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现实”的香港并非坏事

撰写:
撰写: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由162人出席全票通过“港版国安法”草案,并将相关法案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条文内容也已公诸于众,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不论香港人是将其视为“恶法”或是“生日礼物”,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国安法的迅速推展落实,近期香港的风向氛围也发生明显转变。

首先,是被中国官媒列为“乱港四人帮”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以及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相继表态。陈芳安生声明因女儿离世,自己又届80岁高龄,将从公民及政治工作中退下,过较为平静的生活;李柱铭则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表示“提倡揽炒的人一无所知”,并强调自己“反对港独、坚守一国两制”的立场;被称为“本土派国师”,曾主张“香港城邦论”而被中联办点名批评的陈云,日前也发文狠批“港独”份子,并宣布退出香港政坛。

陈方安生发声明,会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香港01)

此外,6月21日由“两百万三罢联合阵线”及“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所发起的“反国安法罢工罢课公投”,也因为达投票门坎以失败告终。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前夕,香港众志也在黄之锋、罗冠聪、周廷等要角退出后宣布解散;学生组织“学生动源”及“香港民族阵线”亦宣布遣散所有香港地区成员,龙门冰室宣布退出“黄色经济圈”,网民们深怕留下踪迹,也爆出大规模“退群、删帖”等迹象。

近年来不再“现实”的香港人

似乎很难想象,香港社会维持了将近一年的激昂情绪,竟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冷静消退。这或许能归咎于抗争持续太久、再加上疫情影响下的弹性疲乏和沮丧,但不能否认的,当然也包含了对“港版国安法”即将落实的恐惧。这记警钟无疑敲得响亮,也将抗争群众从“激情”中拉回那熟悉的、“现实”的香港人。

在台港陆三地,港人长久以来被赋予了“很现实”的刻板印象,这“现实”一词通常褒贬参半,一方面反映出香港身为移民社会,造就了港人在陌生环境中不断适应的求生意志,以及原则理想放一边、“搵食大过天”的性格。另一方面,却也有批评港人为了追求最大利益而略显“市侩”,务实到缺乏人情味的含意在其中。

但近年许多香港人变得不再“现实”了,他们对理念与价值观的重视,似乎更胜过对利益的追求。就如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抗争是为了实现的香港民主体制,以及对抗漠视民意的“专制政权”,如果提及民主背后潜藏的民生问题,抗争者们总会嗤之以鼻的反驳“谈钱?太过肤浅”。毕竟就像许多人不断倡议的,钱可以再赚,但尊严与自由,可是一去不复返。

反修例一周年,有戴起猪咀的市民,举起“五大要求 缺一不可”手势。(梁鵬威/香港01)

香港人不只不谈钱、不谈生活了,甚至不惜瘫痪社会、拖垮经济,期待美国对香港进行制裁,也要藉此“揽炒”以追求“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这种转变似乎“洗刷”了香港人“现实”的罪名,但随着外界的欢呼与赞叹,以及对香港追求民主的“支持”,港人也渐渐迷失了在这美好的呢喃中,而离“现实”越来越远。

为什么香港这一年来的抗争会如此的剧烈,打砸商铺、瘫痪交通、甚至扔掷汽油弹等暴力手段层出不穷?因为有一群人总是天真的认为,这样“揽炒”是有作用的,才是让港府与北京妥协的最佳手段,再加上“民主斗士”光环的加持,让港人一时深陷“明知不可为,仍须为之”的壮烈想象中无法自拔,似乎唯有破坏与牺牲,才足以显现香港抗争的伟大。

港版国安法落幕 香港也该回归现实

但只要港人保持着一丝“现实”稍作思考,便能极易得出一个“充满现实”的结果,便是港府不可能放任示威者“揽炒”,北京更不可能因此低头,让暴力示威者予取予求,相反的,只会更严厉的制裁混杂其中的分离主义与境外势力。既然如此,港人究竟有没有能力以如此强硬的态度与北京“博弈”?又能拿什么要求北京“缺一不可”?其实答案都显而易见。

这其中当然抱持了些许侥幸,但若真要说到赌上身家、不计代价的冲击,港人倒未失去理智到此种境地。这也是为什么“港版国安法”的消息一出,甚至尚未落实,便引退的引退、解散的解散,香港社会一瞬间又复归沉寂。虽然时间稍晚,香港人终究还是回到“现实”了。

“揽炒”是不是香港的出路,“现实”的香港人心里应该知道答案。(香港01)

其实什么才是最“现实”的抗争?台湾已故知名作家李敖于2011年前往香港书展演讲时曾说:“香港人有活力、现实,从来不懂得搞政治。在议会内部的问题,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搞,大方向上面没有必要跟北京做对,太笨了。我常问一群人,要不要推翻共产党?不要。为什么?你打不过他,没有机会嘛。”那香港应该如何与北京周旋?李敖的答案很简单,民主不是香港的第一个选项,“要从经济上抢回龙头的地位。我劝香港人,不要那么笨,努力的方向是搞经济。经济搞起来,整个国家都怕你,你就是老大,就这么简单。”

当然,现在香港的问题不只是经济那么简单,还包含了居住、分配、阶级流动等多种深层次矛盾,如何将此些问体做出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是“光复香港”真正的出路。也不会有人天真的认为,“港版国安法”落实了,港人就能自动“人心回归”,但如何为生活谋取最大的益处,或许才是“现实”的香港人最为擅长的课题。

经过此事,港人依然可以抱持着这股热忱,用心于公共事务的参与,以及港府对社会结构改革的监督,但不应再被天真且不切实际的幻想所左右。“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人显得极为“现实”的反应并非坏事,因为香港不须要借由付出庞大的代价来自我证明什么,也不须再以激烈的手段“邀请”中央介入香港事务,这不是“现实”的香港人应有的作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