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在中美博弈中找到自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关系十多年前开始就逐步走向冲突,最近几年因为激烈情况较多,频率上升,冲突的领域亦在扩散,大家开始看得见、感受得到。冲突会否持续恶化,甚至发生更严重的武装冲突,这是多数人关心的。战争并非不可能,如果管理得宜,机会不大,但要彻底消灭,就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几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遇上偏独的台湾民进党政府,早就借机会近身围堵中国,去年的反修例风波和最近的《港区国安法》让香港进入了美国的包围圈,它岂能忍手?华为和其他中国企业就更是美国梦寐以求的棋子。

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无数,中美之间发生战争并不奇怪,更何况不是没有发生过。二战之后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打了一场有超过二十万人阵亡的大型战争,技术上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在越战中,两军亦有间接遭遇;解放军在1958年发起的金门炮战究竟是跟谁在打,是台湾的蒋介石国军还是犹豫婆妈的美军,一直是有趣的历史争论。当然,如果中美今天发生战争,规模可以是超乎想象的,但只要不是核战,也坏不到哪里去。试想,美苏这么多年都只能够打一场冷战,中美之间的冲突能有多严重?中国投资了一万多亿美元在美国政府债券,两国贸易额超过六千多亿美元,苏联的数字基本上是零,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两种关系的差别。关键是美国喜欢打“以大欺小”的战争,而中国从不怯战,如果无奈真是“天要下雨”,全世界都会关心如何应对。香港当然只会站在国家这一边,今天在中美博弈中小有角色也算是锻炼一下自己。

美国不会接受中国的崛起

我们可以从两个层次认识中美战略关系对世界的意义。首先,与美苏冷战纯粹是地缘战略冲突的性质不同,中美的竞争是全方位的,“赛果”很重要,如果美国是失败一方,这会是二战之后“美国世纪”的终结,很少人能习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2009年第一次国情咨文就强调美国不会做世界第二强,连这位温和政客亦如此宣示,美国人对霸主身份何等紧张可想而知;其次,这会是在西方记忆里第一次失去世界的主导地位,而且是被自己从没有重视过的中国人超越了,不要低估主导西方政治和经济的保守派会如何回应如此沉重的心理打击。香港不少社会精英,由于自视为西方阵营一员,那种挫折感估计不遑多让。这种胜负或排名一二,除非是真正的战争,其实没有多大意思,相当虚妄,但对某些人来说,它却可以是心头大石。日本经济规模被中国超越之后,不少日本右翼群体长时间埋藏在郁闷中,因为他们在过去一百多年都认为中国只是败兵之将、东亚病夫,无法与脱亚入欧的日本比拟,在这种肤浅的认知里,数字比较也可以是晴天霹雳。

参考日本右翼的表现,美国右翼保守派又会如何?他们长年认定中国只是穷乡僻壤,战略上完全忽视,当看到中国的经济规模不断逼近自己,心里肯定难受,自然视中国为巨大威胁。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的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防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现在的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都是如此,小布什上台之初就曾对中国挥舞大棒。他们念兹在兹的是,如果没有“9·11”恐怖主义袭击,美国早就在小布什任内“收拾”了中国,根本不会让中国有崛起的机会。特朗普是个无能的总统,可是并不迷信美国的例外主义,然而他的基本票仓是右翼保守主义群体,身不由己,只能随波逐流,目前情况就是局势自然发展的结果。

近些年中美两国结构性矛盾愈演愈烈,双方关系逐步走向冲突。(Reuters)

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至今无法走出利益和权力博弈的历史局限,超过两千多年的经验都离不开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博弈和利益争夺,只懂得靠打仗解决问题,从欧洲国家边界没有停止过变化就可以看见它的规律。南斯拉夫二十多年前解体,多个民族国家通过各种战争而诞生,包括塞尔维亚、波黑、以及仍在争取国际社会认同其主权的科索沃等,就是最近的例子。今天的德国也是1990年两德统一的产物。大家应该多花时间看清历史,有些人以为民主自由的西方国家只打正义之战,帮助被霸权欺负的国家,这种无知与偏见实在无可救药。事实上,美国就是世界头号霸权,它是全世界目前参与最多战争的国家,美军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依然从事军事活动,韩国、日本更是美国重兵驻扎的中国邻国,驻日美军就有三万五千多人,驻韩美军大约有两万三千多人,美国的军费是中国的四倍,是紧随其后五个国家军费的总和。从任何选项考虑,中国都必须防范这个将打仗当食生菜的国家,提防某一天它突然认为中国触动自己的利益而要发动攻击。

国安法能否让大家记住“一国”

香港的位置比较尴尬,它曾经是美国盟友英国的殖民地,直至二十三年前,英军一直驻扎在香港。大家都知道香港是西方国家监控中国的主要阵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是美国在全世界最大的领事馆之一,直接向美国国务院负责,不像驻上海总领事馆那样隶属美国在北京的驻华大使馆。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早在1843年就设立,是满清政府因战败将香港割让给英国之后的第二年,可想而知西方国家高度重视香港作为对华监控的角色。大多数香港居民只是想生活安定,也许早就忘记了日军侵占香港的三年零八个月,更缺乏对大国竞争的兴趣,上一代为了逃离战争和动乱来到香港,下一代无法对这段历史有认识,也就无法理解中央对国家安全的重视。

