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立法清晰 可免港人误触法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于2020年5月28日闭幕,以2878票赞成、1票反对、6票弃权表通过港版国安法。自传出港版国安法立法消息后,部分港人表现恐慌,甚至有部分港人曲解港版国安法为限制香港言论自由的法例,亦有港人将港版国安法与《基本法》23条混为一谈。

实际上,港版国安法与《基本法》23条是两码子的事。港版国安法针对主要针对四类行为,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当中并不包括2003年香港就《基本法》23条自行立法时引起较大争议的煽动叛乱及窃取国家机密行为。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指,会否出现以言入罪的情况主要是看前因后果和意图。(HK01)

在2002年,港府展开《基本法》第23条立法程序,不少港人认为23条立法严重影响香港市民固有的自由、权利和信息流通。23条立法的争议主要有5个,分别是“管有煽动性刊物罪”、“处理煽动性刊物罪”、“非法取览罪”、“社团禁制机制”等。当中,港人认为上述细节属将危害思想自由、妨碍新闻自由及违背“公平审讯”等。当时,港府为尽快完成23条立法及平息港人不满,向港人作出退让,废去“管有煽动性刊物罪”。不过,社会反对《基本法》第23条的声音未见减退,更出现2003年的大游行,最终时任特首董建华宣布撤回《基本法》第23条立法程序。

现时,将2020年港版国安法与《基本法》23条相比,当中的差异便是港版国安法不包括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参考2003年《基本法》23条,颠覆罪及分裂国家涉及行为是“发动战争、或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其他严重非法手段”,若单纯叫喊政治口号理应不构成颠覆罪或分裂国家罪。而港版国安法针对的就是具实质组织或行动的行为,而不涉及“以言入罪”,故并不能与打压“言论自由”相提并论。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部分港人对法例的范围仍然存有疑问,更认为港版国安法会“以言入罪”。近日,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接受访问时指,港版国安法至今未有实际条文,举出内地不少案例认为国安法是能够以言入罪,更质问多年来,支联会一直叫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会否因港版国安法通过而禁止再叫喊口号。

事实上,支联会事件是港府就港版国安法为港人进行解说的一个好机会。多年来,支联会一直叫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而未有实质的行动。因此,现阶段相信支联会的叫喊口号相信只归纳为个人意见。对此,行政会议成员、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指,支联会的六四活动性质是纪念性质,相信不涉及港版国安法。不过,如果支联会的活动的宗旨是要推翻中央政府,并有实际行动,则可能会涉及违法。叶国谦更引述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话语,指中国共产党是可以骂,但不可组织企图推翻。这反映,港版国安法主要针对的是“行动”,而并非“言论”,但如果言论是有“煽动颠覆”成份,这些“言论”便可归纳成“行动”。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指,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会否出现以言入罪的情况主要是看前因后果和意图。她举例说,如果港人只是纯粹讲一句说话,不认是有问题。但如果相关说话有煽动性,或者成为某种活动或运动的其中一部分,出现某些“行为”,相信便有机会干犯港版国安法。

当然,港版国安法针对的是“行动”,不涉及“以言入罪”,但从上述情况已说明言论自由并非绝对。若相关言论构成教唆、怂使他人犯罪,这些“言论”便不只属于个人意见,而是“促致他人干犯实质罪行”。举例说,香港现行的《刑事罪行条例》89条列明,“任何人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另一人犯任何罪行,即属就同一罪行有罪”,而《刑事罪行条例》第10 条亦规定,任何人作出、企图作出、准备作出或与任何人串谋作出具煽动意图的作为,或发表煽动文字或煽动刊物,即属违法。根据香港过往案例,即使相关言论没有导致别人犯罪,如言论有劝诱别人犯罪或企图犯罪意图,便可构成煽惑罪。因此,港版国安法针对的“行动”及具“煽动”的言论,一般个人意见的“言论”则不属此限。

不过,为让港人放下担忧及让执法者有法可依,港版国安法应清晰界定犯罪意图是否构成罪行元素、武力、威胁等的定义,以免港人误触法网及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在现阶段,港版国安法仍未有何具体条文和详情,港人实在不需恐慌及猜测。待港版国安法出炉后,相信港府会就各项法案进行一连串解说,届时对法案会更为清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