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香港学者:修例风波暴露香港治理最大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被称为香港回归中国以来最严峻危机的修例风波已过去将近一年。为了应对修例风波暴露出的空前管治危机,先是今年初北京委任封疆大吏出身的夏宝龙、骆惠宁分别执掌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简称“两办”),接着4月上旬以来,“两办”改变往日作风,密集表态。在刚闭幕不久的中国全国“两会”上,北京为了填补香港国安漏洞,推出“港版国安法”,引发广泛热议。怎么看“港版国安法”?修例风波有哪些值得反思地方?未来香港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本刊采访了香港天大研究院副院长伍俊飞。伍俊飞先生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曾为哈佛大学燕京学者,长期关注和研究香港问题。以下为采访实录,供读者参考。此为第二篇(共三篇)。

多维: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不论“两办”频繁发声,还是“港版国安法”,尽管从北京的角度,合乎国家理性,但确实在香港社会遭到抵触。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伍俊飞:某种程度上说,这是香港社会的新部落主义现象使然。新部落是指在特定的实际或虚拟空间,通过排外的亲密社区交往,不断强化共同自我情绪的社会群体。

法国社会学家米歇尔·马菲索利(Michel Maffesoli)是第一位提出“新部落主义”概念的学者。他认为,随着理性现代主义文化和制度的衰落,人类社会将回首历史,建构新部落社会。香港总体上没有发生内地经过的历次革命运动,又是一个长期被英国殖民政府治理的移民社会,因此本身部落社会的色彩比较浓重。全球化加剧了香港的贫富分化,激化了社会矛盾,特别是中产阶级的相对贫困,这引发了人们对现状不满,激发起怀旧情怀。这种向后看、向内看的气氛在实际或虚拟的网络空间中,通过排外的亲密社区交往,不断强化共同自我情绪,形成了一个个占山为王、党同伐异、本土优先的新部落。

去年修例风波,香港陷入回归中国以来最严峻危机时刻。图为去年修例风波期间,香港立法会大楼被冲击、破坏一幕。(AP)

新部落现象令港府无法正常施政,任何政策出台都会被阻挠和抵制,典型的就是修例风波。修例其实与绝大多数市民的生活无关,但由于少数有心人的操弄和煽动,终酿成大面积骚乱。修例工作失败原因之一在于方案没有考虑到震慑利益受损的关键少数分子,包括一些商人、政客和文人。在“一国两制”下牢牢树立中央权威是今后治港工作的基础。

多维:回看过去一年香港发生的修例风波,你认为有哪些值得重新认识或反思之处?

伍俊飞:从修例风波可以看出香港治理中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属于“一国”的中央权威没有在香港落实。根据英国思想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理论,秩序先于民主,安全先于选举,只有一个强大的利维坦即中央政权,才能保护人民不受暴徒的侵袭。北京宣布就香港国家安全问题实施立法,是树立中央权威、重建香港社会秩序的开始。

多维:从修例风波可以看出,许多香港人对国家缺乏身份认同,存在离心化倾向。为什么在香港已回归23年的背景下,人心还未回归?该怎样推动香港人心回归?

伍俊飞:自回归以来,超越传统英式个体主义后形成的小圈子,加上非理性的生活情趣追求,导致大量香港人对所在新部落的忠诚度远远高于对民族国家的认同,经常把本土利益与国家利益对立起来。本土优先的口号已经叫喊了十几年。对民族国家的否定导致新部落的认同聚焦在本土情绪或利益上,如此这些港人既无法拥有全局性视野,也部分丧失个体的独立性。他们行动的驱动力更多来源于本土目标和议题。只有逐渐打破香港新部落状态,北京才能逐渐推动香港人心回归。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