如果以往意识不到香港的特殊地位,中美这次因《港区国安法》而起的冲突应该让港人颇有存在感,不少欧美大国,还有日本,也都看似认真看待香港的变化。经过这次变化,“一国”的真实性也增加了,让香港人感受到以往一直强调的“两制”,现在要与“一国”相提并论了。这说明“一国”以往只是存在于纯粹概念的层面。《港区国安法》肯定让许多香港人完全不习惯,但相类似的法律一直存在,港英政府就曾通过政治部对当时的反对派进行监控、管理和遣返内地。年轻一代当然不知道,而年长的从政者因为政治需要,甚至美化曾经是殖民地宗主国的英国,忘记了它镇压香港抗争者时的嘴脸。回归之后的政治人物,不论是泛民或建制,以及政府官员都一直在混日子,除了得过且过,就是在互相推诿,看不见世界发生的变化,特别是中国的变化。去年的反修例骚乱就是在这种错误判断中发生,今天的《港区国安法》更是形势错判的沉重后果。

7月8日,中国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在香港揭牌。(新华社)

香港一些年轻政治人物希望深化“国际线”,他们喜欢想象可以理解,行动却很幼稚。如果没有时间学习数百年的历史,看看报纸都知道近年美国是如何在叙利亚抛弃库尔德族盟友,如何在乌克兰牺牲自己培植的反俄力量,如何逼迫韩国和德国交“保护费”,更别说三十多年前它强迫日本签署《广场协议》,狙击其金融体系,削弱其竞争力,使日本走进“失去的二十年”;英国作为一个中等实力国家,依然缅怀日不落帝国的荣光,早几年它还在吹嘘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如今因为脱欧过程的狼狈,受制于美国,又要不断改变自己的立场。为什么有人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这些反口覆舌的“外力”身上,究竟是别人欺骗了你,还是你自己在发梦?在反修例骚乱中,不少人警告年轻人提防“精人出口,笨人出手”,也是同样道理。

看懂大变局才能清醒前行

中国认定世界已经进入百年未遇之大变局,树欲静而风不息,它只能够慎重应对。中国既是大变局的缔造者,亦是传统势力针对的对象。中国的所有方面,不只是地缘政治,贸易和金融,也不只是香港与台湾,估计连医疗健康、文化学术、科技科学、航天太空都会成为中美较量的擂台。如果用另一个视角观察,它至少包含:世界经济主导权竞争、地缘战略竞争、国际事务话语权争夺、社会治理模式竞争、文明的冲突。十多年来,不少国际关系学者认为世界权力结构应定位为G2,但中国拒绝,它不同意中美共治世界的构想,相反是鼓吹一个多极共融世界,对美苏分治世界的再版毫不感兴趣。虽然如此,如果要面对群体攻击,中国也不会孤军作战。就以这一次《港区国安法》为例,美国联结27个西方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围攻中国,中国也呼吁其他53个国家去支持自己,同时劝说一大批国家不参与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当然,这都是外交博弈中各自应该做的事情,最后还是要根据具体行动研判是姿态还是实际,以为自己正奔走于“国际线”的朋友能否看懂这里的政治?

有些事情发生了是回不去的,这就是为什么“三思而后行”对冲动的人有着重要意义。对于那些一时亢奋在运动中犯下刑事罪行的年轻人,这是人生的转折点,对于香港,同样如此。有人感叹地说,香港从此改变了。试问,去年大家企图改变香港之前,不就是因为有人蛊惑大家,认为回归之后香港被改变了,已经不是“一国两制”,所以要发起抗争以保护香港吗?其实,在抗争者中,既有希望保护香港不想被改变的,也有想通过抗争改变香港的。不论想变还是不想变,目的都是保持香港的特殊地位,然而它根本不是香港自己可以完成的任务,更不应该愚蠢地认为港独或勇武可以发生作用。看看中央如何在大约四十天之内完成国安法立法决定、咨询、立法、成立国安公署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可以知道博弈双方之间实力的悬殊,更可以理解鲁莽作为之不可取。

香港既然是国际都会,当世界大变的时候,它又如何可能独善其身?更何况自己的国家就是大变局的主要参与者。话虽如此,香港还是有空间让变化有利于自己,而不是纯粹作为旁观者,前提是要看懂变化之所在,为有利于自己的变化寻找机会,而不是莽撞地勇武前行。既然中央政府主导了改变、稳定了局面,煽动对抗的无耻政治人物亦已经偃旗息鼓,无论自己是多么不甘心,也应该收拾心情,冷静考察形势,认真思考前路,不要再胡思乱想,撼头埋墙。二十三年前香港回归,不少人认为“香港已死”,但香港至今还是在动态的变化中,预言已经被证明是危言耸听。这种声音今天再现,年轻一代可以自己去亲身体会其真假。香港、中国、世界的变化在进行中,速度或许会加快,如果不理性面对、清醒前行,可能会被无数盘冷水继续淋下来,这并不是舒服和聪明的选择。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