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国歌法》展开二读辩论 惟再遇“拉布”

撰写:
撰写:

香港政府行政会议早在2019年1月通过《国歌条例草案》,并提交至立法会进行首读和二读工作。立法会法案委员在2019年前后经过17次会议,终完成审议《草案》。不过,受修例风波影响,立法会工作停顿,未能进行《草案》二读等工作。在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期间,泛民主派一直进行各种“拉布”工作,让香港立法程序陷入胶着,让《草案》二读辩论一直未能进行。

为让会议早日回复正轨,港府及建制派终于在2020年5月成功破局,并在2020年5月27日,开始进行《草案》二读辩论。部分港人由于对反对《草案》,在网上平台号召示威者于5月27日发起包围立法会示威及“大三罢”行动(即罢工、罢学及罢市),多名建制派议员担心“大三罢”造成交通瘫痪,让立法会欠缺足够开会人数,在5月26日深夜已陆续抵达立法会大楼准备。

民主党议员许智峯突冲岀主席台投下一袋有强烈臭味的盆栽,让会议再次暂停。(HK01)

在5月27日清晨,部分示威者在香港各区进行不合作运动,大量人群在金钟一带,铜锣湾、中环及旺角聚集,并一度占据主要干道。警方早已部署3500名警员戒备,短时间内截查或拘捕部分示威者,让“大三罢”未有造成交通瘫痪。部分示威者“变阵”,转为举行“九龙大游行”,计划由旺角游行到尖沙咀。同样地,警方发射胡椒球枪进行驱散。。在5月27日晚上,少部分示威者的示威方式暴力化,有示威者在路中心纵火焚烧杂物,更曾经传出多次爆炸声。在5月27日,警方拘捕约360人,是自修例风波在2019年6月爆发后,单日被捕人数第二高。

在立法会,《草案》二读辩论在立法会亦如常进行,未有受示威者的示威行动影响。在首日二读读辩中,两派互相就《草案》进行角力。3名泛民主派议员在半个小时内,先后提出休会待续。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两度暂停会议来处理,称今日不会再接受休会动议。及后,建制派议员廖长江指,国歌是宪法确立的国家象征及标志,尊重国歌是市民应有之义,强调香港有宪制责任立法,并指有人将《草案》扭曲成限制言论自由、意图洗脑的恶法,令市民造成恐惧。

建制派议员谢伟铨支持《草案》,认为国歌是国家庄严的象征,西方的民主国家亦有立法保护国歌。泛民主派议员陈淑庄反驳,提出的侮辱意图很抽象,条文包含大量意识形态,偏离普通法模式,令港人难以预测何时误堕法网。

以首日二读辩论来说,两派议员称得上“克制”,议会内没有出现肢体冲突及非理性的口角。相信泛民主派在首日没有出现肢体冲突的原因是,若泛民主派议员在5月27日被逐出会议,5月28日续会的十小时会议,均不能再度进入议事堂出席会议。泛民主派认为这会让建制派主导会议,故在首日会议未有出现激进的行为。

不出所料,泛民主派在5月28日的《草案》中,没有“后顾之忧”后,即以各种方式进行“拉布”。在会议开始时,泛民主派立刻动议休会待续及点算人数。梁君彦反指,当泛民主派第三次提出休会待绩后,便不会再处理《议事规则》16(2)条,立即恢复二读程序。及后,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开始举标示牌,被指阻碍会议进行后,被保安抬离会议厅。当朱凯廸被逐后,另一位泛民主派议员陈志全走出座位与梁君彦理论,同被要求离开会议厅。

受上述情况影响,会议开始不足1小时已进入休会。复会后,民主党议员许智峯突冲岀主席台投下一袋有强烈臭味的盆栽,让会议再次暂停。由于盆栽传出恶臭,建制派议员陈凯欣她多次呕吐,眼部及皮肤不适,送往医院接受检查。

梁君彦批评许智峯的滋扰行为极不负责任,认为行为影响市民对立法会议员的期望,并已就事件报警,交由警方处理。受上述事件影响,立法会会议暂停约3小时。现时,立法会在今个会期只余下6个会议,梁君彦本已安排30个小时审议《草案》,但现时开始审议两日,已多次暂停会议,以5月28日为例,立法会单日已损失了7小时审议时间。对此,梁君彦强调,若议员选择继续以各种方式阻碍审议,可能需要考虑重新编配时间。

以5月27日及5月28日会议的进展估算,《草案》不大可能能在原定时间6月4日完成审议程序。预料,泛民主派议员会以各种方式阻碍会议进行。不过,相信《草案》会在今个年度完成审议程序。泛民主派各种不务实的表现,不但让港人失望,更会进一步损害陆港两地互信。为此,实在应理性讨论《草案》,不应将《国歌法》意识形态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