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两大国安机构落地香港 意味着什么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6月20日,“港版国安法”草案细节公布,北京将在香港设立两大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港区国家安全委员会。此举就如同公布“港版国安法”立法一样,再度引发香港社会的关注。

中国人大常委会在北京举行的为期3天的会议上,首次审议了一个月前敲定的上述安全法草案,该会议于上20日闭幕,但未就该法案进行投票,草案全文尚未公布。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6月21日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6月底再次召开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通常每两个月举行一次,如有特殊需要,经委员长会议决定可以临时召集会议。普遍认为,两次会议仅间隔一周,届时“港版国安法”可能在会上通过。

而从时间上看,下次会议正值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23周年纪念日前夕,“港版国安法”可能作为香港回归23年的献礼正式落地。此举,此举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首先,此举表明北京迈出实现香港“二次回归”的重要一步。

从1997年香港回归,正式施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一国两制”已经过去23年。但自1997年回归之后,香港政治运动就从未停歇,一直到今天仍未平息的修例风波,暴力泛滥的街头政治运动让繁荣、稳定的“东方之珠”,成为“撕裂之城”、“对抗之城”和“暴力之城”。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6月8日表示,“一国两制”实践在探索前进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路障,碰到了一些挑战,显露出一些问题,其中包括顶层制度设计的局限和实际工作的不足,都有不少值得我们反思和改进的地方。特别在治权和人心等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他称,香港需要“二次回归”。

“港版国安法”的立法,以及即将成立的两大国安机构,无疑是为了解决“二次回归”问题而采取的必要举措。

很多人都明白,香港之所以街头政治运动泛滥,甚至“逢中必反”,根本原因在于“去殖民化”不够,在国民教育失位。香港在1997年实现了主权回归,但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心回归和国家认同,甚至愈发疏离。多维新闻早在2017年就曾在《社论:北京要完成香港的二次回归》一文就提出北京需要推进香港人心回归的“二次回归”工程。

香港人心回归的“二次回归”并非易事,至少要在两个层面推进。首先就是“硬”的立法层面。迫于社会反弹压力香港未能及时推进23条立法,导致国家安全治理在香港出现法律真空,在香港的核心价值体系中未能纳入反分裂的内容,“港版国安法”要解决的便是这个层面的问题,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本。第二个层面是在“软”的教育层面。这一层面,其实已经迈出第一步。2020年年初,香港立法会成立专门委员会,研究幼稚园、中小学教科书及教材编制,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与教材编制及监管的影响,无疑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香港中小学教科书存在偏差的问题。相信北京和港府后续会有更多动作。

其次,这是对“港独”势力和“港独”行为的“犁庭扫穴”。

很多观察家指出,香港街头政治运动无休无止,街头暴力愈演愈烈其中很大原因在于,违法者和施暴者能够很轻易逃脱法律的制裁密不可分。香港现实的司法漏洞,让很多施暴者能够轻易逃避掉处罚。所以就能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警察左手抓了暴动分子,法官右手再把人放掉。

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所言: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以随便跑掉,你杀人就没有顾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要负责,才可能变得理性、克制自己的行为。现在的问题就是,香港没有这样的机制,你破坏社会、违反法律,却不用负责任,那当然法律就没有威慑力。或者说,也可能法律有威慑力,但是你可以随时退出香港,跑到国外,那“后顾之忧”也小。

这就是为什么香港出现激进示威者,暴力攻击警察、暴力冲击和打砸立法会、冲击港澳办涂污国徽……以及肆无忌惮的实施暴力行为之后,至今没有人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的原因。另一方面,鼓动激进、破坏的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护照,随时有退路,结果就是导致破坏香港的行为不断发生。

香港修例风波,街头暴力不断出现,详见下图:

+11
+10
+9

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发表讲话,被认为是习近平时代的“香港治理方案”。他指出,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中国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是绝对不容许触碰的底线。

现实的情况却是,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23条立法毫无寸进,反对派瘫痪议会,看不到落实立法的可能,香港街头政治不断升级,街头暴力肆虐,“港独”言行层出不穷,严重威胁香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安全。

“港版国安法”的立法以及香港国安机构的设立,无疑能够修补困扰香港多年的国家安全漏洞,让香港摆脱世所罕见的“不设防”状态,可以说是对激进的“港独”势力和行为的“犁庭扫穴”。

当然,落地香港的国家安全机构的设置,也在“一国两制”框架范围内。“港版国安法”中明确,香港国安委是香港国安的“决策机构”,“统筹”特区国安事务。这一委员会由行政长官及保安司长担任主席和副主席、行政法务司长、警察总局长、特首办主任也是委员之一,相当于委员全部是政府官员。北京仅仅指派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履行职责相关事务提供咨询意见”。

而国安公署是中央政府“派出机构”,主要职能包括:分析研判香港维护国家安全角势,监督、指导、协调、支持香港特区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以及收集分析国家安全情报资讯等。

虽然“驻港国安公署”会在“特定情形下”,对香港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进行管辖,但这如同北京保留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权力,甚至在港府请求下,可以派出驻军维护香港稳定一样,更多的是兜底性条款。

北京方面特别强调,“港版国安法”针对的犯罪行为极为明确,就是4个罪名——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草案说明还强调“港版国安法”将保护港人言论、新闻、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政治权利和政治自由,以期消除香港社会的疑虑。

由此可见,在遵循“一国两制”的大原则下,香港特区政府仍然是维护国安的主体。

那么,以此为契机,修例风波为最新典型的香港街头政治运动,会迎来拐点吗?目前可能还不能轻易得出结论。即将到来的7月1日,是一个重要的观察窗口。

但无论如何,北京所传递出的维持香港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的强硬和决心,还是会让一些政治投机者有所收敛和忌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