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泄露记者隐私遭痛批 香港警方跟进彻查

撰写:
撰写:

近日,一名香港媒体记者向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发出询问,黄之锋不仅没有给予回应,反而将记者个人隐私发到网上,令记者收到大量滋扰。对此,香港警方已跟进调查。

2019年9月17日,黄之锋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参加有关香港问题的听证会。(Joshua Roberts/Reuters)

香港《大公报》7月15日报道指,该报记者于7月9日晚20时15分,通过手机软件WhatsApp,向黄之锋查询关于他在维基百科出生地一栏写为“英属香港”的问题。黄之锋并未回复记者,反而在七分钟之后,把写有记者姓名、电话号码、公司名称的截图在他的脸书专页上发帖公开,并煽动网民“帮手直接答拒(记者)”。

随即记者收到大量陌生来电及WhatsApp留言滋扰,当中包括侮辱性字句及图片,对记者的工作和生活造成困扰。

《大公报》9日晚向私隐专员公署查询,公署表明,视有关查询为投诉,并会根据既定程序和法例作出跟进处理。《大公报》10日也刊登有关报道,详细叙述事发的经过和影响,引起外界关注。

但黄之锋在上述帖文留言贴出报道,引起其支持者继续向记者作出电话及WhatsApp信息滋扰。为此,《大公报》13日到香港仔警署就上述事件报案。

《大公报》发言人表示,黄之锋不尊重他人私隐、不尊重新闻自由,煽动市民在网上欺凌记者,“我们对这种黑暴行径表示强烈谴责,并对事件追究到底。”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7月14日也发表严重声明,强烈谴责黄之锋有关行径,要求警方依法查处,维护和保障新闻工作者的合法权益。但香港记者协会对此事却始终未有正面响应。有资深传媒人批评记协根本不为记者发声,无法代表新闻工作者。

报道指,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理事长杨祖坤表示,记者向黄之锋查询是在履行职务,黄有权不回答记者问题,但无权公开记者资料,“他(黄之锋)这么做不合乎法规,也非常卑鄙。”他指出,黄之锋不按常规的做法显示其做贼心虚,不敢正面响应记者问题;而香港记者协会面对有记者被欺凌却保持沉默,可见其欺世盗名,根本不能代表新闻工作者。

曾任职记者的立法会议员陈凯欣指出,黄之锋在帖文以所谓“《大公报》作家”来称呼该记者,更把记者的全名及手机号码公开,对记者毫不尊重,明显是想网民公审或打电话去骚扰该记者。她说,面对如此明显的欺凌行为,记协都无反应,显示其是根据记者所属的机构而选择性发声,“这等同于将记者划分派别,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有法律专家就此指出,黄之锋的有关行为已涉嫌犯法。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此前对媒体表示,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89条,任何人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另一人犯任何罪行,即属就同一罪行有罪。他指出,黄之锋将记者信息放在网上,并留下链接,叫网民直接联系记者作答,已涉嫌煽动他人对记者作出滋扰。

据悉,黄之锋曾为香港众志秘书长,不过在“港版国安法”要生效之际,他于6月30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去香港众志秘书长,并退出组织。随后,香港众志宣布解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