本没有多少人真有“揽炒”的意思,反而是讨厌“揽炒”。如今指摘对方“揽炒”,某程度上也就是推卸一己责任,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共和党依靠推诿他人自保不无相似之处。

边缘策略无益于港

严格而言,传统的民主派政客在近年港独思潮崛起及反修例运动中其实并无太大角色,只是随波逐流。但是,民主派政客历来对于港独命题含糊其辞,最终“不割席”默认暴力示威。再加上一些政客真的天真到以为到美国作游说,便可以解决香港的政治问题,这都是泛民无视中央多次强调的红线,自己所一手闯下的祸。

我们不厌其烦地说,“港版国安法”由内地帮香港立法,甚至可能要有内地设机关监督执法,对香港和“一国两制”而言都并非好结果。今日要以此方式“收科”,民主派政客天真的政治博弈,实在要负上一定责任。民主派政客近年如走纲线,例如对于社会上的港独势力含糊其辞,“不割席”默认暴力示威,甚至不知道或故意忽略往美国作政治游说是百害无利。香港已经斗争太久了,如果各界真心为香港将来,便应该悬崖勒马,重拾务实作风,积极在“一国两制”的大框架内善用弹性空间,甚至争取更大发挥。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