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泛民公布立法会初选名单 料难取过半议席

撰写:
撰写:

在修例风波及内会风波后,有部分香港示威者认为在“议会抗争”比“街头抗争”更为有效,建议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合作,以“非建制派”为名,于2020年立法会选举的目标订于取得过半议席,以取得议会主导权。这计划大致得到各个泛民主派及本土派的大政党所支持,更有部分泛民主派立法议员承诺如“非建制派”成功取得过半议席,将会否决港府一系列的法案,如财政预算案及施政报告等,逼使港府回应“五大要求”。

“非建制派”为免互相争夺选票,委托泛民主派组织民主动力举行初选。初选的运作是,有意参选立法会选举的“非建制派”参选人,可报名参加初选,每个选区选出若干名代表,代表“非建制派”出战立法会选举。立法会选举将于2020年9月举行,民主动力的初选将于7月11及12日进行初选。

“非建制派”进行初选,目标订于取得过半议席。(HK01)

近日,民主动力公布“非建制派”在立法会选举初选的有效提名名单,合共有52张名单参选。立法会地区合共可选出35席议席,而直选分为5大选区,分别是香港岛、九龙西、九龙东、新界西及新界东选区。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在35席议席中取得19席,但因出现立法会宣誓风波,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和梁颂恒、香港众志的罗冠聪、小丽民主教室的刘小丽及社民连的梁国雄因宣誓问题,被高等法院裁定失去议员资格。

受宣誓风波影响,泛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的议席中大减,让本已是少数的泛民主派进一步失去议员话语权。除此之外,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泛民主派内部及本土派出现互相“抢票”情况,让不少建制派参选人“渔人得利”。泛民主派及本土派为免再度“赢票数输议席”,决定合作协调并举行初选,以免再度“鹬蚌相争”。

而民主动力的初选名单竞争程度,与立法会选举相近。举例说,新界东选区合共选出9个议席,而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在2016年选举取得6个议席,但民主动力计划协调出7张名单出战新界东选区。而在“非建制派”初选中,合共有12张名单竞逐这7个席位,可见初选的激烈程度。

虽然“非建制派”希望透过协调,让票源集中在数字参选人身上,提高当选率。不过,即使“非建制派”举行初选,亦需面对四个问题,而这四个问题足以让“非建制派”难以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

第一个问题是,在初选上的协调上,虽然大部分泛民主派及本土派政党均愿意进行协调,但仍有部分政党及参选人是不愿意参与初选。学生历量、全民参政召集人姚冠东及屯门三圣区议员巫堃泰发起反初选行动,当中有两人更正式宣布积极考虑参加立法会选举。他们指,协调初选制度的民主动力让本土派,而“非建制派”光谱阔难以代表不同信念。在2016年立法会选区,取得1个立法会席位,并在四区合共取得约13万4千票的热血公民亦不参与初选。因此,在立法会选举中,泛民主派及本土派依然会出现“相争”情况。

其次,即使初选能协调出“非建制派”的参选人,但并不代表他们定必能取得支持者信任。“非建制派”的政治光谱广阔,若成功代表出选的均是泛民主派,届时本土派选民不一定会向泛民主派投票。假设泛民主派及本土派选民愿意支持初选结果,但在分配票源上亦有一定风险,有可能适得其反,出现分配不均或侧重单一参选人情况。第三,“非建制派”在立法会中较弱的一环是功能组别选区,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非建制派”在35席中,只取得10席。依照民主动力选区蓝图,“非建制派”除了需在地区直选中大胜,同样需要于功能组别选区大胜才能取得过半数议席,而“非建制派”实在难以在完成能组别大胜的任务。

最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曾指,若选举参选人完全否定或反对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或一心瘫痪政府运作,有可能被质疑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及效忠港府。这反映,反对“港版国安法”的立法会参选人或有机会取消资格。而多名泛民主派及本土派的参选人亦曾表明反对“港版国安法”,预料部分参选人有机会被取消资格,影响“非建制派”在选举的部署。虽然“非建制派”进行初选,预料将比2016年立法会选举取得的议席为多,但在种种因素下,“非建制派”基本上难以取得过半议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