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港版国安法不会熄灭维园的“六四”烛光

撰写:
撰写:

刚闭幕不久的中国“两会”,审议通过了港版国安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一石激起千层浪。

香港泛民团体、台湾民进党政府、国民党和许多港台人士据此批评北京违反承诺,要将香港“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香港社会原有的政治、言论、集会等自由恐将受损或不复存在。尤其是在一年一度的“六四”事件纪念日之际,许多人担心港版国安法通过实施后,香港存在30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也很有可能由于触及中共痛处而无法持续。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国推港版国安法主要是为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图为特首林郑(左五)上街撑港版国安法。(@北京晚报)

港版国安法绝非消灭一国两制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世人有必要对港版国安法的立法初衷有准确把握,避免脱离事实,各说各话。香港国家安全问题一直是北京治港的重大关切,当年香港《基本法》起草时就专门列出第23条来维护国家安全。但是香港主权回归中国23年以来,由于社会长期意识形态化、污名化第23条立法,导致香港这一宪制责任迟迟不能落实,23条立法始终不见踪影,国安漏洞长时间暴露在外。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严重妨碍央港互信,滋生北京对香港国安漏洞的担忧,进而限制了北京所能给予香港的政治空间,又无形助长了近年来肆虐香港的分离主义,使得外部势力可以畅通无阻介入香港事务,让香港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一个突出风险点,威胁“一国两制”健康运行。近几年来发生的占中运动、旺角骚乱,尤其是去年爆发的反修例风波,少数极端勇武分子和美国等外部势力配合,扰乱香港,多次攻击不同意见的香港市民和在港大陆人,冲击香港中联办,污损国旗、国徽,焚烧国旗,汽油弹乱飞,无数财物被毁,甚至出现私藏枪支弹药、制造炸弹的情况,用事实充分暴露了香港的国安漏洞。

其实早在殖民时期的香港,各种外部政治势力就藉由华洋混杂的环境活跃于这个东西方的汇聚点,各种政治情报交往与间谍活动频繁,香港早已成为不少人眼里的“东方谍都”。有报道指出,美国驻港领事馆只是领事馆层级,但工作人员超过千人,规模庞大,世所罕见,他们对香港的渗透不难想见,在中美结构性矛盾愈演愈烈之际,他们更可能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

任何社会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不会允许国安漏洞长期存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会要查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通俄门,以及蔡英文政府要修改“国安五法”并通过“反渗透法”。北京自然也不会放任香港的国安漏洞长期存在,特别是在极端政治势力活跃的当下。可以说,正是过去一年来香港的修例风波,逼迫北京不得不另辟蹊径加快香港国安立法的历史进程。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表示,“修例风波暴露了国安漏洞的短板,中央由去年四中全会已经下定决心,要建立香港的维护国家安全制度”,“在23条一直没有落实的情况下,中央对此有最终责任及权力”,“经过深思熟虑、科学评估後,别无他法下建议立法以拨乱反正”。

可见,填补香港国安漏洞是北京推出港版国安法的首要考量,所以港版国安法主要针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外国干预等四类最突出的行为和活动进行立法,并不会、也根本没必要去冲击香港社会原有的权利秩序,影响香港正常的经济活动。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已明确表示,港版国安法“不仅不会影响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包括游行集会的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而且会使香港广大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两会”期间,韩正在接见港区政协委员时也表态,明白香港社会对立法有担心,但只针对少数的人,以保护香港营商环境及大多数市民日常生活,香港存在很多经济社会的深层次问题,例如房屋改革等,惟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处理。

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香港“一国两制”实践事关国家的政治承诺、解决台湾问题的示范效应和国家改革开放,北京只会完善和发展香港“一国两制”,让香港不断发挥“两制”优势,实现自身繁荣稳定的同时,推动国家复兴大业,绝对不可能反其道而行之,自毁长城。香港原有的自由正是“一国两制”的直接体现,港版国安法绝对不会舍本逐末,侵蚀港人自由,也不应该如此。

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是香港人关注国家发展的具体体现,它持续30年已经是香港“一国两制”的一个文化符号。(多维记者/摄)

“六四”纪念已成香港的文化符号

清楚了港版国安法的立法初衷后,就不会以为港版国安法会禁止港人纪念“六四”。1989年至今,港人纪念“六四”已有30年历史,某种程度上说一年一度的维园六四集会和游行已经成为香港的一种文化符号,构成了香港这座城市历史记忆的一部分,是“一国两制”的体现。从1990年6月4日起,由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举办的“六四”纪念活动,每年都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硬地足球场举行。该晚会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六四事件悼念活动,每年参加人数为数万至十数万人不等,展现了港人对国家发展的忧虑与关心。

虽然“六四”在大陆是敏感事件,但“六四”是中共无法绕过的坎,过去30年中共对“六四”的态度和评价,始终难以令人信服。“六四”运动同时包含着以“反贪污反官倒”为主要诉求的旨在实现社会公平的学生运动、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路线和坚持社会主义发展路线之间的政治冲突、社会上小部分人藉学生运动而制造的打砸抢事件。这三种构成的比重、性质完全不同,其中学生运动是“六四”的主体,具有爱国和追求民主、社会公平的性质;发展路线之争是中共党内观点差异以及中共和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之间的分歧;打砸抢事件则是刑事犯罪性质。正确处理方式应该是将三种构成明确切割、区别对待,但遗憾的是,30年来中共将这三种构成混为一谈,笼统而简单地扣上一顶“风波”、“政治动乱”或“反革命暴乱”的帽子,对参与学生不公平,不孚众望,致使“六四”事件变成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和许多人心中的疙瘩,也无助于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过程中凝聚知识分子和港台社会人心的工作。

无疑,“六四”是中国转型过程中的一场悲剧,中共应该坦然面对,给世道人心一个交代,并在此基础上以史为鉴,不让悲剧重演。今天中共因为种种原因,还没有去重新评价“六四”,而香港坚持纪念“六四”正好为中国未来条件成熟时重新认识“六四”,提供了一种动力和途径。这对当年大多数的“六四”参与者来说是公正的,对中国未来走向更自信、开放、包容的政治环境也是有利的。况且从另一个角度看,纪念“六四”恰恰是港人的“爱国”表达。港独分子不会关心“六四”,因为“六四”在他们眼里是“支那”的事情。禁止“六四”纪念只会让港独高兴,对普通市民却适得其反。北京没有那么愚蠢,不会正中港独下怀。所以有官方背景的《法律专家香港国家安全立法释疑20问》中明确表态,港版国安法不会影响“六四集会”。

综合来看,北京对港版国安法的态度是克制、慎重的,它只是为了填补国安漏洞,不会颠覆香港现有的生活方式,也不会针对普通市民,除了港独或想颠覆中国政府的少数极端势力外,香港市民并不会失去什么,却可能得到一个更加安定、繁荣以及政治空间更宽阔的香港。而早已成为香港文化符号和“两制”特色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更不可能由此熄灭。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58期(2020年06月刊)精粹栏目《观察站:港版国安法不会熄灭维园的六四烛光》。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58期《多维CN》、第55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