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未来北京是否跨境执法?港府智囊给出解读

撰寫:
撰寫:

在反修例风波即将满一周年之际,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中国人大宣布制定“港版国安法”更能在香港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实事求是地说,不再等待香港自行立法基本法23条,而是由北京直接出手,并非是中央政府一开始的本意。但在中美进入全面对抗的国际变局之下,经历了去年延绵不绝的反修例运动,香港日益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重大隐患,同时也威胁到一国两制的行稳致远,这让中国人大主动订立“港版国安法”势在必行。

该如何来理解这部“港版国安法”,其在法律边界的界定上是否存在模糊地带,具体法案出台后又该如何与香港已有的制度体系对接,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日前接受多维新闻采访,就相关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本文为采访第二篇(共两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港版国安法】香港已近乎颠覆基地 港府与建制派令北京失望

多维:根据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中国人大十三届三次会议上做的说明,“港版国安法”草案正文部分共有七条,其中第四条明确提到,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和执行机制,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构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职责。这里提到的“中央在港设立机构”,意味着什么?具体到执行层面,会怎样操作?该机构落定后,如何与香港原有的机构和执行机制相衔接?

刘兆佳:我现在还回答不了,因为我也还在等具体条文的情况,可能要到法律颁布之后才知道。不过现在看,(中央在港设立国安执行机构)是很正常的进展,为什么?香港现在不单需要(国安)法律,还要强化这个执行机制,这个执行机制既包括中央的机制,也包括特区的机制。

最主要的问题是,要保护国家安全,特区政府要做这个事情,香港人要做这个事情,首先要知道中央关注哪一些国家安全问题,要知道国家正面临哪些安全威胁。香港作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它涉及的安全威胁有哪些方面?谁在利用香港威胁中国国家安全?有一些危害国家安全的力量在香港以外,那香港政府有没有能力收集这部分情报?这肯定需要香港与中央合作。还有一些利用香港来威胁国家安全的人,可能本身就来自内地,并不一定全是来自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这方面,中央的国安机构掌握的情报肯定比特区政府要多。

另外,保卫国家安全所需要的一些技术,比如说人脸识别、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香港或者是没有,或者是技术不够先进。所以内地与香港互相之间都有合作的需要。

可能有人更关心的是,内地国安机构或者公安机构会不会在香港执法。

多维:对,会不会直接进入香港执法。

刘兆佳:这个问题有要看具体条文,不过在执法方式上,肯定需要得到“港版国安法”的授权。所以国安执行的主体在香港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什么,这个需要在法律上规范。

我个人认为,真正对付那些威胁国家主权的势力、人员,到目前来看,抓捕、审判等工作还是应该由香港去做。但问题是国安机构肯定会对特区政府提出很多建议,如何让特区政府能够整合各种政府内部和相互间的力量,做好维护国家安全工作,从现在的经验来看,情报应该是至关重要的。港版国安法肯定会授权国安组织在香港做出成功的情报收集工作,不然的话,它在香港的有些功能就发挥不出来了。

多维:虽然“港版国安法”针对的是极少数人,包括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人大决定不会影响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和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自由。根据内地法律专家的解读,鼓吹“港独”和主张纳粹、煽动民族仇恨等,不属于一般言论自由的范畴,法律需要对此规管。这里在具体界定上会否存在模糊地带?边界该如何把握?

刘兆佳:还是要看具体条文怎么写。香港目前不是完全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有些(法律)还是蛮严厉的,比如《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问题是现在香港政府没有用它,怕民意反弹,怕建制派(政治利益)受损等等。现在中央直接出手,其实也是推动特区政府出手的一个重要举措,让特区政府更勇敢地用好香港原有法律。

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港版国家安全法是一个有生命力的东西,它给中央政府应对香港情况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法律工具,就算香港没有办法(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立法,仍然可以用现在这部“港版国安法”来不断增加内容来应对香港新出现的国家安全威胁。

中央政府出台“港版国安法”体现出了强大的政治意志。(AP)

多维:从今次人大主动立法修补国安漏洞不难看出中央的政治意志,就像当年在香港回归问题上邓小平所体现的政治意志一样。政治意志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做出实实在在的准备。政治意志也不是鲁莽从事,而是对最坏的后果有着清醒的认识。在你看来,中央所预计到的“最坏的后果”是什么?你怎么看“港版国安法”背后中央的政治意志?

