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理解香港的主要问题

撰写:
撰写:

自北京宣布要在香港制定和实施“港版国安法”消息后,香港社会出现自由被削减、企业在港撤资及“一国两制”消失等一连串担忧。为让香港社会稳定及让港人明白“港版国安法”的必要性,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曾向港区政协委员指,明白香港社会对立法有担心,但只针对少数的人,以保护香港营商环境及大多数市民日常生活,香港有众多经济社会的深层次问题,但解决上述问题的前设是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处理。日前,曾任中联办主任的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解释“港版国安法”立法必要性和法理依据时亦表示,现时香港的主要问题非经济、民生、住屋等问题,而是香港出现严重分歧甚至对立的政治问题。

可见,从韩正到张晓明都将政治问题尤其是国家安全问题视为当前香港主要问题。确实,政治问题尤其是国家安全问题对于香港非常重要。回归23年以来,港府都未能完成《基本法》23条的宪制责任,让香港的国安问题长期暴露,严重妨碍香港“一国两制”良性发展。去年6月爆发的修例风波更是将香港国安漏洞暴露无遗。在现阶段来说,香港政治问题尤其是国安问题非常紧迫,亟需优先处理。

实际上,香港只有一小撮人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HK01)

但从长远来看,更为突出和紧迫的国安等政治问题,并没有改变经济民生问题才是香港问题深层根源的基本事实。北京在现阶段更重视国安等政治问题,当然是可以的,只是如果想从根源上解决香港问题,单纯靠国安法是不够的,还需要直面政治问题背后的深层根源。就像今次美国大规模示威抗议,固然是种族问题,但更是贫富分化问题。香港的情况同样如此,在政治问题背后,其实潜藏着经济民生等深层次问题。不论是“占中”、旺角骚乱或是修例风波,香港爆发一次又一次反港府运动,不仅只与政治问题有关,而是因为深层次经济民生问题从未解决。

根据乐施会2018年发表的《香港不平等报告》显示,香港最富裕一成及最贫穷一成住户月入差距,已由2006年的34倍扩大到2016年的44倍。香港贫穷家庭数目高达53万户,当中约30多万户属在职贫穷,贫穷人口超过130万人。而《2020年全球生活报告》指出,香港再度蝉联“全球最昂贵住宅市场”,住宅价格高居全球榜首。以上种种数据反映,香港贫富不均问题一直存在,而且更趋渐恶化。

表面上,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港人生活无忧。实际上,香港只有一小撮人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大部分的基层港人每天只能朝不保夕般苟且偷生。在生活重担、支持不足及对港府失望等一连串因素牵引下,不少基层港人及年轻人的不满转向投射予港府乃至内地、北京政府。在现实的绝望下,港人越渐激进,希望透过这种方式改变生活困境。因此,若香港只通过“港版国安法”,而不进行社会改革及解决深层次的经济问题,仅是治标不治本,无法从根本消除港人的不满。

当然,“港版国安法”确实能歇止部分示威或分离主义,但还不够。举例说,美国即使有“国安法”,但今次还不是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不论北京还是港府,都应该吸取教训,为了香港长治久安,在现阶段重点解决国安等政治问题的同时,应尽早寻根究底,厘清香港问题的源头,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逐步解开深层次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