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港版国安法看香港当前主要任务和根本任务

撰写:
撰写:

过去一年,香港在修例风波中出现各种暴力示威,甚至出现“港独”及“革命”等分离主义,让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一一表露出来。香港回归23年,但港府至今仍不能自行展开《基本法》第23条立法,未尽肩负宪制责任。与此同时,香港确实出现国家安全危机,为了填补国家安全层面上的法律缺口和漏洞,北京只能通过引入“港版国安法”解决相关问题。

近日,一连三日的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闭幕,议程包括审议备受关注的“港版国安法”草案。中国媒体新华社公布草案主要内容,其中规定北京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依法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而草案同样要求港府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维护国家安全事务,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

在修例风波中出现“港独”及“革命”等分离主义,表露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HK01)

“港版国安法”全法草案有6章,分别为总则、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和机构、罪行和处罚、案件管辖、法律适用和程序、北京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机构以及附则,一共66条。这部法律是兼具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内容的综合性法律。草案同时规定,香港法律与“港版国安法”如有不一致的,应依“港版国安法”规定,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亦有解释权。

据了解,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6月28日至30日召开第20次会议,相信届时或有机会通过“港版国安法”立法。相信“港版国安法”立法后,确实能为香港带来震慑作用,预料香港的“港独”行动及暴力示威行动将会在短期内有所消退。

当然,香港在现阶段首要解决的问题是推进“港版国安法”,填补常年暴露在外的国安漏洞。不过,国安问题固然非常重要,却非香港问题的根源。香港在近年出现的“分离主义”及反港府氛围,根源是港府一直未能解决香港的深层次问题,引起部分港人对港府失去耐性,以致出现后续的各种示威、暴力行为及“革命”等。

香港的深层次问题毫无疑问是经济、住屋及民生等问题。在2014年出现“占中”前,部分港人曾在2011年发起首次“占中”,目的是通过占领行动,希望港府关注香港金融及地产霸权问题。在2016年的旺角骚乱中,有香港本土派的组织以保卫小贩名义,与警方爆发冲突。从表面看,骚乱出现的成因与本土派抬头有关,但实际上是与香港贫富悬殊及深层次矛盾有直接的关系。

多年来,小贩在街头摆卖是社会基层向上流动或维生的一个谋生方法。不过,为配合城市发展,港府严厉禁止各种街头摆卖,取而代之是香港各大财团的连锁商店,让部分基层港人失去生存空间及谋生技能。港府一直未有正视反对声音,采取“小政府,大市场”态度,让地产商及大财团垄断发展。而在旺角骚乱中,部分港人对基层港人产生共鸣,不满港府多年来向地产商及大财团倾斜,让港人在2016年后的示威的行为暴力级数持续上升,希望港府正视相关问题。

与此同时,香港在民生及住屋方面的政策亦未能对基层港人提供援助,让他们面对经济及住屋等各种压力。根据乐施会2018年发表的《香港不平等报告》显示,香港的坚尼系数创出45年新高,香港出现十分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香港贫穷家庭数目高达53万户,贫穷人口超过130万人。而《2020年全球生活报告》指出,香港再度蝉联“全球最昂贵住宅市场”,港人均居住面积仅只有16平方米,而上海的人均居住面积达36平方米,反映港人有极其严重的住屋问题。在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爆发前,港府有过万亿港元的财政储备,却未有积极解决港人各种困境,引致港人不满港府的声音日益严重。

由于港府一直未有解决香港深层次结构性问题,不少港人自然将矛头慢慢指向港府乃至港府背后的北京,社会才逐渐衍生“分离主义”。反过来说,若港府能将经济及住屋问题处理,港人能在生活中看到希望,社会的不满声音自然会不断减少。

所以说,从当前来看,香港主要任务是解决国安问题,但从长远来看,化解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才是根本任务。等国安问题的解决告一段落,港府在治港方面应尽早进行全面改革,逐渐解决香港经济及住屋等问题,从根本上消除香港问题的土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