刘兆佳:中央表现出的强大意志,并不是说从来都有。中央对香港问题不可能没有诸多政治顾虑,比如担心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会不会打击特区政府,会不会连累建制派,甚至是不是影响到香港对中央的信任,会不会让香港产生恐惧等等,所以中央现在这种强大的意志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美国不断干涉中国,美国已经在香港挑起动乱,意图培训在香港的代理人,挑战中国国家主权、夺取香港管治权,利用香港作为一个对付中国的棋子。面对严峻的国家安全局面,(中央)才产生那种强大的危机感、紧迫感,才要“背水一战”。

另一方面,香港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内地同胞看起来也非常着急,非常的反感,内地民族主义不断的抬头,反美情绪不断上涨。对于美国插手香港事务,在香港搞颜色革命,利用香港一些反对力量、港独力量来对中国图谋不轨,内地同胞显然也不希望这样。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共产党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难道不做一点事情吗?而且中共也知道,什么事情都不做,香港的乱局只会越来越乱,香港内外(的敌对势力)夺取香港管治权的机会会越来越高,尤其是不能容忍美国在香港发展代理人,以及利用这些代理人在香港制造动乱。

对香港内部来说,我反而比较乐观。香港有一部分人以为中国怕美国,中国怕(香港)民意反弹,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忍让,或者对他们让步。当然他们也知道,过去十多年中国政府绝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对他们让步,特别在政改方面。但他们始终有种幻想,觉得在美国压力下,在他们对港府造成的政绩压力下,中央就算不退让,也不会对他们“动手”。

现在中央政府出手打破了他们惯性的心理预期。他们很快会看到中央“动真格”,是一种不惜一切要把香港内部的敌对力量的政治能量压缩到最小的举措,让他们不能再在香港做一些破坏香港管治的行为,不再让外部势力把香港变成颠覆基地,挑战中国国家主权。

我觉得反对势力在香港的活动空间和活动能力会有所减少,他们现在也许还不知道继续支持香港本地的反对派已经是没有什么前途的了。中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港版国安法”的消息出来后,按之前的思路香港应该是不同阶层的群体会马上出阵(组织抗议示威),但现在几乎完全看不到这些,只有一些小打小闹的搞乱。

这其实正是中央政府要做的,可以彻底改变香港主观与客观的政治局面。出台“港版国安法”唯一面对比较强大的压力来自美国,我觉得香港反对派很快会认识到中国不怕美国,美国也不能给他们提供保护,这会让反对派的士气萎靡不振。同时,中央政府出手推动“港版国安法”,必然会让爱国力量的壮大与发展潜力有所增加。

多维:确实像你说的,美国连日来不少高官、政客表示将制裁中国,并打击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国务卿蓬佩奥日前也发布声明称,香港国安法草案一旦通过,美方将重新评估香港在美国法律下的特殊地位。

刘兆佳:因为美国及西方盟国要想制裁香港及中国内地,理论上招数很多,他们也势必在政治上发动猛烈攻势。但实际上,既要对中国造成沉重打击,而其自身只需付出很低代价的制裁工具,美国几乎没有。

至于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打击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也是站不住脚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并非美国赋予香港的,而是获世界贸易组织承认的,美国若不承认,是对国际组织的蔑视。此外,美国终止承认香港特殊地位,其自身得不偿失,因为在美国去年双边贸易中,香港贡献高达261亿美元的最大顺差。若美国将香港与中国内地一视同仁,同样加征关税,也势必引来中国政府的反制,对美货品、服务增加关税,美国会吃亏。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