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对话香港中学校长:香港教育问题存在三大误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港版国安法”表决通过之后,香港的全面改革才刚刚开始,尤其是教育层面出现的问题,是时候直面和进行一场改革了。围绕这一话题,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香港教育统筹委员会非官守委员邓飞,由他来详细解读。此为访谈第二篇。

上篇:对话香港中学校长:港版国安法不是哈利波特的魔法棒

多维:过去几年,媒体关于香港的教育问题比较关注三个方面,首先取消了中国历史的必修课地位,导致香港年轻人对于历史的理解渐渐走偏。其次是香港教协,作为香港最大的一个单一行业工会,领导机构却一直由反对派把持。另外,还有就是通识教材的问题,涉及教育方面的深层次改革,一定会触及这个方面。你怎么看香港教育在这三个层面上的问题?有没有误解的地方?

邓飞:我觉得这些基本上都是误读,与香港的实际情况完全不一致。第一,中国历史从来不是必修课,就连内地高中文理分科之后,理科生也不用读历史了。回溯到1997年之前,也没有将历史列为必修课。香港有些有识之士说,小时候读的中国历史课是必修,但问题在于,他们小时候香港还没有普及教育,大部分人连基本的受教育机会都没有。直到上世纪80年代,香港才实施九年义务教育,许多内地人很难相信这一点,甚至觉得是违反直觉的。

那个时候很多香港人都处于半文盲状态,这种情况下讨论历史课是不是必修并没有意义。所以,取消中国历史课的必修地位与现在的情况没有必然关系,反而这一番动荡还推动落实了历史必修课。

另外,除了推动初中的历史必修课之外,还至少做了两方面的工作,第一,把经济、文化和科技的历史也加入了历史课当中。因为以往的历史课过多关注于政治历史,经济、文化和科技的历史往往被牺牲了。现在已经注意到了历史课中非政治因素的聚合,如此才能更好的让学生掌握中国历史的完整面貌,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宫心计”上,这种历史教育是偏颇的。

第二,增加了香港的本地历史,把香港的历史和整个大中华的历史脉络结合起来。这一点做得非常好,目前已经开始在推动和摸索。香港是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地方志的城市,最近几年才成立一个地方志办公室,重新整理了一些本地历史,才有东西可以教。

第二点,教协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初。可以说是一个盘根错节的政治工会。既然是工会,捍卫老师的饭碗就是一种天然责任。无论怎么改革,总会让老师改变原本的生活习惯甚至工作待遇。对老师来说,可能会增加工作量,职业保障度可能也降低了,这个时候他们肯定会找工会抗议。随着香港政治氛围越来越浓厚,这种诉求也会以政治化诉求的方式呈现。

因为教师工会出来游行示威的话,如果喊出保护老师饭碗的口号,道德优越感就不强,所以就会用政治诉求把这个道德感拔高。议员为了保住立法会席位,为了巩固在教师群体中的支持度,用广东话说,也只能“盲撑”到底。

还有一点,香港的通识教育与教材关系不大,基本上是纯粹的社会时事分析,社会时事就是教学素材。香港与内地教育的一个最大区别是,内地的教材都是官方出版,是权威用书。但香港的教材是教育局审定之后,商业出版社可以自由出版课本,自由向学校推销。问题是,学校挑了课本之后,老师的应试笔记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折腾教材在香港的效果并不大。年底特区政府应该会出台关于新高中课程的研究报告,通识教育科下一步到底何去何从,会有一个交代。

多维:我们看到,修例风波期间,不少在校学生和年轻人走上街头,其中不乏暴力揽炒者,如果学校教育的三个问题都是误读,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邓飞:可以说是整个政治氛围的影响,通识教育恰好研究社会时事,现在最吸引人、最精彩的又是政治时事。这就导致通识教育这个学科变成了政治教育的一个平台。这种情况下,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中学生在政治上就早熟了,对政治的兴趣与叛逆期结合,往往表现出一种叛逆行为。

另外,不一定和学校的教育有关,拿去年的事件举例来看,我们观察到根本不是教育界的人士在指挥、操控青少年去参加各种政治行动,甚至是暴力行为。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组织,但可以确定不是老师,不要高估网络时代下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力。

有一点可以确定,每若干个青少年背后就有一个平台,有一个到三个成年人在指挥。我一直好奇指挥的人是谁,他们有没有违法,如果违法了的话为什么没有对他们采取执法行动,而警方只逮捕冲在前面的年轻人。

这些年,老师和家长对青少年的影响力在下降,不像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网络没有那么发达,新闻媒体也比较单调,那个时候老师和家长对学生的影响力是压倒性的,因为青少年获得信息的渠道有限。但今天,随便一个手机,就可以获得巨量的信息,非常方便。这就导致家长和老师对学生影响力的下降。

青少年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些类似于被传销洗脑了。背后操纵的人在网上利用一个个平台,组织各种政治活动,包括拉人链、唱歌等等,最极端的是变成一种“黑暴”,我们都观察到有人在背后组织,但奇怪的是,这样的人从来没有被绳之以法,这是我很好奇的一件事。

所以,无论有没有“港版国安法”,我都认为执法部门不要只把执法对象锁定在前头充当牺牲品的青少年身上。更应该看到幕后的操纵者,把他们绳之以法,了解他们行动的来龙去脉,我们对青少年的教育才能起作用。否则,我们一边教育青少年,另一半有政治传销人员对他们进行洗脑,就事倍功半了。学科、教材的问题当然要改革,但要先解决最根本的问题。

多维:的确越来越多人会认为,现在的香港年轻人是被政治牺牲掉的一代人。作为中学的校长,你对香港这一代年轻人还抱有期待吗?

邓飞:总会有的,要看我们成年人怎么做,因为人总会长大,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十来岁的那种心智状态。只要社会政治氛围慢慢降温,经济能做到转型,包括和大湾区、内地的经济融合起来,给个人创造更多机会,所谓被牺牲掉的一代人也不用太担心,个人随着年龄增长,会重新走上健康的职业发展道路。

但反过来,如果政治氛围高温不退,香港经济转型没有成功,经济依旧在“堰塞湖”折腾,青少年变成青壮年,还是没有一个职业前途的话,那就很难受了,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政治后果。

“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在大多数人眼中,为香港未来的繁荣稳定奠定了基础。(AP)

多维:“港版国安法”推出后,“移民”成为香港的热搜词。其中有对自身境况的担忧,也有对中美对抗之下香港出路的担忧。关于香港的未来,你怎么看?担忧吗?

邓飞:整个中国如果处理得好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这与整个中国的发展脉络是割裂不开的。不可能存在一种情况香港发展很好,但整个中国垮掉,反之亦然。所以,即便中美对抗日趋白热化,只要中国的发展势头没有减弱,那么香港的前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短期之内会不会有经济波动?可能会有,但目前从经济数据看起来,还没有大的波动。第一,资金还是拼命流入香港;第二,楼市和股市还在涨;第三,内地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还在上升而不是下降。

长远来看,肯定有各种不确定性因素,但短期内,无论是内地还是香港,我都没有看出有太多负面波动。再加上中国坚持继续改革开放,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再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