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者:对建制派9月选举感到悲观 相信北京已做好预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被称为香港回归中国以来最严峻危机的修例风波已过去将近一年。为了应对修例风波暴露出的空前管治危机,先是今年初北京委任封疆大吏出身的夏宝龙、骆惠宁分别执掌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简称“两办”),接着4月上旬以来,“两办”改变往日作风,密集表态。在刚闭幕不久的中国全国“两会”上,北京为了填补香港国安漏洞,推出“港版国安法”,引发广泛热议。怎么看“港版国安法”?修例风波有哪些值得反思地方?未来香港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本刊采访了香港天大研究院副院长伍俊飞。伍俊飞先生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曾为哈佛大学燕京学者,长期关注和研究香港问题。以下为采访实录,供读者参考。此为第三篇(共三篇)。

多维:去年修例风波以来,北京多次提及深层次矛盾,官方媒体频繁谈到香港高房价、高房租、贫富分化、年轻人上升空间堵塞等经济民生困境。你怎么看经济民生的深层次矛盾与香港当前问题的关系?该怎样去解决香港深层次经济矛盾?

伍俊飞:“一国两制”的安排允许香港保留资本主义制度,但问题在于西方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一直在发展变化,而香港的经济制度一直原地踏步。香港现行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一直奉行“自由竞争不干预”的信条,至多强调“积极不干预”或者“适度有为”。这种制度框架在全球化和中国大陆经济崛起的大潮中逐渐失去竞争力,引发高房价、高房租、贫富分化、年轻人上升空间堵塞等经济民生问题。

出于关爱和统战的目的,北京一直向香港输送利益,出台了CEPA、自由行、内企在港上市、沪港通等诸多惠港政策,但受益的主要是资本阶层,基层和中下阶层的利益无人理睬,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状态。这实际上把基层和中产推向了反对派阵营。香港若决心解决这些深层次矛盾,出路在于与时俱进,发展和改善自身的资本主义制度,把平等、公道、正义等指标纳入经济发展目标中。目前看来,缺乏智慧和胆识的港府没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只有北京出手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图为香港立法会,今年9月香港将举行立法会选举。目前来看,建制派面临较大选举压力。(AP)

多维:目前,泛民正在为今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跃跃欲试,提出立法会议席过半的目标,夺取立法会控制权。对于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你有怎样的预判?

伍俊飞:对9月立法会选举,我总体上对建制派可能的表现感到悲观,不排除反对派席位过半的可能性,相信中央和建制派已经做好了各种预案。香港是一个选举社会,现在中央和建制派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获得更多选票支持。然而,由于港府长期不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在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马太效应在香港被放大,财富向极少数人集聚,贫富悬殊快速加大,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选民,包括基层、中下层市民对现状严重不满。他们屡次通过选票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可是港府和商界一直充耳不闻,导致香港情况不断恶化。

为人民谋福利、给人民以实际利益,走群众路线,获得群众的支持,这是中共治国的拿手本领。通过土地改革,让贫苦农民分到土地,中共才得以获得执政地位;通过实行让农民吃饱饭的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中共才成功启动改革开放。放眼未来,只要中央依法果断出手,地方政府配合,香港深层次矛盾一定会逐渐得到解决。如果能改善多数市民的生活状况,中央就能得到基层和中产市民的信任和拥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